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缅甸:异议份子被判处重刑

对于缅甸的民主运动来说,这不是很美好的一个星期。过去一星期,超过六十人因参与了缅甸军政府视为具颠覆性的活动,被判多年监禁。

星期一,一位知名的博客兼青年企业家,被判20年监禁,因他的电子信箱里保留了丑化国家领导人的图片。

星期二,约有39位行动主义份子,包括5名和尚以及14位「88世代学运团(88 GenerationStudents group)」成员,被处予高达65年的刑期。88世代学运团大致上是一个由缅甸最重要的人权行动者们所组成去年(2007)八月该组织发起了一个抗议高油价的非暴力示威游行。游行很成功,数百名缅甸人民参与抗议。88学运团立刻遭到军政府的逮捕。

星期四,19名异议份子被判处高达11年的徒刑,罪名为”扰乱公共秩序、妨碍政府执行公务以及非法集会”。被告中包含11位在野党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成员。

坐牢名单还在扩充当中,部分囚犯已经被转送到偏远的监狱里。Rule of lords引用某些被羁押的行动者为

Saw Wai –一名诗人,被判刑两年,因”扰乱公众安宁”。他的罪行:他在一首情人节的诗中,隐含了反独裁者的讯息。

Ma Su Su New – 他被判刑12年又6个月,因为他去年领导了一个反政府的抗议活动。

Bo Bo Win Naing – 他因为参加抗议活动,判刑8年。

Win Maw – 一位音乐家,被判刑6年。”因为他传送不实消息到国外,虽然那并不是假的,而且也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证明对他的指控”。

一位Econ Vision Weekly Journal的女青年记者被判刑两年,因为报导了Nargis风灾的消息。

缅甸军政府作出这么多荒谬重刑的动机是什么?Khun Tun解释:

“这些是骇人的伎俩。很明显地,军政府决意要确保它计划于2010年举行的选举,作为迈向民主的准则,不会受到任何干扰,而且确保人民也被杀鸡儆猴地恐吓不会重演1990年发生的事。当年军政府举办了多党派的选举,但却在翁山苏姬的全国民主联盟党获得压倒性胜利后,拒绝承认选举结果。”

明显地,军政府的目标是要胁迫异议团体,而且警告人民,如果他们参加抗议活动,或是写些令军政府尴尬的东西,他们就会面临重达65年牢狱之灾。

博客被判刑20年

受欢迎的博客Nay Phone Latt被判处20年又6个月,“因为他电子信箱中有丑化国家领导人的图片、文字以及图画,且与涉及抗议活动的人有联系。”

但Nay Phone Latt并不是一个政治性博客。他拥有数间网络商店。军政府可能是想传送强烈的讯息给其它网络在线商店的老板,让他们知道需要与政府配合。从一月开始,军政府加强了对于网络的监控

从一月份开始,缅甸当局强化他们对于网络的监控。据说,他们施压网咖老板要求客人注册个人数据(姓名、住址等等),并在每一台计算机上执行指令,每五分钟就捕捉(与储存)屏幕画面。所有的数据,显然都会被传送到政府传播通讯部门。”

Melody澄清,他的朋友Nay Phone Latt并不热中政治

“他只是一个艺术家/作者,在自己的博客上写写诗、文章,发表自己的意见与想法。我们只知道他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但他曾是全国民主联盟(NLD)的年轻成员。但他从未说服其它博客关于政治的事。对于年轻人以及所有从事信息科技相关产业的缅甸人民来说,此行动真的是一种不公平的待遇。”

她谈到一个立法12年的法律,该法使政府对付博客的行为合法。1966计算机科学发展法包含了一个非常广泛的预留条款,使任何网络活动都可以被视为非法。New Mandala指出这些条款:

“第七章第一条违规与罚则的内容如下:

33. 任何人使用电子交易技术触犯下列任一行为,确认罪行后将会被处以7年以上15年以下有期徒刑,同时可并科罚金:

(a) 作出任何有害国家安全或现行法律秩序,破坏社群和平与宁静、国家团结或是国家经济与文化的行为。

(b) 接收或寄送、散布任何与国家安全机密与现行法律与秩序、社群和平与安宁、国家团结或是国家经济与文化相关的讯息。

显然,这段落几乎包含了所有可能违反的事项。如果你是缅甸预估可接触到网络的30万人其中之一,那么你就有可能因为某些理由被判有罪。”

The Irrawaddy(泰国出版发行的缅甸新闻杂志)引述一位律师的话,他认为新法条援用1950年「紧急动员法」第五节而非取代,因此军政府可以告诉国际社会,缅甸没有政治犯,只有罪犯。

校对:sycha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