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博客的电台

Radio Zamaneh(波斯文名:رادیو زمانه)是个设址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波斯文广播电台,「Zamaneh」在波斯文意为「时间」,这个独立广播电台很有意思,在荷兰登记为非营利组织,总部与录音室位在阿姆斯特丹,计划统筹单位为荷兰非政府组织Press Now。电台约在两年前成立,自称是「博客的广播电台」。

Kamran Ashtary是博客、摄影师与电台沟通与发展部主任,她与我们分享经营电台的挑战、希望、成就与伊朗公民媒体概念。

RZ自称是博客的广播电台,为何以此诉求?RZ对博客有何影响力?

由于许多报纸不断遭到骚扰与关闭,很多伊朗记者转向博客进行沟通,多数RZ的参与者过去与现在都是博客,RZ的经营者Mehdi Jami尚未加入电台时,便已开始写博客。

RZ以公民新闻做为媒体方针,与博客联系再自然也不过,自2006年8月成立以来,我们不断在网站及节目中推广博客,许多博客也参与电台发展。

RZ在许多方面皆与博客紧密相连,博客轮播区块即为一例,电台希望创造双向沟通,这也正是博客的特性,故我们的网站也像是博客社群,每位固定参与者都有自己的页面/博客,读者也能在上面留言。

伊朗境外有好几个新闻网站在报导伊朗博客,例如德国之声波斯文网站,RZ看待博客的视野与他们有何不同?

我们不只报导博客,我们本身就是博客,也用友善、非正式、与众不同、个人化、多元等博客模式运作,博客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讨论与引用的都是博客,在我们眼中,博客是人们谈论政治与社会议题的信息来源,博客推广伊朗青年文化,我们也努力让博客的非正式特质成为媒体模式,RZ源自博客,也受博客启发,这和其它媒体只是报导博客大不相同。

伊朗博客对RZ有何看法?是合作抑或批评?

若使用Technorati搜寻,连结到RZ网站总数超过三万。

居住在加拿大的伊朗博客Arash KamangirDidish报告中,研究伊朗网站连结至其它网站的情况,RZ时常高居榜首,显示许多博客都对RZ感兴趣,许多人都与我们以各种方式合作,当然也有些批评,但博客并未疏忽我们刊登的内容。

我们欢迎合作与指教,有一位参与者认为,RZ应该与更多取笑我们的人合作。

RZ乐见各种批评,甚至赞助一项以评论RZ网站为主题的比赛,这项经验帮助我们发掘更多合作对象,RZ长期刊登多元意见。

RZ在首页上有一群博客,有些批评RZ只列出「政治正确」的博客,毫无反对伊朗政府的博客,你对此有何响应?

哈佛大学柏克曼中心指出,伊朗有超过六万个博客持续更新,我们显然无法放上每一个连结。

RZ不会因政治倾向而决定博客的好坏,我们在努力维持独立的同时,也连结至具强烈政治意见的博客,包括支持或反对政府者,我们阅读众多博客,不会将名单局限在特定团体之中,换言之,RZ尽量不连结到有强烈政治或极端色彩的博客。

有些新闻网站害怕给公民媒体太多声音,觉得它们可靠性不足,你有何看法?

要放弃控制权很难,所幸RZ多数人也是博客,所以能看见一体两面,我们从博客汲取的是观点,而非新闻,任何来自博客的新闻都需经过其它消息来源检验,博客或许是新闻报导的起点,但我们并非以它们做为消息来源;另一方面,我们也尝试提供公民记者训练及合作机会,让他们能传递可靠消息,RZ正在制作特别的公民新闻训练网站,供我们的参与者及登记用户使用。

伊朗境外有许多波斯文网站以政治为主题,如德国之声或Gozarr等,他们都有博客区块,反观伊朗境内主流媒体却少见博客,为何有此差异?

伊朗国内媒体希望对民众阅读素材控制较多,他们不习惯呈现无法掌控的观点,持平而论,西方新闻网站接纳博客的步伐也很慢,新闻组织一般不会连结至其它竞争的信息来源。

RZ对伊朗媒体最大价值何在?

RZ证明能够呈现伊朗新闻的独立观点,提供过去听不见的声音,关注伊朗的边缘团体,如作家、逊尼派、女性、博客、亚美尼亚人、祅教徒及其它种族与宗教少数族群,RZ重刊、重视与连结伊朗国内批评政局的互联网文章,这些声音长期受伊朗国内媒体忽视。

我们亦有节目挑战伊朗社会禁忌,例如两性关系与性爱等,有时则挑战官方对政治与新闻的诠释,有时则挑战伊朗国内外许多人的教条思想。

电台最大挑战为何?

若我们希望保持领先并留住读者,就必须与他们保持沟通,必须有开放的沟通管道,我们得鼓励读者与听众参与,我们得随时倾听,必须时时求新求变,学会严格自我批判,也要努力维持公正独立。

很多人希望我们表明支持或反对伊朗政府,但我们不管个人信念为何,都努力保持独立性。

另一项挑战在于如何永续经营,我们相信伊朗若要出现永续公民社会,就必须拥有永续的民主媒体。

RZ如何处理互联网过滤问题?

这是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我们得不断找新的地洞藏匿,光是网域名称就换了五次!我们每天寄送通讯,给那些想阅读RZ却苦无直接管道的读者,我们无法保证能逃过互联网过滤,很多页面遭到封锁,但尽管如此,网站超过六成读者仍来自伊朗。

有时文章可能来自地方博客,博客来自首都德黑兰或伊朗其它地区有什么差别吗?

许多居住在首都以外的人,常会感到受孤立或忽略,对许多人而言,德黑兰就是伊朗的全部,德黑兰很重要,但我们不会忽视在库德斯坦(Kurdistan)、呼罗珊(Khorasan)、亚塞拜疆(Azarbayjan)、胡齐斯坦(Khuzistan)、法尔斯(Fars)等地的城市,我们希望能包罗万象,给他们发声管道、支持与信心。

我们有个节目专门寻找优秀地方博客,藉引述文章或访问来宣传,虽然我们时间有限,对各地报导幅度可能不及主要城市,但我们永远欢迎来自伊朗各地方投稿。

校对:abstract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