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拉丁美洲:传说、魔鬼、恐惧

2431287578_2137c044b4_s.jpg

满月照片来自Irargerich

拉丁美洲神话传说相当丰富,有些远自印加、马雅、阿兹提克等古文明流传而来,也有些在欧洲殖民时期传入,在这篇跨越拉美多国的文章里,将带各位认识the Llorona、the Cegua、the Cadejos、the Evil Light等知名神话与传说。

神话与传说植于文化中,Nina Maguid在「害怕与恐惧」这篇文章中提到,故事通常以第一人称叙述,也常围着火堆口耳相传。笔者非常同意这项说法,从前常在度假时听闻这些故事,一群人坐在乡村小屋的餐桌旁,摇曳的煤油灯照亮大伙的脸庞,总因为静夜里不明狗吠声或马蹄声,让某人想起什么故事。Nina Maguid说她母亲来自阿根廷,家乡最令人害怕的三件事物包括恶光、寡妇与猪只。

2175291420_2c55a70549_m.jpg

撞至眼前的可怕生物照片来自kevindoolay

Comodín at El Blog de Oro表示,这道光能用来寻宝:若是白光,就代表着金银财宝;若是红光,人们便纷纷走避,因为代表恶魔到来。这种传说绝非阿根廷独有,对于出现在薄暮时分的神秘光束,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试图加以解释,例如在智利或西班牙

「寡妇」的故事则是传说有位女性在爱情中不受重视,发现丈夫偷腥后死去,后来与魔鬼签下契约,永远在世间寻找报复机会,她会跳上单身男子的马匹共骑,若男子感到害怕,就会遭到杀害,唯一能逃过一劫的方式,唯有携带念珠或十字架,并且不露惧色。这个传说已深植阿根廷民俗文化中,「寡妇来访」一词今日即代表意外或不愉快的事件。

El Loco Bender博客也提到「黑寡妇」传说,更为这个可怕故事多增添一点细节,指善变或偷情的男子若遇上黑寡妇,便会孤独且痛苦地在漫长过程中死去。

哥斯达黎加也有类似传说名为la Cegua,她会用美貌吸引独行的偷腥男子,要求他们载她一程,但只要让她上马,男子再回头看,便会见到她的脸面已变成挂着腐肉的马骷髅头,她会咬住男子的脸颊,做为男子不忠的证明;但博客Elemental表示,结果可能更加可怕:偷腥男子死去时表情因害怕而瞪上双眼,未曾不忠的男子虽能保住性命,但将终生不举。

Elemental还提及Cadejos,这只魔犬夜里出现时,会伴随着锁链拖地声,但人们什么也看不到,魔犬体形如小牛,毛发纠结、犬牙巨大,眼鼻口极为凶恶,令调皮孩童、任性男子或农场动物感到恐惧。不过这只魔犬其实很友善,会伴随酒醉男子前行,确保他们平安返家,甚至保护他们不受「哭泣女子」(La Llorona)或一般窃贼骚扰。危地马拉人认为有黑白两种魔犬,白犬会保护同行者,Mrs. Argentina Barcia在Degate.com表示,魔犬曾帮助她找到父亲的遗体;El Blog Chapin博客的故事则让人起鸡皮疙瘩,指称魔犬会出现在居住于农场的城市人面前,而当乡村民众警告有魔犬出没时,又该如何谨慎注意。

105680280_027014f47a2.jpg

哭泣女子」照片来自rareworlds

最后一个传说关于「哭泣女子」,这个故事出现在许多国家,让笔者小时候都很怕猫,从墨西哥到智利,传说哭泣女子都出现在水边(包括你家花园的水池),为她走失的孩子而哭泣,她也许只是为了吓人;但如果是在哥伦比亚,哭泣女子会说自己很累,希望你帮她抱一下手中的婴儿,如果你抱起婴儿,自己就会变成哭泣女子,得找到下个替死鬼才能脱身。哭泣女子如何失去孩子的故事在各国众说纷纭,但都有类似的元素,一说是她嫁给富豪,却遭到抛弃,因愤怒而淹死两人所生的孩子,事后感到懊悔;其它版本如年轻的古怪女子把孩子放在河边,认为安全无虞后便离开去跳舞,后来河水上涨把孩子带走,故女子从此出现于河边,询问每个人有没有看见她的孩子。

以下这部动画短片《Asusto》来自哥斯达黎加,由Pablo 与Francisco Céspedes Jr制作,包括许多哥国传说,如无牛牛车与无头神父等,内容毋需翻译,因为当人们忙着远离恐惧时,似乎不需要言语。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