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网路与南奥塞梯的危机

南奥塞梯危机发生之后,许多人从最热门的格鲁吉亚网页上搜集目前状况的各种资讯,令人惊讶的是,人气鼎盛的forum.geliberty.ge 两个网站都无法进入,许多官方网站也被封锁或入侵。 当媒体发现总统的网站president.gov.ge 跟其他政府官方网站都被封锁之后,媒体迅速做出结论,认为俄罗斯正从地面与网路两方同时攻击格鲁吉亚,媒体认定这是由一政府对另一政府的发动的第一次网际战争,或许是俄罗斯政府聘请了“骇客”替他们效力。但是战争爆发几天后,专家Gadi Evron在【对格鲁吉亚的网路攻击】一文中表示:

1. 的确发现疆尸电脑对.ge(格鲁吉亚网域名)的网站发动攻击。 2. 这些攻击影响了.ge的网路基础建设,但是仍可连线上网。 3. 网路基础建设似乎并未遭到直接攻击。 4. 过去十年来,从先知穆罕莫德的漫画到伊拉克战争的每场紧张局势,都有双方支持者相互攻击对方的有关网站的情事发生。

部落格 模糊了疆界(Blurring borders blog) 对此有他的看法:

新的叙事方式掌握了对于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军事冲突的报导。许多网站都提到俄罗斯支持势力为了抵抗格鲁吉亚政府而进行一场网路战争。如同去年的爱沙尼 亚一般,似乎只要触怒俄罗斯必定会被迫遭到四处袭来的僵尸电脑DDoS分散式阻断攻击。我认为没人会怀疑这件事情逐渐真实世界发生的可能,但是人们急于把 这种事情塑造成战事,只会引起军事反应-而这是我所害怕的。

主流媒体描绘出一种需要去战斗的新的无名敌人。战争跟骇客攻击常常成为热门标题,主要因为这种说法绝对会引起反应。而如果再把俄罗斯的武力攻击扯进来,更会得到额外关注。但这需要我们再次检视。

1跟0的军队”是Eugeny Morozov所写的一篇文章标题,他在文章里提供了攻击的细节以及任何一位对于下载某软体然后开始攻击格鲁吉亚网站这件事有兴趣的网路使用者所有需要的资讯。他自己试验过,并且分享了他的经验谈:

我不知道该怎样注册参加一场网际战争,所以我先从深入研究俄罗斯部落格圈开始。从这篇部落格中得知,我的第一位无名的导师对于这次事件中使用的各类 其他网战繁复技巧很无力,所以就开发了一套比较简单的,轻量级的,让“蠢蛋”也能上手的替代方法。我要做的只是把某个网页另存在我的硬碟,然后用浏览器打 开。他说这个网页在IE里运作不正常,但是在Firefox与Opera两个浏览器中没有问题。(相容一下吧,微软! ) 只要打开网页,网页就会在单一视窗中显示好几十个格鲁吉亚重要网站的缩图。我需要做的只是设定该网页每三到五秒自动更新即可,Voilà。我的浏览器现在正在发送成千上万个queries到最重要的格鲁吉亚网站,让他们过载,这全部只花我两到三分钟的时间设定。

Ethan Zuckrman 针对“被误解的网际战争”提供了一份完整的分析。

“网际战事”这种修辞方式强化了某种意涵:我们了解怎么打仗,所以我们当然可以赢得网际战争。不幸的是,事实往往更复杂。没有什么神奇的“网际司令部”的解决之道可以让美国空军用来打败疆尸电脑。那些试着将格鲁吉亚的网路伺服器重新上线的管理员所做的事情跟系统管理员面对DDoS分散式阻断攻击的作法如出一 辙-他们封锁正在发出攻击的电脑IP位置,并且将这些被封锁的IP列表跟其他同样面临这个问题的网管分享。只要他们封锁IP位置的速度能快过攻击者招募同 志的速度,那他们就会赢得胜利。这样的策略便是大家都知道的“Whack-a-Mole”,这个技术术语刚好跟某个户外游戏同名,也同样让人无力。

有时候骇客的世界对许多网路使用者来说是很陌生的,更不用说对于那些没上过网的人了(世界上大部分的人类)。举例来说,格鲁吉亚只有百分之七的人口 能使用网路。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能看电视跟听广播播送的新闻,而其内容只是不断重复同一个讯息:格鲁吉亚的网路正遭受攻击,这和正在发生的战事有关。

部落格Digital Natives 透过“网际战争与非国家角色”一文分析了这场攻击,并且讨论了“数位公民”的重要性:

数位公民身分有点难搞,在网路上,无法清楚他该如何自置、对谁忠诚。要是国际人权行动者被自己的国家政府所监视,他 该对谁忠诚?或是所开发的软体被高压政府采用的软体创业家?简单来说事实是因为在世界流通的想法跟观念已经几乎零成本,我们必须习惯我们自己的点子或想法 被我们不认同甚至憎恶的人更进一步使用与采纳。那责任归属呢?我认为我们在网路上的最终责任跟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责任一致-要意识到我们的行动会如何影响 其他人,并且永远以公正态度对待其他人。

第一波头条新闻出现之后,有些专家表示这可能是草根的全球反击,一场抗议,一次电子暴乱。但是这些头条新闻在全世界都引发了对安全部门的关注,网际战争是一个很强烈的字眼,有着很大的政治效力,极有可能形塑未来的安全措施跟网路管控方式。

现在在观察情况的专家,例如资讯战争观察(Info War Monitor)所讨论的话题是:

网路空间里的攻击是精心策划的战略中一部分吗,还是只是被事件激发而自行发生?

对骇客行动主义者来说,程式码是言论的一种形式,而他们的草根行为属于公民不服从的一种表达方式,也是一种能有效让人听见的发声手段,所以他们要传 达的讯息不会消失不见,这是他们参与政治的方式,也是表达政治言论的方式,这些在媒体的头条新闻中并没有任何分析。他们的骇客行为具有政治意涵,因为这些 行为不伤害人,只破坏系统。行动者跟骇客行动主义者关心的是当发生人道危机时,资讯、错误资讯或资讯缺乏造成的冲击。

人们对这些头条报导可能反应不一,(欠缺科技知识的)公众意见可能被不细心的媒体报导,例如媒体把这些网际攻击描绘成是全球安全的重大威 胁,因而支持政府未来采取更严格的措施来管控网际网路。这也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使得人们认为骇客的行为是“激进行径”或是“破坏和平的罪行”。

在最后,就如同“战争的虚拟次元”(The War's Virtual Dimension)一文所说:

当政治与资讯战争开打,在那彼方-在南奥塞梯,在格鲁吉亚-还有人们死去并承受极大痛苦 ..[…].

或许现在正是一个好时机,去思考作为一个好的网路公民,如何利用网路工具来帮助身陷其中的人们,并且让媒体与舆论瞧瞧透过网路也能做大善事。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