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对抗爱滋,从对抗恐同开始

Red Ribbon on Sidewalk第17届国际爱滋病研讨会在墨西哥市落幕,许多与会者皆提到,国际上对男性之间性交而传染爱滋病关注不足。

SciDev.Net的博客提出

八零年代世界首度发现爱滋病时,由于同性恋患者比例极高,人们称此疾为「同志瘟疫」,现在情况已变,爱滋病毒其实很「民主」(!),罹病者不分男女老幼。

不过科学数据显示,男性之间性交而罹患爱滋的比例却持续攀高。

研讨会开幕座谈中,多位官员均提及保护男性之间性交的议题,包括来自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以及来自墨西哥、博茨瓦纳及圣基茨与尼维斯等国总统。

「美国爱滋病研究基金会」amfAR在会中发表报告,亦同意此项说法,研究显示,全球男性之间性交罹病的机率,是全球平均值的19倍,而会议所在地的拉丁美洲内,两者比例相距高达33倍,然而针对这个族群所使用的经费,却不到全球爱滋病相关费用的1%。

研究亦发现全球关于男性之间性交资料明显不足,参与调查的128国之中,高达44%无法提供任何关于男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的信息。

现场写博客的Walt Senterfitt揣测现象背后的原因:

社会为何对这个族群所知甚少,为何男同性恋与其他男性之间性交情况,在全球爱滋病预防与经费中不受重视,为何全球各地男同性恋常遭逮捕、囚禁、殴打、杀害,其实原因相同:恐同、污名、歧视。

联合国爱滋病总署代表Peter Piot特别指出,相较于多数政府忽视恐同或鼓励恐同现象,墨西哥政府卫生部门积极倡导反对恐同是少数例外。

同样与会的Gus Cairns希望此次会议能让情况有所转变:

在很多国家的官方数据里,男同性恋或男性之间性交并不存在,很多人遭监禁、殴打,甚至害怕公开,我希望这场会议能成为转折点。

我衷心希望如此,但未来仍困难重重,我在此途中阅读Elizabeth Pisani的著作《The Wisdom of Whores》,她提到全世界如何接受了「爱滋病感染所有人」的意识形态,因为要政治人物真正帮助那些罹病的患者,亦即容易被感染的族群,或(依照Elizabeth所使用的词语)贱人、垃圾、淫虫…实在太恐怖也太难以启齿,以至于没有政治人物愿意为他们作点事情。

大会开幕前一天,场外也举行「国际反污名、反歧视与反恐同大游行」,抗议民众对爱滋病患的歧视与仇视同性恋者。

Si Soy Gay描述了这场游行

数千人齐聚对抗恐同情绪,他们以墨西哥市独立天使像为起点,延着改革大道前进,终点为总统府前广场,这真是场国际游行,参与者来自世界各地,包括美国、中南美、英国、欧洲、亚洲与非洲。

Charles Long张贴了游行影片。

Gus Cairns表示,虽然在对抗男性之间性交的爱滋病这方面,未来仍有巨大挑战,这场游行却点燃了他的希望:

看见游行里的各种标语,无论是「恐同现象为公共卫生议题」,或是有位中年女性拿着英文及西班牙文的手写广告牌:「我的儿子是同志,我很骄傲」,都让我充满希望,有些人害怕社会又将爱滋病描绘成仅存于同性恋的病症,但看见来自全球男同性恋者汇聚的能量,社会或许将开始关注同性恋者的爱滋病问题。

Walt Senterfitt亦反思这场游行:

它提醒我们,自己手中有力量对抗恐同现象,如果我们能动员,并与其他争取社会正义的力量串连,即是终结爱滋病的起点。

人行道上的爱滋病红丝带照片来自Flickr用户new1mproved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