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秘鲁:艺术展招致宗教争议与审查疑虑

约一个月前,「圣者迁徙」在秘鲁首都利马San Isidro区的Vértice画廊开展,Cristina Planas的作品一方面破除偶像象征,也以特殊样貌呈现圣者形象,M. Isabel Guerra在Palabras Van y Vienen II博客访问创作者,畅谈为何以此为创作主题[西班牙文]:

圣者向来高高身处祭坛上,但在此之前,他们和你我一样都是人类,生活在同个世界中,…我将画廊布置为古老教堂场景,主圣坛上是耶稣基督,右侧为圣马丁、圣罗莎等其它「官方圣者」,左侧则是圣科隆尼亚,虽然颇受民众崇拜,但教廷并未封圣。

今日圣者不再以指甲或棘刺杀人,改用枪械等武器,故Black Christ手中不再拿着刺,改拿来复枪;圣科隆尼亚则坐上巴士、圣马丁像是邻家男子、圣罗莎则塑造成热情欢愉的女子。

20081014-dsc_0045.jpg

照片来自Palabras Van y Vienen II,经许可使用

不只是圣者形象引人注目,圣者穿着内衣也令众人议论,有些人乐见呈现圣者的另一面,认为更显人性,但也有人感到受冒犯,认为这与圣者形象根本无关。然而活动后来在闭幕前又出现插曲,San Isidro区政府下令关闭画廊[西班牙文],指称画廊的营业执照有问题,画廊业者Rosario Wenzel在博客Arte Nuevo发文[西班牙文]驳斥部分指控:

6. 画廊确实有营业执照与民防单位发出的证书,虽然效期或许有行政问题,但都已经处理完毕。

7. 画廊关门显然是受到极端团体的压力,他们并不代表我们所尊敬的天主教社群,最严重的是,这些人宣称对展览不满,但从未亲身前来看展,只是跟着人们误导的言论走,他们充满偏见,我们也相信这与多数舆论不同。

Perú Apartheid博客的Amazilia不懂整件事从何而起[西班牙文]:

我不明白为何他人觉得受到这些塑像冒犯,虽然他们的装扮不同于一般,但呈现方式和其它教堂同样崇敬,我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不满内衣,还是面部表情,过去2000年的基督教艺术中,难道就没有更突兀的例子吗?

有些博客则持不同看法,例如Pueblo Vruto博客的Guille表示[西班牙文]:

这位创作者若非漠视圣者对宗教人士的价值,便是想要嘲笑他们,对虔诚教徒而言,圣者是灵性生活里的典范,当然也包括重要的物质形象层面,…这并不只是单纯关乎美学价值,这些作品显然推翻官方与寻常的美学,呈现反价值的美学。这些圣者并未「迁徙」,而转向负面与自我背弃。

许多人也在思考关闭画廊的后果,Bloodyhell博客的Luis觉得[西班牙文]:

我没有足够证据,无法判断关闭画廊究竟是否出于政治审查,但我有足够证据认为,若创作者愿意呈现宗教所能制造的扭曲现象,对比这些所谓「宗教狂热者」的偏狭与无知,肯定会有有趣,这不是指宗教对秘鲁不重要,也不是要赞扬这个天主教国家的热情,只觉得这是个该冒犯宗教的时刻了。

我读到一篇响应非常合理,它的大意是:「若艺术家不尊重我的信仰,怎么能要求我尊重艺术?」,说得一点都没错,我的答案是:没有人要求你尊重艺术,进一步说,没有人要求你尊重任何东西,不敬的态度可以无限大,也可以容纳你脑袋中能装载的所有愤怒与不满,只有一项原则:守法,就算一切听来不可思议,就算有人的想法与上帝相异,原则也不变。你不能走进艺廊烧掉觉得受冒犯或不尊敬的作品,会因此遭到逮捕,但你可以发表任何与艺术有关的言论,甚至可以成为宗教艺术家,将作品奉献给上帝,创作会受尊重的作品。但我怀疑你是否在意,因为你如此自由,你知道吗?言论自由不是上帝赋予,而是人类给你。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