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網誌革命》:从伊朗至古巴

Antony Loewenstein是位居住在澳洲雪梨的自由作家兼部落客,他最近出版新作《部落格革命》(The Blogging Revolution),书中谈到部落格对伊朗、叙利亚、沙乌地阿拉伯、埃及、中国与古巴六国的冲击。

他表示:

我之所以选择这六国,因为西方国家常称他们是美国的“敌人”或“盟友”,但外界鲜少真正看见,这些国家内一般民众的生活不只有“恐怖主义”而已,我希望对话的对象包括部落客、作家、异议人士、政治人物与平民,聆听他们的故事,去除“官方说法”。

Antony Loewenstein今年六月也出席全球之声布达佩斯高峰会,受邀参与座谈,他也书中也数度提及全球之声

以下,作者在YouTube上介绍这部作品:

我也有机会访问他:

问:你前往伊朗之前,曾提到很怀疑网路本身能否真正对该国带来革命性改变,何谓革命性改变?你如今看法有何变化?

革命是种流动性的概念,我在旅途中曾遇到几个人想为国家带来大改变,我在书中也提到全球多位异议份子与部落客,他们都企图带来政治、社会与道德变革,其中包括沙乌地阿拉伯最知名部落客Fouad Al-Farhan,他先前因挑战国内族长与王室政治而入狱,最近获释,因为政府明白若社会为此发动抗争,只有极少数人会参与。

网路本身不会带来巨大改变,但让人民有机会公开发声或发起运动,过去没有科技具备这项能力,我并非将网路视为理想,也不认为我造访的国家应将西式民主做为目标,这些国家人民厌恶他国干预,但乐于与西方人士打开对话管道。

伊朗革命至今已近30年,我所遇到的多数年轻人都已对此精疲力竭,但他们绝不想遭到美国或以色列轰炸。

问:你引述一位在国际通讯社工作的记者发言,认为在伊朗的国际媒体只对核子议题和盖达组织有兴趣,你不觉得其他国家也相同吗?例如伊朗人对美国选举的兴趣高于医疗问题,你觉得部落格在伊朗报导非热门议题方面有何功能?

西方媒体现正陷入庞大信心危机,资源逐渐减少、记者人数下滑、地方主义充斥,故很遗憾今日关于伊朗的媒体消息里,多数只报导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恐怖主义、伊拉克或人权,这些议题当然重要,但已强调过度。

我在作品中所呈现的伊朗面貎,肯定鲜少出现在沉迷于恐怖主义的媒体里。

居住在澳洲雪梨,我每天都见到媒体对美国选举的迷恋,好似欧巴马(Barack Obama)或麦肯(John McCain)的选战真会影响我们。

在这些所谓的高压政权下,部落格常触及西方记者无暇他顾的议题,光是为此理由,我们就该关注并推动部落格发展。

问:伊朗、埃及、叙利亚与沙乌地阿拉伯部落格圈有无相似性?或彼此差异甚钜?

伊朗与埃及部落格圈规模较大、不断成长,也影响着政坛发展,政府意识到这项变化,故时常将部落客或社运人士押入大牢,试图让他们噤声,不过部落格与部分政府团结起来形成国际压力,让高压政府更难以运作,人们不会遗忘遭囚禁的部落客。

我对埃及与伊朗部落格的深入与多元印象深刻,我也在书中大篇幅描述,其中包括左派、右派、女性、社运人士与伊斯兰主义者,其实当地社会参与部落格之深超越许多西方国家。

沙乌地阿拉伯部落格圈发展较不完整,不过仍然相当活跃,当地对所谓“色情网站”审查较少,不过政府也已开始感受到社运人士的力量,女性在当地常受排挤至社会边缘,若我们希望有所了解,阅读女性部落客文章便令人感到相当新鲜。

问:你在撰书与研究过程最大挑战为何?

要真正进入某些国家并不容易,对于Google、雅虎与西方国家企业与中国等地审查制勾结,要进行研究也很困难,保护消息来源同样很重要,在联络部落客前与前往当地时,我都很谨慎。

本书其中一项目标,便是移除西方记者传统上扮演品质审查的角色,在书写每个国家时,免不了会出现我的观点,但我决心调整自己与受访者的关系,他们的声音远比我更重要。

问:在协助人们听见边缘声音方面,你觉得全球之声能发挥什么功能?有没有任何改善全球之声效能的建议?

全球之声的优势在于教育全球读者,了解因西方媒体短视而忽略的国家、文化、议题与观点,但语言仍是一大问题,我们应该更努力寻找西方与其他世界的联系,因为双方目前鲜少藉由网路空间互动。

1 则留言

取消

参与对话 ->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