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哈萨克斯坦:语言、经济和外交

哈萨克斯坦政府又再度提起国语议题,苏联时代实施俄语政策之下,哈萨克斯坦语受到严重压抑,先前哈萨克斯坦官员还不敢直接批判俄语,而俄语在官方文件等各层面仍很普遍,让哈萨克斯坦语运动局限在几个民族主义团体之中。如今大家都在关注,政府打算实施类似托福的哈萨克斯坦语标准测验,自2010年起,测验证书将成为就业必须条件。

来自俄语人口为多的哈萨克斯坦北部记者slavoyara表示[俄文]:

我已多次提到,哈萨克斯坦人已充斥在公务机关(无论他们是否懂得哈萨克斯坦语),有些优良医师与驾驶会离开哈萨克斯坦,或是转换跑道至私人企业,但一切都会保持原状,无论如何,我的孩子都要到他国就学。

来自同一地区的dojdlivoe leto则较为乐观,不过她仍怀疑[俄文]:

我不知道政府要如何实施这项政策,开设免费课程?或是到2010年直接开除不懂哈萨克斯坦语的人?我认为如果你希望人人都会说这个语言,就该保持善意,创造机会。

alim-atenbek则开始研究[俄文]自己的退休基金账户:

在我短短的工作期间内,我存下38.8万哈萨克斯坦币,现在结余为36.8万,代表「退休基金」让我少了两万元,相当于5%!再加上2007年通货膨胀率为20%,我真亏损不少,基金经理人怪罪信贷风暴冲击,但还有几个问题:政府有规范基金活动吗?例如限制经理人薪资或投资资产上限?这些亏损能拿回来吗?

Megakhuimyak注意到[俄文]另一个在经济危机里受害的机构,Nurbank这家银行就是政治干预企业最佳范例,该银行股价早在信贷风暴前便已走跌,原因在于银行老板Rakhat Aliyev与前岳父兼现任总统纳札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发生冲突:

该股股价先前均呈稳定成长,直到2007年1月爆发高层丑闻(遭到Aliyev绑架与虐待),股价因而从62500哈萨克斯坦币跌至52500元,随着情势愈演愈烈,股价持续下滑;在调查逐渐深入后,股价更重挫至27500元;金融风暴更是最后一击,目前价格已低至17000元。

Mumo-cult指出[俄文]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长Marat Tazhin访问美国华府,并发表总统的新书:

人们原本质疑为何作者总统本人不亲自出席发表会,为何外交部长不愿在书上签名,为何部长如此害羞又寡言…不过看到无限畅饮的美酒、美食和免费书,所有人都没问题了。

另一方面,基于最近在高加索地区的事态发展,对于《纽约时报》上的报导weathercock感到担心[俄文]:

哈萨克斯坦做了什么激怒俄罗斯吗?俄军正在距两国边界300英里处演习…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