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印度尼西亚:明星政治,政治明星

今日社会对娱乐业人士参选已不感到意外,但若一个主要政党一次推出超过30位演艺圈人物做候选人;若每个政党无论大小,都有演员转行成为政治人物,就确实值得注意或惊讶了。

印度尼西亚将于明年四月举行国会大选,各政党已默默开始各项竞选活动,让许多民众感到意外(或困扰)的是,许多明星都变成国会议员候选人。

例如PAN这个政党提名22位歌手与演员做候选人,有些人开玩笑地说,该党全名应改为「全国艺人党」。

Pemiloopy提到这件事:

此刻选举新闻话题即为名人参选热潮,一家电视台指出,各政党认为电视演员因为具知名度及「俊美外貌」,能为政党带来选票。

Max Lane认为是因为传统政治人物不受社会欢迎,才迫使政党寻求热门人物的帮助:

对这些政党讽刺的正是,因为明白自己多么不受社会喜爱,于是开始寻找过去与他们无关的人物做候选人,因此提名娱乐圈名人、宗教人物、学者及其它非政党属性人士。

The RAB Experience论及印度尼西亚的「明星政治」:

印度尼西亚国会与娱乐圈名人堂重迭性很高,随着印度尼西亚进入选举季,政治交换与算计也将赤裸裸呈现,四处寻觅候选人,在这个人口超过2.2亿、充满八卦的国家里,明星确实常比政治人物更有名。

Diaz Hendropriyono指出印度尼西亚娱乐界候选人与其它国家不同之处:

虽然其它国家和印度尼西亚一样,都有明星竞选公职,不过印度尼西亚另外还有项特点,多数明星仍不愿竞选地方首长,较愿意担任副手。

少数参选地方首长的明星可能会创造负面印象,大众可能认为这些演员没有把握能管理政府,故必须与具公共行政及政策经验者搭挡,这最终肯定会损及这些艺人的名声。

有些分析家有信心印度尼西亚选民会以智慧投票

为避免选票基础流失,许多政党都在寻求快捷方式,或许基于一般观感与多数选民很单纯,不太在意政治议题,所以就基于人气,政党邀请明星拯救支持率,出马吸引选票。

理论上这个逻辑行得通,但实际上民众没有那么愚蠢,会为喜剧演员、模特儿或电视剧明星,放弃经济学家、非政府组织人士或政治分析家。

印度尼西亚一般民众与博客对此有何反应?

Voice of Indonesia赞扬Marissa Haque,这位女演员自2004年以来活跃于政坛:

我喜欢她的演出,在镜头前非常自然、轻松与多样,我对她所知不多,只知道她是个努力的好演员,无论是谁、背景如何,如果能清楚为我们发声,就值得进入国会。

Inem Sukoco形容印度尼西亚政治为「政治歌剧」:

过去几天媒体都报导了政治歌剧内容,有些演员改变「生活方式」成为政治人物,我宁愿称之为「政治歌剧」,因为这和戏剧上的歌剧并无不同,都只是在演出,尽量把它演好,观众就会热烈鼓掌。

他们都有大批戏迷,还有其它原因吗?完全没有,他们甚至没有政治知识,他们只晓得「如何娱乐大家,而非领导大家」,他们每次受访便是证明,他们像笨蛋,各位能想象吗?我们对无能领袖还有何期待?除了人气,什么也没有。

不过政治与戏剧原本就没什么不同,无论在电视或其它媒体上,许多政治人物都在这出政治歌剧里作戏、误用权力、耍弄人民、欺骗、到处贪污,他们操弄人民情绪。至于戏剧呢?几乎一模一样,他们只要演得好,就能操控观众的情绪。

前印度尼西亚小姐冠军Angelina Sondakh如今是政治人物,也是个博客;电视剧演员兼模特儿Adrian Maulana设立Facebook账号,明年也会参选。

演员兼候选人Wulan Guritno开始写博客,吸引许多人留言,有些人希望她忘了政治,「保住饭碗」,专心做好演员工作:

我欣赏妳的坦诚,妳并没有恶意,但为何妳在互联网上吐露这么多脆弱的一面?我真心喜欢妳的演出,但妳的博客内容最多却只像个中学小孩,我不希望说得太直接而伤害妳,但事实就是如此,如果妳不懂得善用文字表达己见,旁人要如何认真看待妳?…文法差,句子冗长…毕竟妳打算从政,面对许多事得要学着厚脸皮些,我说过欣赏妳很坦白,但我也同意别人所言…先保住演员饭碗吧。

有些人称她是「幼稚的成人」:

读妳的文章之后,我觉得妳很明显就是个幼稚的成人,若伤害到妳很抱歉,但妳的思考方式实在太平乏,做代议士需要良好的长远思考能力。

我对政治一无所知,也没有权力仅从文字评断妳,但我希望妳若因为坦诚,而在未来成为代议士,这项特质能够发挥功用。

其它人则支持她改善印度尼西亚政局:

若妳认为自己拥有力量、机会与线索三者,那就放手去做吧,这个国家已经一团乱,也没有什么能再失去的东西,我自己既无力量、亦无机会、更无线索,无法改善政局,所以我只能枯坐等待奇迹发生…就和大多数人一样。

对了,还有件事,妳此刻或许很真诚,但小心政治会让你立即变得丑陋,否则很快妳就会变成一个政治人物,再没有人支持。

Konnichiwa beaches挑战这位女演员:

妳认为生活中每件事都有一半一半的好坏机会,我觉得根本是放屁,根本大错特错。

要成为一大群人的代表,需要百分百的投入(而且这群人你显然不熟悉),担任立法议员可不是打赌,跟妳是否感觉良好无关,也肯定和妳无关。

妳可以用清楚的印度尼西亚文,透过文字或语言说出愿景与使命吗?

妳和其它竞选议员的明星有何不同?

校对: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