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叙利亚:玛娜尔逃婚记

欧芮恩塔丽丝塔Orientalista是位居住在大马士格的美国国际傅尔布莱特交换学者, 在她的博客中,娓娓道出她的叙利亚朋友玛娜尔(Manar)的故事。玛娜尔,一位年龄22岁,来自德鲁兹派少数民族的女孩,为了躲避家人逼婚而离家出走。

欧芮恩塔丽丝塔用四篇连载系列,描述她朋友的故事,并提及自身被卷入此事的过程。在她第一篇标题”玛娜尔逃婚”文章当中,她写道:

一星期稍早,我与玛娜尔同坐在我家阳台,眺望着广场。「我打算离家出走,」当她抱怨家人后,随即道出这句话。玛娜尔说,她最近刚和一位男子(准新郎候选人)见面。她让我看他在玛娜尔手机里留的情诗简讯。他,年龄大约有30来头,有份好工作,外表看来似乎也不错。但是,尽管如此,玛娜尔目前并没有结婚的念头。而芳龄22岁的她,却已多次被安排和许多准新郎会面了。我和玛娜尔时常彼此作伴,消磨时间。我询问玛娜尔,明天有什么计划。「唉,又得跟另一名新郎候选人见面。」她回答道。玛娜尔每回的相亲,总是上演同样戏码。男方及亲属会登门拜访,并与玛娜尔及她双亲同坐。不过,玛娜尔接着就会拒绝这门婚事。而对于那位稍早才认识的30岁”罗密欧”先生,玛娜尔亦是全然不感兴趣,既便她认为手机里的情诗有一点儿动人。

一星期过后,玛娜尔出现在我住所。而我正帮她把一些逃家用的塑料提袋藏放我的行李箱。虽然我早已预料玛娜尔会有如此逃家举动,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生那么突然。

玛娜尔仓皇逃家,是因为她再次拒绝男方提亲,而这回,她父母大发雷霆,说道:「反正妳都要嫁人。」他们接着说,「这个男人哪一点不好?条件都符合,包括最重要一点,他是个德鲁兹人。」原来,玛娜尔父母安排星期一请男方及双亲前来家中正式提亲。由于玛娜尔不愿答应这门婚事,所以她父母强行要求玛娜尔不准踏出家门一步,直到她肯答应嫁人为止。所以,玛娜尔星期四才没有上班。更糟糕的是,她父亲居然拿走玛娜尔的身份证并将它藏起来。隔天,她趁父亲外出,母亲到外头抽烟时,找回身份证,便随即逃家了。

在我家中,玛娜尔与我想尽各种逃脱对策。她手头上有现金6000里拉(美金120元),还有一支从她兄弟那儿偷来的时髦手机。把这支手机卖了或许还能攒5~6000里拉。玛娜尔离家到我住所时,有另一名男子伴随着。他叫佛伦(Foulan)。佛伦不顾玛娜尔的坚持离家,表示会永远爱她,守护她,并且坚信没有任何事能阻挠他们。佛伦说:「我们应该帮玛娜尔在杰诺马纳(Jeramana)郊外,另找住处。

在欧芮恩塔丽丝塔第二篇标题”“法律是站在我们这边”文章当中,她写道:

接下来几天,我和佛伦的郊区找房计划,可说是一筹莫展。理由是齐戒月来临,迫使寻屋管道变得复杂恼人。不动产商家迟至早上10点才营业,却又随即前往清真寺行礼而歇业。(斋戒月期间,回教信徒多数不在自家外祷告,而是虔诚跟随团体前往清真寺朝拜。) 到晚上6点前为止,所有店家都必须关门,一直到日落后伊夫塔(Iftar)时间开始,才是一天的斋戒结束,信徒便可以开始进餐。而到晚间9点过后,才有少数商家再度营业约1小时左右。

为此,我得加紧协助玛娜尔找到落脚之处。我认识一位美国朋友,并让玛娜尔在她那儿暂住一宿。次日,星期天,我终和一位相识的女士取得连系。她负责处理性别议题及包括暴力事件的工作。她要我拨打某热线号码至一处由修女专门为女性所设置的安全居留所。

这位朋友要我转述让玛娜尔知道,她享有法律保护权。她已22岁,不再是未成年子女,而根据叙利亚的法律,已经成年的玛娜尔无须经由她父亲的许可才能做任何事,而我们当中任何人也不能对她做出非法行为。

在欧芮恩塔丽丝塔第三篇标题”回到杰诺马纳” 文章当中,她续写道:

次日,我给玛娜尔留下严格叮嘱。很显然的,她必须待在房里,禁止看电视或听音乐,并得将窗帘拉上。

佛伦母亲来电那晚,我正与玛娜尔、佛伦、室友和我的男友看电影。佛伦母亲似乎很沮丧。佛伦告诉母亲,他在我的住所。母亲要他回家,但他说:不。因为电影正上演一半。挂完电话后,佛伦告诉我们,当他母亲有时与妹妹起冲突时,她就会变成这般沮丧。我的男友听到此番话后,更加担忧,或许日后玛娜尔的亲人会伤害玛娜尔。

数分钟后,佛伦母亲赫然出现门口,玛娜尔仓皇地躲藏在我床底下。佛伦母亲说,有八个男子闯入她的店,并要挟她供出玛娜尔的藏身处。「玛娜尔,逃家啦!」佛伦母亲解释着。我们佯装一副吃惊模样,煞有介事地询问玛娜尔逃家的详细情况。佛伦并谎称,他已数月没见到玛娜尔。佛伦母亲接着说,玛娜尔家人正胁迫她,甚至打算找警方出面解决。

我的男友认为,玛娜尔家人也许一路上都跟踪着佛伦的母亲。而现在,他们有可能就在屋外。果然,过数分钟后,玛娜尔父亲与叔叔现身在我住处外。我与男友一同走到玄关,并让大门敞开在我身后。他们质问我:「这么晚了,为什么在妳房里!」(当时晚上11点)。我镇定回答道:「我们在看电影!」。

他们离开后,玛娜尔簌簌落泪,抱歉让我无端卷入这场纷争。回想刚才,玛娜尔母亲那副歇斯底里哭喊模样,我不禁担忧,玛娜尔家人是否会杀了玛娜尔。玛娜尔告诉我另一桩真实故事。一位来自苏韦达省(Sweida)的德鲁兹女孩逃家六个月后,由于极度思念家人,提笔写了家信给父亲。家信中,她恳求家人宽恕并渴望团聚。玛娜尔接着说:那位父亲在回信中写道,会原谅女儿,并且会永远爱她。这女孩深信不疑,就让家人接她回村庄。未料,就在途中,她家人在古代绞刑台的地方停步,接着,女孩的兄弟用刀将她喉咙割裂,而她母亲,则将浸染鲜血的双手高举于天空,放声嘶吼。

在欧芮恩塔丽丝塔的末篇标题”无计可施” 文章中,她描述玛娜尔家人是如何发现躲藏于她家中的玛娜尔。另外,他们是如何胁迫将她带回,以及她如何抗拒亲人的返家要求。除非有一个条件,她的美国朋友必须陪同!

玛娜尔兄弟最终抓住并押她出来时,她整个人崩溃不支倒地。(玛娜尔躲藏于令人窒息的食柜里,她早已精疲力竭。)佛伦母亲拥玛娜尔入怀,伸手轻抚她的脸,喂她几口水喝。我们看到此景,忍不住放声大哭。不久,玛娜尔母亲赶来,冷不防地瞪我一眼。而当她瞧见女儿居然环抱在佛伦母亲的双手里,心中大受打击,她认为佛伦母亲剥夺了她做一位母亲的恩慈。于是,她凑上前,让玛娜尔移靠在她身旁,接着便哭喊起来。

事后,玛娜尔躺卧在我床边。她叔叔拿着一颗药丸,说道:「服下这个,让她冷静」。我质疑那颗来历不明的药,问道:那是什么? 他叔叔却强行用手撬开她嘴巴,将药丸塞了进去。我吼叫着:「她不是猫!」但玛娜尔咬嚼着,还是将它吞下了。她不愿回家。我向她道歉,并发誓保护她,让她安全无恙。

玛娜尔拒绝回家,也拒绝看医生。她虽同意暂住叔叔家中,不过,条件是我必须陪同。我抓起牙刷,与玛娜尔一同离开。一路上,玛娜尔与我,彼此紧握双手不放,而她母亲则愤怒不已。因为玛娜尔不愿让母亲握她的手,也不愿与母亲在车内比邻而坐。

校对: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