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西撒哈拉:孩子们的夏季告终

Niñas Saharaui 许多人趁着夏天会向外探索新事物,他们跨出国界,寻找截然不同的建筑、环境与语言,一个暑假便足以让一个人的生命大不相同,因为世界绝对不是平的,离开家里,离开习惯生活的地区,都会有许多挑战出现。有些名人会前往「世界的另一边」–面对极端条件的地区,因为感受到极大冲击,进而开始追求某些目标,例如哈维尔巴登Javier Bardem)造访西撒哈拉的难民营之后便有此转变,这位曾荣获奥斯卡奖的男演员如今支持Todos con el Sahara计划。

博客Viento del Sur在文章中谈到巴登与西撒哈拉人民紧紧联结在一起,他说巴登访问难民营[西班牙文]时表示:

巴登表示,难民营处境每况愈下,和平进程受阻对女性、孩童、老人等弱势民众的冲击尤其剧烈,他提醒世人,这里共有20万人来自西班牙,却在33年前遭丢弃在此沙漠之中。

名人确实容易吸引外界目光,过去如艺术家Manu Chao、作家Eduardo Galeano等知名人士都曾到访西撒哈拉难民营,并加入相关计划,如Caminando en el desierto[西班牙文]指出:

若这些公开发言对我们的目标有些许帮助,我们当然非常欢迎,事实也证明如此,尽管我希望真正的进步源于一般民众集体努力,我们仍必须认同获得这些公众人物支持的好处。

Saharaui Girl许多西班牙家庭都在暑假接受西撒哈拉孩童寄宿,让他们在安全环境内分享不同文化(例如西撒哈拉孩童在Cordoba的经验),不过暑假已在九月结束,孩子也该和寄宿家庭道别,Amigos del Sahara[西班牙文]:

西撒哈拉的孩子们告别Extremadura假期,回到Tindouf。

两个可爱的计划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和平铅笔计划提供铅笔与教材,送给面对军事冲突的孩童,他们也发现回收罐里的美好故事[西班牙文]:

他们虽然一辈子流亡在此,但依然渴望学习,就算学校地板高低不平,有些书桌摇摇晃晃,学生仍旧保持笑容…墙面上的油漆因严重侵蚀而褪色,…但他们仍用蜡笔为「自由」一词上色。我在教室一角看见一只罐子,是个奶粉罐,里面有美丽的绿色枝芽生长,我问那是什么,孩子很兴奋地告诉我:是扁豆!

老师微笑着说:「这让孩子知道世界不是只有沙漠,世界并非几乎没有植物。孩子日复一日照顾植物,才不会让植物枯死,人们必须永远保持信心…」

另一项计划名为难民展览,由志工Bars in Spain主办,在暑期募款帮助西撒哈拉民众。

有些孩童在夏季前往西班牙,与寄宿家庭分享生活,其它孩子留在难民营里,很幸运能看到巴登本人站在眼前,对于身处战火的儿童,这只是帮助他们获得正常童年的一小步,现在他们回到难民营里的学校,拿起新铅笔,准备学习进入文字世界。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