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原住民土地纷争可能引发内战

正当全球都在原住民日庆祝原住民权,巴西的土地纠纷却让该国濒临内战边缘,位于东北部的罗赖马州(Roraima)与盖亚那及委内瑞拉接壤,当地稻农与原住民部落的土地争议由来已久,四月时爆发冲突,让人忧心对立频频终将演变为国内全面战火。罗赖马州原住民委员会(CIR)与非政府组织国际生存组织公布的影片中,原住民指称当地农民兼政治人物Paulo César Quartiero雇用枪手,攻击Makuxi原住民部落。

警告:影片内含暴力与血腥画面,可能引起观众反感。

 

在称为Serra Raposa do Sol的区域内,有着Ingarico、Macuxi、Patamona、Taurpeng及Wapixana等部落居住于此,总数估计为18000 人,2005年政府正式将420万英亩的保护区划入Serra Raposa do Sol之后,冲突不断加剧,联邦军警依法需捍卫这块区域,而原本的农牧业多数也在政府补贴下离开此地。

然而,罗赖马州政府在执行划界的过程中饱受质疑,州政府申请缩减规模,其声称目前在罗赖马州(Roraima)土地里,已有46%在印地 安人手中,并且,若要进一步扩张原住民保留区范围,将成为该州经济发展的阻碍。自从第一代来此定居者入侵这个当时尚未规制化的原住民土地以来,定居者已经 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耕种数十年了。尽管这地区已被指定,他们之中仍有一小群人拒绝迁离,并争论说他们在这片土地事实上仅占有1%不到的土地面积而已。在 2008年四月,因为暴力事件爆发而使得对他们迫迁的行动暂停。

悲痛八月

政府支持这些原住民,但是自从它的原住民政策广泛受到许多群体、包含一些军事领袖的批评,冲突自此展开。这个决定目前正在巴西最高法院审理 中,未来判决将会决定政府是否继续执行驱逐稻农的行动,或是取消在Raposa Serra do Sol原住民土地上的划界。最高法院的审决立场是否站在稻农观点受到关切,因为这个案件结果将成为判决先例,其他已经划界并经指定的原住民土地,将会同样 地受到质疑。

巴西部落客圈对于这个事件有许多不同意见。巴西国家印地安协会(Brazil's National Indian Foundation, FUNAI)的前会长, Mércio Pereira Gomes[pt]已经开始推动一个线上公投,询问大家期待巴西最高法院作出什么样的判决结果。到目前为止,已有253人投票,其中有34%认为法院将会维持总统Lula在2005年时对于这个土地的指定动作,而39%的人认为法院将会裁定出一个新的划界行动:

每个人对于巴西最高法院即将揭晓的判决结果都相当焦虑。你只需要看看[这个blog上]侧边的这个主题调查的累积统计就知道了。 认为最高法院将会维持[这个边界]的,以及认为将会在Raposa Serra do Sol地区的土地上重新划界的,几乎是五五波的平手状态。今天在法务部举行了一场辩论,会议包括一些人类学家、律师Dalmo Dallari,甚至是Raposa Serra do Sol所在地的罗赖马州(Roraima)州长都试图要影响法务部长Ayres Britto的决定跟投票意向,尽管他自己表示他已经做出决定。

Aldenor Jr[葡萄牙文]似乎也早知有此结果,害怕未来还有更多暴力:

当官员没有明确立场,公有地的非法占有者在少数大稻农鼓励下,己正准备好开战,据说近几周已有大批枪枝、武器与众多枪手进入当地,在Macuxi村落做好攻击预备动作,任何时刻,暴力都可能忽然失控。

在法院休庭期间,与贪婪利益结合的政治人物仍继续游说,要摧毁原住民的领土,让人对国会最终决议感到悲观,我们有可能逆转这项趋势吗?

另一方面,José Correa Leite[pt] 相信最后结果只有一种可能。如果这个决定有所不同,那么它将显示出巴西正在朝向什么样的利益前进:

罗赖马州的人口仅仅不过40万居民。根据社会-环境机构(the Socio-Environmental Institute)所作的一项研究指出,对于非印地安人的35万居民而言,这里有几乎1100万公顷土地可使用。与贝楠卜克(Pernambuco)相 较,8百万居民使用仅980万公顷的土地。

我们在亚马逊区域里对于持有边界的守护,总是得到原住民社区极大程度的支持帮助。例如,他们的青年被整编入军队,到那些没人想、或没人知道怎么去的地区。

从而,并没有任何社会或国防上的具体原因,足以支持这些Raposa do Sol的原住民土地被撤销。就算法院判决可能与多数利益相左或是将承受极大的误解,最高[法院]即将做出的决定十分重要,并会影响该州在捍卫州主要的一脉文化认同上所做出的承诺以及保卫它的责任。

 

Charge by Latuff

另一面The other side

在四篇一系列的长篇文章里,Adelson Elias Vasconcellos[pt] 解释为什么他相信政府需要“尽快且马上”重新检视这些在2005年使Raposa do Sol保存区划界政策通过的划设准则:

而且大多数的损害事实上是因为2005年Lula代表巴西签署了联合国原住民族权利宣言(United Nations Declaration on the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如果这项协议经由议会许可,将会成为巴西宪法的一部分,从那一刻开始,任何原住民部落,民族或族裔团体也许会宣告他们是独立于巴西。如 果我们确实统计,这可能导致今日有216个新国家在我们的地理疆域里诞生,我们并将失去超过13%的土地,而其中有90%是位于亚马逊地区。你能了解在国 外这项对原住民土地的许可将衍生出的惊人利益吗?

Fernando Rizzolo[pt] 也持有相似的意见:

当我们的边界处于危急存亡之时,只有那些不懂地理、不怀好意或是超级门外汉,才能继续安稳睡觉,我们也不需要解释原因了。

Bob Back[pt] 也相信除了原住民权益以外还有些事关危及存亡:

这个已经成了外国利益团体、外国矿业,甚至是外国政府的标的,让所有人都怀抱着能够分得一小块巴西国土的希冀。还有一些非政府组织为了未知的利益在此地工作。

将巴西的地图倒过来看,它看起来就像一大片火腿肉,这些国际社群寻求在这上面获得一小块,拿希望来喂补我们国内印地安人即将独立于巴西建国的梦想。

因此,我们应该说,只有管理当局才能执行主权。Raposa do Sol保存区已经成为西方流行电影里真实的”无主之地”。直到警长闯入整顿此地,并且说他来是为了什么什么…

论辩与动员

Altino Machado[葡萄牙文]与Makunaima Grita等,都在积极推动网上连署书,以支持Raposa Serra do Sol地区的原住民,目前已超过2000人参与,预计在8月27日前送交巴西最高法院,因为法院当天将决定广大土地的命运:

我们在连署书中强调,宪法将于10月届满20周年,联邦最高法院对Raposa Serra do Sol案的决定应尊重宪制,拯救原住民尊严、强化多元民主与巴西民主地位。

在另一篇高度相关文章中,Sakamoto[葡萄牙文]检视媒体如何形塑这项议题,也对目前的激烈论辩有所评论:

这场论辩落入无知地步,我听过记者表示,相较于无土地农民冀望土地改革,为了区区几千名原住民,就要划定保护面积如塞尔希培州Sergipe的 地区。首先,人们把两件文化与背景不同之事相提并论,就是一项大错,原住民狩猎为生,故需大范围土地,而我们则是在超市架上,选购各种充满防腐剂的工业化 产品,更遑论他们保有轮耕制与神秘区域;况且原住民保留区并非巴西土地改革阻碍,我们都清楚土地改革是政治问题,不是人类学范畴。

Sakamoto[葡萄牙文]文末充满讽刺语气,表示“在文明社会的支持或默许下,我们拿原住民去换牛”:

原住民常遭杀害,就像树木变成木板,其实没有人想确知谁是凶手,我们没什么兴趣,只想让生活一切如常进行,我们保留没有人居住的保护区,外国人得到坚固的木桌、充足的肉源与便宜的大豆,地主拥有大片草地,政治人物到Angra度假,雇员则握着朝不保夕的工作,一群原住民像人球一样没人负责,或是因破坏国家秩序而遭惩罚,我们为什么要关心呢?

11%的巴西领土与近22%的亚马逊地区皆属原住民,1988年制定的巴西宪法明言,五年内必须划定所有原住民固有土地,并归还至他们手中。

译者:Chy7211 & Leonard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