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韩国:韩国放送公社(KBS)大混仗

韩国放送公社(KBS)社长必须下台,为电视台从北京奥运时开始,违反信任原则负责。因为北京奥运正热门,社长遭到撤换的事件并没有受到太多注意。但是,政府是否有正当权利免职国营电视台社长的辩论于焉而起,KBS员工也强烈抗议。最近,新社长受到任命,但舆论与抗议活动仍旧持续。

诸多网民仍对是否政府可以干涉公共电视内部事务存有疑虑[韩文]:

终于,总统李明博同意KBS社长郑渊珠的免职提案,正式辞退郑渊珠,KBS将由新社长接手。然而,好多疑问浮上台面:为什么总统有权辞退电视台的社长?电视台应该要有独立权,确保内部的运作顺利,至少不能受到政治干扰。但是,此事件显现的却是电视台的独立与运作权都受到政治力的介入。如果总统有辞退与任命社长的权力,就表示媒体会受到政治干扰,之后,新闻报导也有可能为总统护航。另一方面,总统也有可能任命他私心喜欢的人当作社长。KBS理事会罢免郑渊珠的理由是他无法创造利润,没错,他没法创造利润,但他也没有私吞钱财,而是将资产回馈给员工,却变成扯他下台的理由,事实却是六位理事希冀寻找一位与总统交好的人当作新任社长,而政客只会整天忙着争辩广播法。除此之外,传播媒体的大家长不应该受总统影响,须秉持客观精神,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总统有什么权力控制社长的去留,看起来只像是总统想掌握公共传播媒体。如果李明博真的看过郑渊珠的资历,他就不会同意辞退他了。总之,政府就是想一步步箝制媒体,我也害怕总统会一步步延长他的任期,从五年、十年甚至延长到二十年。

博客担心罢免KBS社长的流程过于粗糙,导致政治力量会渗入媒体的运作。有人如此说[韩文]:

现在,KBS社长遭到总统免职。我们暂不谈郑怎么管理KBS,先看看免职的过程。首先是New Right Union要求理事会审查KBS内部事务,也就是说,公民团体要求政府附属机关审查的案子受到认可。[…]公民团体的意见受到认可是件好事。后来,理事会的审查结果指出KBS的经营方式过于散漫,随后建议将郑社长免职,所以总统就可以免除社长及任命新社长。这样对吗?我忘记确切的日期,只记得最近新修的广播法中,规定总统只有任命新社长的权力;修法前总统才有免职与任命的权力,新法只赋予总统任命新社长的权力,并没有免职权,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大家都知道修法是为了传媒的独立性,所以总统只能任命,无法免职。有道是:法律行使要以明文规定为限,也就是法律要依字面,不可过度诠释。但是大国家党的政客,虽有法律背景,仍坚持有权任命人事就有权免职。真是这样的话,总统也可以免除宪法法庭主席啰![…]

博客持续讨论法律的诠释与新修广播法的无效[韩文]:

法官说,「尽管理事会会议临时改变地点,四位反对罢免决议的理事仍有参与。(注:罢免社长的最终会议临时改变地点,有些理事没有收到通知,根本无法参加会议。批评声浪于焉而起,普遍认为是故意将反对罢免案的理事会成员排除在外。)因此,商议权与表决权当时仍算有效。」所以,九月13号理事会(罢免社长)的决议是合法的。郑渊珠坚持总统没有权力罢免他。然而,法官又说:「尽管2000年修订的广播法规定总统有权任命KBS社长,而非『任命与免职』,也不代表总统行使任命或是免职的权力不合法。」其实,根本没有理由罢免社长,只是「调查局提出的罢免案有完整正确的证据,所以没有理由不承认。」

我从新闻上撷取这些片段。根据法官的说词,如果总统有权免职社长,那为何要立定法规?这样的审判结果正确吗?我们的确得好好想想。如果是正确的,就表示总统有权随心所欲,尽管法条有规定,他也有免职权。KBS社长根本没有贪污。调查局虽然想找出证据,但并无所获,只好将郑冠上「违反信任原则」的罪名。真要深究的话,「违反信任原则」的人是罪大恶极的李明博吧!他把经济搞差,还任命姜万洙为企划财政部部长。他漠视百姓健康,执意进口有毒的美国牛肉进行可耻的外交手段。他没有听取民众的意见就任意解除进口限制。他犯了弥天大罪却没有下台!谁能审判他?谁又会审判他?难道只有上帝才能判决他吗?总之,法院判决出来之后,我逐渐体认到一件事:司法只会对权威忠心耿耿。前任总统金大中说过,为了确保KBS社长的任期,他修改了法令;为了保持传媒的中正立场,广播法把总统免职与任命的权力改成只能任命–完全跟大国家党和李明博的坚持相反[…]。

一位博客把现在的情况与某部热门的美国影集「流氓医生」(House, MD)相比较[韩文]:

看到KBS郑渊珠遭到免职的消息,我想到一部美国影集「流氓医生」。流氓医生的名字是格雷戈•豪斯,他工作的医院来了一位新的院长。这位院长捐献了一亿元买来职位,想将医院转向商业化经营。你可以想见李明博也想如此操弄国家。经营公司的原则是撙节开支,以达到最大效益。但是豪斯医生不然,他会花好几百万拯救一条生命;如果病症非比寻常,这些医生会一起讨论病情,利用各种方法,如磁振造影、计算机断层扫描或是以其它医学诊断工具来诊断,也会尽全力探求,验证自己的假设。豪斯医生甚至会说谎以拯救生命。对于新的院长来说,豪斯医生有如芒刺在背,所以之后他召开理事会,想铲除豪斯医生。他还威胁理事,如果不让豪斯医生辞职,他就会离开并带走一亿元。所以所有的理事,包括卡蒂医生也忍痛屈服,只有豪斯的好友威尔森强力抗议。所以院长不仅将威尔森踢出会议室,还提议将威尔森革职。理事会一致同意解雇威尔森,会议重新召开。只是这次,变成卡蒂医生强力抗议了。院长又建议将卡蒂医生解雇,但卡蒂的说辩简洁有力。她说:「院长把理事会当作他的棋子。如果真的解雇豪斯医生,我们就真的成为他的傀儡了。」最后理事群起反抗,院长就带着巨款离开……他们做了对的事吗?如果豪斯被解雇,虽有一亿元资金,但下个被解雇的恐怕就是这些理事。豪斯医生虽然有些小问题,却有过人的能力帮助病患,也能提高医院声望。总之,院长如果可以解雇豪斯,那么以后每个人都会变的跟豪斯一样陷入解职危机。威尔森医生的工作能力这么好,却只因为反对院长提案就被踢出去。卡蒂的情况也是如此,要剔除其它噤声的人就更简单了。

现在,KBS社长郑渊珠被革职了。唇亡齿寒,其它KBS的员工难道会没事吗?

KBS的员工又是如何反应呢?[韩文]:

十六天令人沸腾的北京奥运结束了。奥运期间,政府刚好也准备大张旗鼓整肃KBS,但多花两天。北京奥运开幕式当天,政府辞退郑渊珠;韩国选手返抵国门时,政府宣布新任社长。尽管记者和员工抗议这项决定也无济于事。因为KBS工会立场模糊,即便KBS员工想维护广播法的正当性也无计可施。有很多员工都在这场冲突中受伤了,至少有三位记者断了肋骨。昨天我和一位制作人朋友会面,他抱怨说KBS里三派人物。其实这是KBS里流传的老笑话,嘲弄KBS内部运作松散:一派胡搞瞎搞,一派积极介入他人事务(比第一派的人还糟),剩下的为KBS卖命。如今,政府介入KBS事务,公司也分成三派:一派睁眼观望,一派支持政府决定(比第一派的人还糟),剩下的为KBS的独立性奋斗。我想,KBS的问题,在于即使人民想帮助他们厘清事情,他们也只是痴痴等待援兵。我的朋友则对上述三派人有新的诠释:「面对转型时,有一派的人欢喜庆祝,一派的人先原地观望再选边站,剩下的人只是怒火中烧。」我朋友比别人晚进入KBS工作,他说最近受梦魇侵扰。他在梦里,好像是他被某种东西拖住。因为梦里气氛非常紧张严肃,他觉得好像身处北韩,被政府官员紧紧拖住。有官员问他:「历史的五种型态包括什么?」他战战兢兢地回答:「原始氏族社会、古代奴隶制社会、中世纪农奴制社会、近代雇佣劳动制(资本主义)社会以及…先进的共产主义韩国。」梦境栩栩如生,所以他必须这样回答才能有生还余地。之前还在念大学时,我每天悠游自在,他却相当关心社会议题,成为社会学类社团里的活跃分子。他因为厌倦KBS的环境萌生退意,我极力想挽留他,却没有好的理由来说服他。我签署了声明书,其它签署的员工,有三十七位在KBS待了快两年,二十八位待了快九年。另外也包括304位制作人与记者签署,誓言维护KBS的自由运作与独立,其中52位记者在KBS工作了将近四年,27位工作将近一年,160位从一年到六年资历的都有。许多资深传播人极为嘉许新进员工这次能主动参与公共事务,我也期盼大家这样的热忱不会消退。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