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斐济:政府紧缩媒体空间

自11月以来,斐济军事政府二度扬言以藐视法院为由,要将刊登一篇读者投书的报纸编辑及发行人送入大牢。

《斐济时报》与《斐济每日邮报》于10月中刊出一封投书,署名者为澳洲昆士兰(Queensland)的Vili Navukitu,抱怨2006年12月政变让军事将领姆拜尼马拉马(Frank Bainamairama)上台后,斐济总统旋即解散国会与卡拉瑟(Laisenia Qarase)领导的民选政府,但最近高等法院却判决此事合法。

投书(转载于此)指出,姆拜尼马拉马对陪审团有不当影响力,因为他先前才撤换了法院主审法官。

信件见报后,斐济检察总长凯尤姆(Aiyaz Sayed-Khaiyum)指控《斐济时报》藐视法律,质疑法院的公正与独立,该报后于头版刊登道歉启事,不仅承认犯错,还愿意负担所有法院费用。

但检察总长对道歉显然不满意,要求法院囚禁该报编辑与发行人,并对该报判处巨额罚款,本案目前暂停至12月。检察总长亦于最近宣布,同样刊载投书的《斐济每日邮报》也可能将面临同样命运,并要求两报提供投书者的详细信息。

这件丑闻爆发之前不久,媒体自由团体「无疆界记者组织」才刚发布全球媒体自由排名,斐济在173国之中排名第73位,较去年第107位大幅跃进。

斐济博客对此事大多感到愤怒。

Soli Vakasama表示,《斐济每日邮报》也已向法院致歉,但报纸与媒体永远不该这么做:

今日《斐济每日邮报》使用整篇社论向法院致歉,向非法临时政府与检察总统命令屈服,媒体或许处境艰难,但我们要质疑的是,所谓的第四权何时才能表明清楚界线与立场,而不要屈从于一群用枪杆子窃取权力的违法自私小偷?

若媒体没有勇气这么做,我们就在这个博客里讲明白,法院里有些成员根本是自私且压低姿态,为一群杂碎服务…

但并非所有人皆心存同感,一位读者Budhau回应

这与检察总长的身份或发言无关,此事重点在于藐视法庭,无论谁执政或谁做法官都一样,投书与刊载投书就是藐视法庭。

现在媒体人士应该懂得在发行前先看过投书,不是要审查内容,而是要注意藐视法庭、诽谤等问题。

Mark Manning认为:

这个案子都已经完成司法程序,所以没有藐视法庭的问题,只有案件即将或正在审理期间,才会有藐视法庭与否的疑虑,此事重点在于媒体自由,报导本案是记者的职责,只有尚在开庭期间才不得报导。

新西兰记者David Robie在博客Cafe Pacific里表示:「斐济司法体系对两家报社藐视法庭一案的反应越来越荒唐」。

藐视法庭罪存在的理由,从来就不是为了扼杀社会对司法判决的讨论空间,「公民宪法论坛」执行长Rev Akuila Yabaki指出,严格施行本罪「是以高压手段箝制言论自由」。自高等法院于十月判决政变后政权合法之后,司法体系歇斯底里的现象每下愈况。

Discombobulated Bubu除重刊这封投书与另一封重要投书外,表示很多人都与投书内容持相同看法:

《斐济时报》上的读者投书反映斐济国内此刻气氛,人民哀伤、愤怒、努力想要谋生,我每天参与慈善工作,就算把斐济比拟为津巴布韦也不为过。

我国正如津巴布韦般站在自我毁灭的起点…

纳税人都会注意到,政府将辛苦赚来的钱用在小事上,例如乐队的新制服、每天花数千美元聘请海外顾问、又花数千美元在总理等高官的无用海外旅行、耗费几百万修宪结果却惨不忍睹、数千元聘请宪法顾问写出低劣的成品,无用的法院判决又花几千美元,将谋杀与政变定调为合法,再恶意以假审判对付「全民公敌」。

斐济从来就不该以枪杆子出政权,请注意,军政府只是靠借来的时间存活。

Raw Fiji News则关注12月,届时政府将公布管理媒体的新法:

为了进一步箝制媒体,这个盖世太保政府将于12月公布媒体法,那就来吧!事实是在这个新时代里,人们已能自己决定获取信息的方式,只要一个按钮,民众就能从主流媒体之外,取得更多实时与详细的新闻,很多人都已经知道,随时在网络上取得讯息,听起来很耳熟吗?没错,这就是网络时代的你我,不需要再倚赖媒体告诉我们世局变化!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