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安哥拉:返国者的喜悲

retornados2.jpg

安哥拉于1975年独立时,来自葡萄牙的前殖民者都被迫返国,但不只是他们,许多安哥拉人无论是否为葡萄牙后裔,也都不得不抛弃过往生活,留下生活许多的屋子、车子、工作,许多人只带着换洗衣物便离开。他们来不及道别、来不及告知公司,甚至来不及将住家前门锁好。

多年之后,屋主回国后想取回物产,却什么都拿不到,多数房屋若非由来自乡村的民众占据,便是由政府宣布原屋主弃置房产后,分发给他人。

这些人当年抵达葡萄牙后,毫无希望、一片茫然,手中抱着婴孩,只确定动荡与灰暗的今日与未来,葡萄牙轻蔑地将这些人贴上「返国者」标签,这个名词虽然逐渐随时间模糊,但仍标志着当年远离国家的无数灵魂。

retornados3.jpg

25 de Abril – O Antes e o Agora[4月25日今昔,葡萄牙文]博客作者重现一个男子抛下一切逃离安哥拉的故事:

在众多命运不确定的无名氏之中,包括Ribeiro Cristovão、他的妻子和三名幼子,他说:「我在安哥拉待到独立前夕,我相信虽然经历巨大变化,仍有大家容身之处,但我错了」。1975年底,他离开在Cuca酿酒厂的工作,也丢下位于Nova Lisboa的房子,他坦承抵达葡萄牙里斯本最初三个月,是他一生中最艰苦的时期,若不是姐姐在Alcochete的房子做为庇护,他的故事肯定更加晦暗。他说:「我记得走遍市区找工作,却始终不成功,当时的确很绝望」。抵达葡萄牙之后的第一个圣诞节,Ribeiro Cristovão坠入沮丧深渊,虽然家人在侧,一旁的圣诞树下却一份礼物也没有,「返国者」的标签让他求职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Fado Falado[葡萄牙文]博客的JPF则有不同观点:

但我相信「返国者」在葡萄牙都获得政府与人民欢迎,多数人及其后裔的生活处境,应该和先前来的人一样,有些人会说他们听过谁的案例情况不同,也许确实如此,不过也有些「返国者」生活无虞,依然从各种捐助中获益。

retornados5.jpg

Cubatangola[葡萄牙文]博客告诉我们一件有意思的事实:

昨天我很确定,多数安哥拉前居民不介意听到「返国者」这个称呼,我有位亲戚四年前中风,故居住在赡养院中,最近我们找到一间新院,环境与照顾都更好,所以昨天帮他转院。一名看护得知这位新患者曾居住安哥拉多年,也是在1975年回到葡萄牙,这位看护便说:「我也是返国者!」这句话很简单,但富含许多意义,足以安抚我的亲戚,让他泛起笑容,就是那种我们在相识多年朋友面前会扬起的微笑。我相信纵然有些人认为「返国者」为轻蔑之词,这个词语也让不感羞愧者找到共有的认同。

retornados7.jpg

事实上,葡萄牙政府与人民并未让这些返国者的日子好过,JPF证实:

我和家人在1975年逃离安哥拉,这对许多家庭都是可怕经验,就我过去与现在所知,葡萄牙政府当时并未提供足够支持,这些人遭到遗弃,这个问题应该用来质疑相关政治人物,也就是那些蓄胡民兵、共产党员、革命份子与军事将领,如Rosa Coutinho、Vasco Gonçalves、Costa Gomes和其它不知名的人士。

当年多数人确实决定前往葡萄牙,不过也有人决定留在安哥拉,因为他们在此成家,梦想与未来也在此交织。JPF[葡萄牙文]刊登一则关于勇气与对祖国喜爱的故事:

几年前我在《Pública》杂志上,读到一则关于「安哥拉最老葡萄牙人」的绝佳故事,他年近九旬,于1910年左右出生于安哥拉,他的祖父于19世界前半来到安哥拉。这位老人诉说自己的故事,1974年至1975年间,安哥拉境内冲突一触即发,他打包家当、放上汽车,与家人一同离开家乡,前往首都罗安达(Luanda)。历经数百哩长程与数千阻碍,他在途中停下来自问:「我究竟要逃到哪里?这是我的土地,我所爱的土地」,于是他与家人返回家乡。至今他已近百岁,或如果他已过世,也是在这个他出生的地方死去,亲人将在此埋葬他,我确定这位老人热爱安哥拉。

meus escapes[葡萄牙文]博客的Carlos Pereira公布一段1975年于Luena拍摄的录像,其中呈现他所谓「如灾难般去殖民化关键时刻的受害者」:

以上图片取自录像截图,录像来自Dailymotion用户kutemba

本文原以葡萄牙文写成,经Paula Góes译为英文

校对:Elaine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