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危地马拉:保护两种旦达

旦达金字塔(Danta)座落于危地马拉,以体积而言在全球名列前茅,亦划入生物圈保留区内,但森林火灾与缺乏社群参与已使当地岌岌可危,过度开发、传统山田烧垦农业、考古盗墓猖獗、森林砍伐等现象,都再再威胁国内宝贵的文化遗产。

佩滕省(Petén)省长阿瓦雷兹(Rudel Alvarez)也是位博客,他描述了当地环境保护区所遭遇的问题,大约覆盖85%的马雅生物圈保护区范围,相当于全国领土面积的13%以上。

在普立兹危机报导中心赞助下,国际独立记者与博客最近造访佩滕省,希望寻找并记录保育工作的科学证据,这项计划名为「未来佩滕」,他们很幸运能访问「米拉多盆地计划」与主持人,并写下文章名为「从马雅世界之顶俯瞰」:

昨天我们站在旦达金字塔顶端,首席考古学家汉森(Richard Hansen)很热心地提醒我们,米拉多(El Mirador)是座充满极致头衔的失落之城:

  • 米拉多是西半球第一个国家级的文明。
  • 米拉多是世界上体积最大的金字塔。
  • 米拉多是全球最密集的马雅遗址。

自公元前约500年起,可能有数十万民众花费750年打造这座城市,在此之前的几百年则征战不断。

遗憾的是保留区正面临严重的环境与社会危机,亟需外界采取行动,Nadia Sussmand提到旅游若不重视生态会有何后果

今天首席考古学家汉森继续带领伟大建筑之旅,并提到他计划在米拉多发展生态旅游,汉森相信要阻止森林砍伐,唯一办法只有在考古地址周遭,沿着米拉多盆地的自然疆界,设立81英亩的广大禁伐区,他坚信无论伐木行为是否符合永续原则,迟早都会导致造桥铺路、山田烧垦,丛林也将永远毁灭。

整个访问团就在遗址现场、丛林深处写博客,Kara Andrade就在「绿洲」这篇文章里写道:

佩滕省的雨林广阔如海,一片黑暗里只有终日不绝于耳的蝉鸣声,而丛林里的实验室是一座电力与无线互联网小绿洲,每天晚上,David Barreda和我带着一袋充电器、电线、两部笔记型电脑及其他设备前来,让我们能与外界联系。我们身处在危地马拉最偏远的丛林深处,不断上传档案如渴民求水。我们一同拍摄相片与录像,有时也为自己所产生的庞大内容而感到惊讶,传送速度很缓慢,而我们听着发电机的规律声响。

旦达是金字塔的名字,也是当地一种濒临绝种的貘,一群大学生组队保护旦达貘,也同时教育当地社群保育之道(佩滕省民常以貘肉制作风味餐),Mesas de Diaologo指出,危地马拉农业大学林业与环境研究所学生与农林科学所合作,拟定行动计划保护旦达貘的栖息地,对当地社群一方面提供教育,另一方面协助其他谋生方式。

「全球遗产基金」正在协助拯救米拉多盆地,提供对当地的详细记录录像

由于当地人民身处赤贫、孤绝与社会边缘,要找到保护金字塔与旦达貘的方式也就更加复杂,唯有透过小区参与和介入,并帮助保护区周边居民其他生存途径,才得以挽救旦达金字塔与旦达貘,并建立更美好的未来。

缩图由Lala Lulu拍摄。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