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危地马拉:原住民艺术表现

guateind.jpg

照片由Amauri Aguiar拍摄,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世界原住民日这天,许多地区均有原住民庆祝活动,他们也透过艺术创作表达自我,无论在危地马拉或其他地区,原住民每天都常面临歧视、赤贫与社会边缘化问题,不过本文希望展现危地马拉原住民如何分享艺术作品。

Comalapa对危地马拉原住民是有特殊意义的地方,以当地画家与知识分子闻名世界:

一切始于三零年代,Andrés Curruchiche对油画产生兴趣,他的创意带来机会在美国展出作品,结果广受回响,参观人数高达123,000人,超越毕加索(Pablo Picasso)画展的人潮,他的原始主义画风在国内外相当成功,让他决定继续努力,教授下一代习画,第二代画家共有15人,第三代画家有女性加入,并且将画风由原始主义转变为超现实主义,揉合地貌与原始主义。

Naiftenango[西班牙文]为共笔博客,内容专于原始主义艺术,博客团队也在Curruchiche画廊拍摄一部短片,这个画廊现由Curruchiche的孙女经营,她也是位画家。

虽然许多原住民团体都面临类似问题,但危地马拉境内有许多不同原住民族群,有些过往彼此为敌,有些语言并不相同,不过街头剧场串连两个原住民族群,并让年轻人携手合作,这些团体获「La Cambalacha」支持,这个组织致力于协助阿蒂特兰(Atitlan)地区的原住民族群[西班牙文]:

来自San Marcos la Laguna的Kakchikel族青年与来自San Pablo La Laguna的Tz'utujl族青年,共同组成这个团体,双方已冲突数百年,这是个特殊计划,让他们共同参与戏剧演出,并且为他们的族群演出。

不过在危地马拉原住民之间,最让人印象深刻、最有挑战性、最具创意、最能表现族群认同的艺术作品,莫过于他们的服饰,Huipiles是种美丽的手工短上衣,至今仍是许多女性日常服装,每一件都独一无二,女性会创作出新图案、新花样,灵感则来自于花鸟故事,她们俨然是走动的艺术品。

Supango[西班牙文]指出:

让我们停下来,看一看原住民服饰上无数的细节图案,或许能让我们心胸能开放,别等到外国人发现,我们才发掘更多它的美与丰富的蕴涵。

校对:Sycha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