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使用Twitter报导迦纳选举

相对于北美,欧洲与亚洲许多地区对使用Twitter日益熟悉,对撒哈拉沙漠以南等地区仍相当新鲜陌生,不过在政局变化时刻,这确实是种快速有效传递信息的方式,例如12月7日的迦纳总统与国会大选

Mobile Active博客指出手机简讯对选举观察的重要性,尤其经历先前肯尼亚、津巴布韦与尼日利亚的选举舞弊与暴力后,更加显得重要。

34个组织共同组成CODEO联盟,训练4000名成员前往迦纳各地观察选情,运用手机和窗体回报投票所与计票情况。一如先前报导,透过公民观察员的简讯回报系统,不仅能够避免流言,亦是独立与可信赖的选举指标。

African Elections计划便使用Twitter账号Ghanaelections,几乎每分钟更新选举结果与后续消息,希望建立资通讯科技的媒体能力,做为在2008年至2009年报导迦纳、科特迪瓦及几内亚选举的工具。

其它Twitter用户的企图没有这么庞大,只想分享做为初次投票选民的喜悦,例如Kwabena在选举前一天便表示:「我希望星期天看到大批等着投票的选民,迦纳,快消灭政治冷漠。」

AfricaTalks前往投票,虽然有些地区早自凌晨两点便出现等待投票的民众,他抵达投票所15分钟后便完成投票。

虽然观察员与Twitter用户曾回报部分事件,整体而言投票相当顺利,情况相当平和顺利

投票一结束,Twitter用户便很兴奋地陆续回报开票结果:

几小时候,地方投票初步结果公布后,Twitter用户也立刻张贴,例如chrisdof报导1957年带领迦纳独立之父Kwame Nkrumah的女儿成功进军国会;另一位Twitter用户ghanablogger不仅进行现场报导,亦提供影片连结,也拍摄投票所的照片,刊登在博客上。

截至12月8日早上为止,总统选举结果尚未明朗,候选人之间差距很近,多数国际媒体报导投票率很高,选举当天也相当顺利。

在等待官方结果的同时,Oluniyi David Ajao却忍不住写了篇文章名为「迦纳存在吗?」,抱怨对选举平顺等非洲正面消息,外界却兴趣缺缺:

2008年迦纳总统与国会大选投票结束已12小时,我注意到多数西方媒体却只字未提,或许他们的地图上根本没有迦纳,和其它黑色非洲大陆一样,只有当上千人遭到杀害,或是超过30万人死于饥荒,或是超过50万人在内战中流离失所时,西方媒体才会注意到非洲。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