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为街景地图投书Google

Google街景地图(Street View)功能在美国推出一年后,最近也在日本登场,不过已引来批评,虽然日本通常对Google怀有好感,无论在留言板[日文]或博客[日文]皆有人质疑Google这项新服务。过去几天来,一家互联网服务大企业的执行长在街景地图里看见妻子[日文],也有人发现男子随地小便的画面,还有人找到男女进入爱情旅馆的镜头[日文],(甚至连飞鸟展翅[日文]都有),全都引发人们对隐私权的关切[日文]。

信息科技专业博客樋口理指出,美国与日本文化相异,认为美国Google公司需要对外说明这项日本服务,以及为何向来在日本形象良好的Google,此次会招致如此多抨击,他在8月7日刊登一封「给Google的信」[日文]提到:

我一试过「街景地图」这项功能后,就觉得我应该有所回应,所以撰写本文,如果这个网站忽然不受Google喜爱,并且自搜寻结果中消失,请记住以下所言。

我得先说我其实很爱Google(大家都爱他们,对吧?),当我参与日本Infoseek时,我总羡慕Google所提出的愿景与梦想,我们永远无法达到,「若散落全世界互联网的信息与知识能被妥善整理,人们有任何需要时都能找得到,世界将会因此大大转变」,这是Google想要实现的梦想。

但我觉得日本街景地图这项功能整个错了,不能以天真当成理由做出这么过份的事,我相信日本Google总部的人也有同样看法,他们也想要用简单易懂的方式让海外的人了解街景地图,这个概念没有错,所以请听我说,若各位能做为沟通桥梁,让他们明白如何以正确方式将功能在地化,我会非常感激。

我只希望各位能考虑一件事。

以下樋口理向美国Google人士喊话:

你们能否将市区内住宅区道路画面从街景地图中移除?

以下是我所持的理由。

市区内住宅区道路是居民生活空间,将他人生活空间画面拍下来并不礼貌。

在美国(尤其是西岸),无论就所有权或人们观感而言,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的界线,就在于公有路与私有路之间,我想各位都能同意,家里面向街道的花园近似于公共空间,所以若不妥善维护,就会破坏小区景观,对吧?

对居住在日本都会区的民众而言,情况正好相反,住家前巷弄也是生活空间的一部分,就像庭院一处,在日本都会区里,居民有责任洒扫家门前巷弄与铲雪,只要到旧城区走走,就会看到盆栽与小小储藏室突出马路上,正好反映出此种思维。

一般行走于巷弄时,人们不会张望沿途住家,因为只要稍稍向左右看,似乎马上就闯入他人生活空间,正因为这种理由,我们必须意识到,窥探这种地方其实很无礼。

我曾听闻日本人在美国建屋,仍维持日本式作风,在住家外筑起一片围墙,引起邻居不满,日本都会区民众的思维相当不同,走在路上若任意打探围墙内情况,本地人都会皱眉以对。

如果从围墙与篱笆缝隙内看进去,就能看见他人住家内情况,这种行为在日本即为窥视,早自《源氏物语》时代,这就是种品味不佳的举止,夏季走在街上,你可能会看见老男人为了降暑,只穿着内裤坐在屋檐下,如果你和他在澡堂或其他地方相识,就该停下来聊个几句,纵然不认识,也会点头打个招呼,然后就将视线移开,装做双方互不相见,这才是礼貌。

在日本都会区居民的道德原则中,「从公有路可见的景象并不等于公共空间」,反而是「人们走在公有路上,目光应避免在眼前的生活空间」。

依据我们的生活方式,各位不能任意透过计算机,将人们的生活空间公诸于世。

在注意隐私权的文化下,如果各位走在东京都会区的住宅区街道中,每十公尺就360度环顾周遭环境,30分钟内肯定会有人报警,就算只是拿相机拍摄街景,如果企图拍摄街景地图上看不到之处,肯定会遭警员盘查后带回池上警局或田园调布警局。

日本人都明白,一个人站在巷弄窥探他人生活空间,绝对会惹来麻烦,所以一般人都不会这么做,因此居民对于人们从马路上看进他们的生活空间,相较之下较无戒心。

另一方面,因为没有人注意到他人透过街景地图窥探,所以没有通报警察,这种不对称的位置衍生出另一个问题,无论是日本人或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够透过街景地图,看到无戒心民众的生活空间,却完全不会受警方盘查制止,让人能轻易张望,没有遭逮捕的风险,人们能用此方式,找到可轻易闯空门的房屋结构,或找到停放公有路旁,窃取后可高价转卖的车辆。

若有人在真实的街道上做这种事,肯定会遭通报,或许随时报警不是件好事,但若换个角度想,对于安心生活的人而言,必然无法接受安全感遭人片面破坏。

在问题变得更复杂之前,请依据各位本身的道德价值,做出决定并采取行动。

尽管事关重大,为什么日本报纸却意外对街景地图或隐私问题只字未提?或许是因为梅田望夫(Umeda Mochio)的著作(作者注:梅田望夫为日本知名信息科技相关作家,有关报导请见此),或许是因为反微软心态,但媒体似乎认为「我们不太清楚,但Google总之一定是做正面的事」,无论意识型态是左或右,人们似乎都完全停止思考。

但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有闯空门的小偷或汽车窃贼被捕后供称,他们利用街景地图做初步勘察,届时同一群媒体人又会突然热烈报导,标题可能是「汽车窃贼利用互联网侦查犯案地点」,在此发生之前,我真心希望各位设计服务时,能反映当地社会的共有道德原则。

我再次重申,Google希望「整理全世界信息,让全球民众都能取得」,我觉得这个愿景很棒,我既尊敬也感谢各位能实现这个目标。

但未经许可,就将他人私有生活空间摊在世人面前,这让我感到十分不舒服,忽视我们「要求不受打扰的权力」,这种行为几乎可称为「邪恶」。

我衷心盼望,在我们的隐私权与预防犯罪意识和美国人一样之前,请将住宅区巷弄画面从日本街景地图中取下,这或许会让互联网便利程度稍稍降低,但我完全不以为意。

作者注:感谢Taku Nakajima建议翻译本文。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 如果STREET VIEW真的如此引起廣泛日本網民的反感, 我覺得最好由日本網民發起活動去杯葛GOOGLE, 而迫使GOOGLE不再使用相關服務。

    切忌用立法去禁止這類活動, 如果立法可以禁止GOOGLE在街上拍攝, 那麼記者根本不能進行正常的採訪活動。

    在討論STREET VIEW所引起的隱私問題時, 切忌墮入了無垠的禁制空間。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