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国:毒奶粉事件突显喂母乳比例低落

中国卫生单位于九月中统计,将近有53000名孩童饮用受污染的婴儿配方乳品后罹病,随着受污染乳品效应扩大,许多人开始讨论以母乳养育婴儿。

这件丑闻起点源于九月初,中国销量第一的婴儿配方奶粉制造商三鹿公开回收产品,因为产品显然遭工业原料三聚氰胺污染,饮用会造成肾脏疾病,自此之后,数千孩童出现病征,毒奶粉也至少造成四名婴儿丧命。这场危机不仅让人对食品安全起疑,更让人不解为何这么多家长一开始便放弃母乳喂养,改用配方奶粉。

由于多种健康益处,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六个月以下的新生儿完全喝母乳。虽然中国以母乳养育孩童历史悠久,但比例逐年下滑,愈来愈多母亲改用配方奶粉,自1998年至2004年间,中国四个月以下新生儿饮用全母乳的比例从76%降至64%,六个月大幼儿饮用全母乳的比例也仅51%

对于此一现象,许多人归咎于配方乳公司针对中国每年1700万新生儿的家庭强力宣传,Mr Dennis表示

中国毒奶粉事件传出后,我立刻起疑,为何这么多中国人使用配方奶粉?中国许多人民生活穷困,应该有很多人喂母乳吧?结果就如同四零年代与五零年代的西方世界,中国企业大力鼓吹配方乳比母乳更好。

他接着引述报告批评配方乳营销手法:

在中国消费者保护法规内,广告不得宣称或暗示产品可取代母乳,亦禁止广告使用喂母乳的母婴图片,但配方奶粉公司往往蔑视相关规定。

Baby Milk Action博客的Mike Brady也怪罪配方奶粉公司广告手段不道德:

稍微仔细想想,为何中国的配方奶粉用量会增加?中国正经历快速工业化与都市化,但这并不等同喂母乳比例必然下降,这种文化改变部分归因于西方企业,例如在2004年,达能(Danone)集团的荷兰皇家营养女神公司(Nutricia)在中国推销「亲亲宝贝」配方奶粉时,便随罐附赠儿童音乐CD。

有些人认为是医师大力鼓吹家长改用配方奶粉,虽然中国于1995年通过的「母乳代用品销售管理办法」中,已禁止医疗院所鼓励使用母乳替代品,但此一现象并未消失,一篇文章宣称在中国医疗院所内,近63%的新生儿饮用配方奶粉,同一套法规内亦要求医师倡导母乳的优点。

Covenofovens在这篇文章后留言时,也提到亲身面对医师的经验:

我们让孩子出生第一年都喝母乳(前四个月喝母乳与水,之后是母乳、水与食品),期间医师也曾向我们推销配方奶粉,尤其是我妻子生产后一周,医师带来一份产自深圳(医院附近)的配方奶粉试用包,之后试用包就一直放在柜子上,直到我们把它扔掉。

来自马来西亚的Nase在博客My Solitude of Space指出,马国华人社群母亲喂母乳比例较低,他也问自己的母亲原因为何:

我母亲和许多华人母亲主要担心,喂母乳会造成乳房下垂(罗丝妈妈说:如果我用母乳喂你们五个捣蛋鬼,乳房都垂到地板上了!)…罗丝妈妈也提到其它说服力较低的理由,她说很多母亲都要工作,还得照顾丈夫和较大的孩子,喂母乳实在不方便。

minipumpkin也认为体态是项考虑,不过也怪罪时间不足与误认为配方奶粉较营养:

现在很多年轻的母亲怕身材变形、担心没有足够的个人时间,明明奶水很足,却生生地没有喂自己的孩子一口奶。面对市场上琳琅满目的奶粉以及大肆宣传的广告,妈妈们可能觉得没有了母乳照样有营养丰富的配方奶粉,冲调方便,孩子吃了还那么白胖,何乐而不为呢?我不想去批评不哺喂母乳的妈妈,她们当中确有因先天因素奶水不足而不得以人工喂养的,我只是为自己的决定而庆幸,而且通过这次三鹿问题奶粉事件,我本来打算周岁断奶的决定也延后了,再喂一段时间吧。

kakb2006引述香港报纸内容指出,工作确实阻碍许多移工喂母乳。

目前,由于大量的农村人口出外打工,其中,许多妇女生了小孩后不久,就要离家继续到城市打工,婴儿在无母乳喂餔下,主要营养品就只能来自奶粉,也因为经济条件相对较差,不少人买不起贵价奶粉,因此,便宜的奶粉近年一直在农村大有市场。

部分中国研究人员指出,若要让社会提供喂母乳比例,必须加强倡导母乳的益处,Hoyden About Town认为唯有提供财政、社会与实务支持,喂母乳风气才会再起,或许此次毒奶粉风暴会加速中国改变,《南华早报》一篇文章报导

缺乏照顾技能、哺乳室不足、社会意识低落,这些都是中国新生儿母亲放弃喂母乳的原因,但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爆发后,促使许多家庭重新考虑,医院里最近挤满害怕的母亲,忙着询问喂母乳事宜,这个话题在怀孕与幼儿照顾网站上也愈来愈热门。

可喂母乳图片来自Flickr用户Topinambour

校对:Portnoy

2 则留言

  • […] 可喂母乳图片来自Flickr用户Topinambour http://zh.globalvoicesonline.org/hans/2008/10/11/1408/ […]

  • 789oo88oo88

    体验媒体的黑 (2008-11-02 10:13:05) [编辑][删除]
    标签:杂谈

       网易博客链接:http://789oo88oo88.blog.163.com/
    我的运气真背,遭遇“问题”奶粉;没想到,祸不单行,又遭遇问题媒体。2008年9月11日,随着三鹿奶粉三聚氰胺事件的爆发,我在《天涯杂谈——这种奶粉能用来救灾吗?》那篇上被“锁”了三个多月的帖子,12日中午再度被打开。各种流言和猜测,让我有些手足无措。

     最先告诉我这个事的是杭州×报的记者,她叫我赶快删除《天涯-我的家园》里的一张照片。因为这张照片是我于2008年2月25日寄给三鹿公司的包裹单(检验奶粉),上面有我的姓名、地址、电话号码,我在当天下午将其删除。

     三鹿的事突然间大白于天下。我感到非常惊讶的同时,也陡然感到一种巨大的悲哀,那是一种窒息性的、无声的愤怒,但也有点兴奋,我毕竟为此努力寻找过答案,现在答案终于横空出世了,虽然有点迟,但也不算太晚。

     但是事情对于我来说仅仅才开始,她向我询问删除帖子的原因,我跟她介绍了大致情况。

      一、在2008年9月11日之前,我以为三鹿奶粉出现的质量问题只是个别批次的问题,不是全部有问题;更不知道他们兑入三聚氰胺。

      二、只要双方签定《确认书》,就可以证明是他们生产的产品;所以双方签定《确认书》的时候,我借口被消协留档偷偷藏了两包奶粉。日后如果问题暴露,《确认书》和两包奶粉就是证据;如果没问题(继续国家免检),那就是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框架内达成的协议。

      三、食品有保质期限,如果对方不与我接触,又到了保质期限,我也要删除帖子。因为过了保质期,检验结果无效。如果不删除或删除不了,我有可能会被对方告上法庭。

      四、《确认书》只要求我删除网上有损对方“名誉”的“不良”帖子,并没有要求我停止向有关监管部门反映情况,我可以在互联网上继续用留言或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进行举报。我也这样做了。

      五、我也无法证实奶粉到底是什么问题,即使将奶粉送检,也不一定就能检出不属于食品检测范畴的三聚氰胺;即便检出,我也不一定就能知道结果。

      六、监管部门从来没有给我过任何回复。

     又通过QQ给她传去我认为是证据的《确认书》。

     第二天,她的采访文章连同《确认书》在报纸上刊登出来了,题目是《三鹿用四箱奶粉一纸协议封了浙江泰顺王远萍的口》,这个题目取得很有轰动效应,文章内容是根据我的网上文本改写的,大致相同。只有一个细节不同,就是把我文中的“剩余15包奶粉”改成“购买15包奶粉”。开始我以为改动两个字问题不大,后来才知道这一改动,里面大有玄机。

     我们先不说奶粉里有没有三聚氰胺,因为在9月11日之前,咱们老百姓谁也不知道。从2007年11月——2008年1月(不包括2007年10月之前购买的奶粉),我大概购买了2箱左右,如果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退一赔二,给四箱也对;今年四月公布的《食品安全法》草案规定:“食品经营者以假充真或者销售不安全食品,除赔偿消费者实际损失外,消费者还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10倍的赔偿金。”如果据此推算,我就是要20箱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是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以后也决不会这样想。如果把“剩余15包奶粉”改成“购买15包奶粉”,而拿了别人96包(四箱),那还真觉得有点多了。

     另外,厂家来人跟我谈,我的目的就是要证明:我所购买的奶粉就是他们生产的。另外也想得到补偿,至于补偿多少,也不是我要多少就多少的,要合法有据、合情合理,人家是大厂,说不定谈的时候有录音,背后还有律师团什么的,我能说要多少么?那我不是成了黄静啦?是人家主动提出给100包,后来换算一下,96包整四箱,就96包了。

     按说,我从1月份——5月份,为这事忙了5个月,光上网发帖子就花了一个半月,不管是黄色还是黑色的都上了,左眼球都突出来了,没办法,又重新购置了一台液晶显示器。他们一个月挣多少钱?我的劳动就不是劳动吗?(假设)厂里再算我五个月的工资,我也觉得合乎情理,因为我干的都是他们的事。

     接下来,其它媒体以讹传讹,都是“通用”这个“调子”,其中浙江卫视的报导更是活灵活现、绘声绘色、竭尽剪辑嫁接之能事,他们没有找到我,也没有问过我一句话,这样也能报道。这样也能拍两集。标题是《寻找被三鹿封口的男子》。他们找到我的家人,包括正在学校上课的女儿,进行所谓的“采访”,也不需要经过父母的同意。

     头一天,他们拔通我的电话,要求采访。我当即一口回绝。因为我不知道他们是谁?受雇于谁?为谁说话?找我的目的是什么?可是他们还是找上门来了。

     在这里我小声地问一句:我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有没有权力拒绝采访?

     我原以为电视上播放的、报纸上登的都是真人真事,因为在众目睽睽、大庭广众之下嘛。现在以我的切身体验来看,不一定是真的,有许多还是假的。那些人,要多黑就有多黑,他们断章取义、指鹿为马,你说一句,他删掉半句,用半句,然后变成相反的意思;他们可以先定“调子”,然后根据“调子”随心所欲、胡编乱造、颠倒黑白,他们的所作所为,和三鹿一样,使社会公德沦丧和公信力丧失;他们认知水平底下,跟着“感觉”走,遇事不经过大脑或不需要经过大脑。

     他们的意思是说我没有坚持下去,而且被人“封口”啦。想叫我螳臂当车?当英雄?最后坚持到大狱里去?这不是想害我和我一家老小么?

     所幸,他们没有将我“定性”为:三鹿的共犯!

     我还想问他们:

     我私下留的2包奶粉,你们不送去检验;我在5月31号之后,继续向关部门反映的情况,你们不说;更不用说首先关心我家人的健康和剩余奶粉问题。而是在我合法、合理拿到的四箱不知道有毒的奶粉上大做文章,质疑我的道德水准,在整个事件中,你们除了恶意中伤、撒播谣言又干了些什么呢?

     你们装什么13哩?

     你们这么年轻,干什么不行?种地种菜、当农民工、搞副业、引车卖浆,实在干不了?挺身而出当婊子也能吃上饭啊,或者当老鸨,坐等抽头。这些行当,都比你们现在干的要好,要正当啊。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