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喀麦隆:散居世界的女性博客生活

从教育、卫生、时尚、艺文到争取权力,喀麦隆女性在互联网上述说生活故事,例如居住在英国曼彻斯特(Manchester)的Betty在博客Betty's Pregnancy Diary里,记录她的怀孕经验。到了第34周时,她提到全球市场信贷风暴的后果:

我觉得信贷危机就像头顶上的空袭警报,可不能轻忽以对,大概只有我嚼碎巧克力棒的声音能盖过它!我决定要好好考虑选购婴儿用品,不要出门疯狂购物,而要耐心拟定预算和清单,我很懂得如何平衡收支,应该可以帮财政大臣理财。

同样和教养相关,Mabi's World指出祖父母负起照顾孙子女所有责任的困难:

在许多家庭与小区里,祖父母总得帮忙照顾孙子女,出于喜悦,他们长途跋涉到孙子女家里,有些祖母甚至远赴海外当「保姆」。过去是短暂帮忙照顾新生儿,如今父母忙于工作,很多祖父母得完全扛起养育孙子女责任。

这个新创的博客里,也收集了照顾伤寒病患的卫生知识,也在10月5日世界教师节当天,从过世父亲的性格谈到教师应做为领袖

我父亲Ntunibu James Azefor曾是位老师,他的领导能力很符合教师节这个日子,学生记得他无私、坚决与令人尊敬的性格,全心投入于知识传递。每当我遇见他从前的学生,总会听他们说这位老师如何改变自己的人生,在他们口中,这位老师勤奋、有目标、专注、有教学热情,让他们因而获得成功,爬上人生顶端,以InterAction的说法,父亲能「帮助他人完成伟大事业」,这就是领袖。

Mabi azefor Fominyen是喀麦隆国营广播公司CRTV的记者与广播电视播报员,他对于家庭、领袖、性别及女性争取权力议题有兴趣。

谈到女性议题,Rosemary Ekosso在沉潜后于九月复出,她并不赞成一夫多妻制,对于英国广播公司报导,奈及利亚有位男性取了86位妻子,她的反应是:

你我都知道,今日世界里根本没有实行一夫多妻制的理由,我们就别再假装要保护女性利益,但其实自己都明白只是想维护现况,原因若非现况并不危及自己的生活,便是现况对自己有利。

但其中一位读者写下不同的见解

那些女性有告诉你,她们觉得一切不公平吗?她们有说自己受强迫吗?她们自己选择想要的生活方式,我们没有权力将自己「理想的」婚姻模式强加于他人身上,那等同于践踏人的自由意志。

在艺术方面,Dulce Camer自称是「想实践梦想的年轻喀麦隆女性」,她访问Anrette Ngafor,这位32岁的喀麦隆女性新进摄影师很有企图心:

我希望能拥有自己的品牌、公司与工作室,我正在努力,所以这个目标应该已经不远,我希望有天梦想会实现。

住在德国的Menoosha是位歌手、作曲者与媒体设计师,她对风格时尚很有兴趣,在The Pink Post博客里,她认为编发不会让非洲裔女性更美丽:

各位非洲姐妹们!我衷心呼吁各位善待自己的头发!无论直发、卷发、真发、假发都一样!请善待自己的发型!像爱自己一般爱你的头发!

My African Father博客的Bamenda Babe's提供几道喀麦隆食谱,在美国生活多年后,她用这个博客与自己的根源相连,煮几道喀麦隆菜也是一种方式:

要在美国煮kohki-corn这道菜需要特技,谁在美国能找到芭蕉叶?我们需要它包裹kohki拿去蒸,更重要的是,谁在美国能找到适合的玉米?店里卖的玉米太软、太甜、水分太多,还有谁能找到新鲜芋头叶?

校对: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