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新闻业是否崩溃之辩

"The collapse of journalism" (ジャーナリズム崩壊)

自由文字工作者上杉隆(Takashi Uesugi)在七月出版的著作《新闻业崩溃》(ジャーナリズム崩壊)中,揭露日本黑暗的媒体制度,让读者得窥一二。上杉隆是前《纽约时报》记者,目前为日本多家杂志与电视节目撰稿,他在书中指出相较于其它民主国家,日本新闻业究竟有何异常之处。

 

上杉隆的评论根据来自于他在美日两国新闻环境的亲身经历,他认为在日本,多数专业记者所代表的身份是企业员工,而非第四权代表,他们习惯将自己的头埋在沙中,也安于维持现况,所谓现况包括强大的「记者联谊会」。记者在权力关系之下,在媒体室运作犹如官僚体系,联谊会的记者成员鄙视自由撰稿人,因为后者并非等着高层提供新闻,而致力探究更深入的真相,并发表在他们所供稿的杂志中。

上杉隆运用日本新闻史与《纽约时报》的优劣新闻实例,发展出他的观点与论述,从而呈现日本新闻业在腐败体制下,优秀记者只能选择屈服,或转而成为自由撰稿人,但转换跑道也可能失去一般收集新闻的管道。

深町秋生新人日记[日文]博客作者深町秋生批评,本书过度强调记者联谊会的问题,也对北美媒体环境过誉,不过这位博客仍同意上杉对日本新闻业问题的观察:

虽然我对本书多所批评,但我也必须认同上杉隆对于「新闻业应该如何」的理想,例如若有事件发生时,媒体蜂涌而至,只担心自己会「独漏」新闻,这导致「媒体相争」情况,忽视人权,同时只生产出伪善的报导。作者说得没错,很多通讯社已能在最短时间内报导意外事故,他们相互竞争,只希望能比对手早一分钟或一秒发布报导,却完全听信警方或政府发出的声明,报导里充斥制式化的文句,就像量产货品一样,字里行间满是禁忌,接着又匆匆追逐下一则意外去了。我想各家媒体报导之间仍有些许差异,但大抵都跟快餐一样,尽管口味强烈,也能提供读者很高的热量,但里头毫无营养,彼此之间的差异就像麦当劳、温迪与肯德基快餐店一样。

我说过自己喜欢快餐,但我内心还是希望信息系统能缓慢些,尽速报导事件发生当然有其必要,但我觉得比快应该交给通讯社去做,但我想企业可能无法如我所院那般运作吧。

博客兼记者Kinny在哈里路亚新闻[日文]博客中,便厌恶日本媒体制度里的官僚作风,他在文中直接向上杉隆提出批评:

就我对您著作的了解,您的建议看似在批评记者,实则质疑整个日本媒介系统,对此,我和您立场一致,没有任何异议。

但我的切入角度与您不同。

当某人对现代媒体运作情况感到忧心,而有机会表达想法时,我觉得他不该遭到抨击与谴责,更何况他正在采取行动改变现状。

[…]

读者是消费者,但在这个身份之上,他们是公民,而且我认为这样的报导摧毁了公民意识,才是最大的问题。若您允许我表达意见,我觉得您对媒体官僚的批评太过温和,而您对记者的批评有时却太过分。

当然,我自己身为记者,我能了解您书中的内容,而且与您做为同业,自然明白您会想大喊「这一切究竟怎么了?」

但对于您轻轻放过政治人物与官僚,尽管目的是为了对比,我仍觉得您对他们太客气,聪明人都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有些记者为了从官员口中得知外泄消息,与他们交换条件或讨好他们,我有位朋友是前官员,便曾跟我提到把政治人物与媒体当做掌中玩偶般操纵有多么简单。

换言之,新闻这个行业常常会因利益而甘心时常受官僚操纵。

书中另一个主题是日本报纸常刊登匿名报导,除了记者不习惯在报导署名,就连引述杂志文章等消息来源亦常匿其名,让读者找不到报导讯息的原出处。

在外国新闻环境里,唯有通讯社发稿才以匿名为常态,上杉隆也对这个日本现象进行全面分析与解读,认为当作者匿名,不仅报导无法被引述,也逃避了报导责任,使报导失去意义。

Zokudoku Panikki[日文]博客的Bolt69质疑匿名报导权威时,也提到上杉隆的论点:

我最有兴趣的主题是博客,上杉隆显然主张实名制,亦即「以真实姓名撰稿」,因为倘若人们隐姓埋名,便无法查明报导的责任及公信力。

阅读本书关于博客的段落时,虽然我支持匿名制,但我也能稍微明白,为何实名制与匿名制的支持者会产生冲突,实名制是为走向「专业新闻」,而匿名制则朝向「素人新闻」,两者是因目标相异才造成冲突。

若我们运用博客致力于报导专业新闻,匿名便成为缺点,因为在匿名的情况下撰稿,分析与消息采集来源就得完全揭露才能验证真假,但若查证、分析与评论管道也想匿名,就会形成问题,最后就像是记者自废武功一样。反之,若撰文时署名,记者就会努力避免写出令自己羞愧的内容,就也是记者应自己设定的门坎,这是我阅读本书后,对于反匿名人士立场的了解。

[…]

但对于上杉隆主张「博客是专业新闻工具」,我并不认同,我相信专业记者的职责是「挖掘出匿名报导背后实情」。

行政人员开业日记与读书日记[日文]博客中,一位自由文字工作者也对停滞的日本媒体制度提出评论:

我是在成为自由新闻工作者之后,才体会到记者联谊会的问题有多么严重,很久以前就有人提到这个问题,情况也似乎一点一点好转,但我觉得就目前而言,不太可能废除这个制度或有大规模改变,而且若是因外国新闻业而废除国内制度,那就真的是「新闻业崩溃」了,这件事可不能开玩笑。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