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施打毒品为爱滋病传染主因

虽然综观全球,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受病问题影响最深,不过联合国爱滋病计划署一份报告指出,最令人忧心的新病例现象其实在他处,例如俄罗斯;许多爱滋滋病专家亦担心,俄罗斯及前苏联国家爱滋病疫情日益泛滥,然而俄国与其它地区不同的是,当地多数爱滋病患者是因毒品静脉注射而感染。

俄罗斯爱滋病例总数持续提高,不过增幅已不若九零年代庞大,各方估计数据不一,但一般认为俄国爱滋病患人数近百万,注射毒品是爱滋病在俄国传染主因,占2006年新增案例的三分之二docshop.com博客的Neil Smith进一步描述这个现象:

俄国部分地区民众因时常共享注射器与针头,导致大批人口感染爱滋病,让世界卫生组织将俄国列为全欧洲疫情最严重国家,患者近百万人。美国之声网站VOANews.com指出:「年轻人大量使用毒品静脉注射,是造成俄罗斯爱滋病迅速蔓延主因,而且情况每年不断恶化,据信莫斯科与圣彼得堡两地情况最为恶劣。」

苏联瓦解后,边界开放让毒品伺机潜入,毒瘾与爱滋病才成为俄国主要问题,目前据估计,俄国有150万至300万人使用静脉注射海洛因与其它由鸦片制成的毒品,许多人使用注射器时未经消毒,更增加感染爱滋病的机率。

Kh. Atiar Rahman在博客中提到毒品泛滥及其后续效应:

遗憾如今社会上愈来愈多人使用毒品,已渗透至各个层面,也遍及国内外各地,尤其是贫困地区,使得AIDS如雪崩般爆发,多数吸毒者(达53%)均无固定职业,他们也进一步加入散播毒品的大军,导致犯罪率提高。

为防堵爱滋病透过受污染针头蔓延,其中一项方法为「针头交换计划」,去年俄罗斯国内针头与注射器交换计划超过50件,其中一项由圣彼得堡的「人道行动基金」(Humanitarian Action Fund)发起,以改装公交车做为行动诊所,公交车夜间停靠在吸毒者常聚集之处,提供洁净的针头、注射器及各种卫生与社会服务。以下录像中,该组织创办人Sasha Tsekhanovich说明计划内容,以及吸毒者所面对的污名。

许多卫生专家认为,利用替代治疗法,亦可控制爱滋病在注射毒品者间传染情况,例如让海洛因吸食者改用美沙酮(methadone),以逐渐取代海洛因,不过俄国目前尚未核准美沙酮疗法,相关议题也仍是禁忌。俄国公共卫生主管官员于今年曾表示,该国尚未准备好采用美沙酮疗法,Drug Rehab博客对此进一步说明

美沙酮疗法在俄国仍属禁忌,因为许多人认为,这只是将一种毒瘾改为另一种,连谈论这项议题都可能触法,刊登美沙酮疗法正反效果的文章亦属违法,许多医师因在网站上公开研究成果而遭起诉,由于美沙酮疗法在俄罗斯不易取得,让许多人觉得戒毒无效而放弃,又开始吸食毒品。

不过专家亦指出,俄国境内受爱滋病影响者不只有吸毒者,自九零年代末期以来,异性恋性交未做安全措施而染病案例也持续增加,也有许多性工作者以静脉注射方式使用毒品,Booming Back博客的Unkie Dave强调,唯有综览全局,才能减缓爱滋病在全球肆虐速度:

爱滋病是因贫困与无知而生的疾病,常影响社会里最弱势与边缘的族群,患者在美国以黑人女性为多,在俄国以静脉注射吸毒者为多,在泰国以性工作者为多,但若只专注于单一族群,会让人误以为其它族群都幸免于难,导致主流人口采取危险行为,让边缘人口更受到排挤。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