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高加索问题:运用历史或滥用历史?

塞尔维亚部落客相当留意高加索地区的局势,许多人比较与分析科索沃及南奥塞梯问题的异同,有些人对表达自身看法较为保留,主要引述政治人物言论,以下这段文章来自塞尔维亚部落客Aleksandar T,他引述俄罗斯官员近期发言,这名官员将俄国在乔治亚的军事行动与历史事件相连结:

这是什么?宣传战?来自西方?…

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洛夫(Sergey Lavrov)在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报导中表示:“俄国在南奥塞梯的行动,迥异于美国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于1999年在塞尔维亚的行动”,他指出,北约的行动原本只应攻击军事目标,后来轰炸地点却包括桥梁、电视塔、载客火车、民间设施,以及炸毁中国驻贝尔格勒(Belgrade)大使馆。

拉夫洛夫说,俄国“依据国际法、自卫权,以及与南奥塞梯相关协议运用军力,俄国不能容许自己的维和部队按兵不动,眼睁睁看着1995年波士尼亚瑟雷布尼卡种族屠杀事件重演”。

俄国驻北约代表洛格辛(Dmitry Rogozin)表示:乔治亚总统萨卡施维利(Mikhael Saakashvili)别做导致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普林西普(Gavrilo Princip)。

格洛辛将乔治亚境内情况对比一次大战前强国的处境,强调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僵化难免。

格洛辛认为:“如今氛围让我想起欧洲自1914年后的局势,强国因一名恐怖份子而爆发冲突,我希望萨卡施维利别成为另一个普林西普。”

以下是该篇文章之后的部分回应。

Doctor Wu说:

情况很明显,在与西方国家争论时,俄罗斯使用自己最熟悉的例子反击,提到瑟雷布尼卡事件等于打了荷兰一耳光;提到普林西 普,就会 想到英国如何看待这个人,英国认为这个笨蛋让他们卷入一场所费不赀又没必要的战争,读着英文的回应时,想起这件事就会很有趣。塞尔维亚可从此事学到很多。

blackbox92说:

我想这证明当自身利益受影响时,俄罗斯和西方也没什么两样,[…]俄国在这种情况下,其实间接支持西方对科索沃的态度。

原文作者Aleksandar T后来也参与讨论,他在一项回应中提到英国《泰晤士报》的社论,可惜并未指明该篇社论确切发表时间:

《泰晤士报》一篇社论指出,西方国家已改变外交优先处理事项,他们将对抗恐怖主义,转变为压制俄国与中国等新强权的民族主义与民主想像。

通篇社论基本上在分析西方外交政策,亦即“新世界体制”,尤其是全球财富与权力从西方流向东方,其中指出,相较于北京奥运会里的国家竞争,这种政治与经济板块挪移更令人忧心。

社论撰稿者认为,中国、俄罗斯与阿拉伯国家因石油生产成本低而市价高致富,这是西方国家社会效率低落、经济局势动荡、外交自信过盛所致。

社论末了指出,美国身为世界唯一强权,无论下任总统是欧巴马(Barack Obama)还是麦肯(John McCain),西方世界都得面对新世界体制。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