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尼日利亚:数百人因选后暴力死亡

为了地方选举争议,尼日利亚中部高原州乔斯(Jos)地区于11月28日发生暴力事件,据报导造成数百人身亡。

jos-riots.jpg

(照片来自公民新闻入口网「Sahara Reporters」)

当地传教士Saralynn隔天描述当时情况:

今天我逃离我家。

戴维在早上6点45分左右摇醒我,觉得要出问题了,我在睡梦中曾听见警报声,马上意识到有枪声响起,警报声不断响着,昨天这里举行地方选举,州长还派遣军方进驻维持和平,但那是昨天的事。[…]

我父母的司机/园丁在8点45分左右前来,[…]他告诉我们街道上的年轻人、轮胎起火燃烧、军队、人们拿着刀棍上街。

Naijablog的Jeremy Weate指出,博客Talatu-Carmen与上百人一起遭反锁在一个家族宅院中,并转载Zamani农场寄给客户的信,说明乔斯地区当地局势:

两位配送人员Audu和Ado的住家付之一炬,失去所有家当,军方将民众疏散至城镇邻近的难民营,今天下午我开车前往寻找他们的家人,后来终于找到他们带回家,目前家里共有25位难民。[…]

现在到乔斯地区各处行动不易,我们也不确定情况是否回归正常,今天我无法前往离家30公里远的农场,因为很多道路遭封锁,部分区域也实施24小时宵禁,所幸农场里一切正常,邻近乔斯的乡村地区并未传出暴力事件,但现在买不到任何洋葱或马铃薯,因为外地商人都不敢前来,乔斯的商家、市集、银行等全数关闭,市区街道上毫无人迹,所有居民都把自己锁在家里。

Thy Glory O Nigeria…!博客的Adeola Aderounmu认为,「多年来,尼日利亚政治人物不断将政治与宗教混为一谈」,政局也是「赢者全拿」,故他认为此次暴动凶手不会受到惩罚:

因为选举沾染上宗教倾向,让数百名乔斯民众丧生,在这个国家,无知仍是可怕武器,让无辜民众提早魂归西天,我们永远找不到犯下邪恶行为的歹徒,不可能让他们伏法,在我国,这种事件背后通常有邪恶政治人物撑腰,凶手享有特权或豁免权,更可能未来再次犯案,故宗教暴动与政治动乱在尼日利亚反复上演。

My Nigeria博客的Naija Pundit则不认为暴动背后有宗教因素:

PDP与ANPP皆为政教分离政党,虽然其中确有宗教基本教义份子,但在制订政党政策与活动方面,他们只是特例,而不是常态。

乔斯此刻所处的问题关键在于剥夺公民权,而非宗教使然。[…]

尼日利亚报章表示冲突是选举不公所致,但BBC扭曲报导为基督徒与穆斯林对立,这种情节显然比较容易引起西方世界的兴趣,但却是刻意将宗教因素加在问题之中。[…]

这就是西方媒体的神奇之处,…我猜下回英国经济发生问题时,尼日利亚就能说这是种族战争,由白种盎格鲁撒克逊人对上前殖民地的民众…

Mootbox博客的Osize Omoluabi认为「就像过往国内多次冲突,涉入其中的各方似乎总对冲突原因各说各话」:

有些人主张,这起动乱只是一群残忍的恶徒受几位教父利用,以谋取政治利益,其它人声称这肯定是宗教/种族暴力,我仍记得有位年长智者十年前曾告诉我:「每当尼日利亚发生宗派冲突,最终其实都是经济使然。」

Osize Omoluabi的结论是:

在乔斯动荡爆发的同时,尤其要记得基督徒和穆斯林在当地一直和平共处,自不同宗教出现以来都是如此,特别是待动乱平息后,生活又回归于平常,这些团体也会继续生活与祈祷,好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

[…]我特别想说,若冲突各方能提供基础建设给政府、建立社群,以及不同宗教组织的基层连结,乔斯地区肯定不只是今天的样貌,为何我们无法相处?都是因为资源不足。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