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及:来自美国的援助书籍

一位名为Asmaa Yasser – Dawn的埃及人博客,藉网页抒发她于穆巴拉克公共图书馆(Mubarak Public Library)的访馆经历。

犹记童年时,我时常造访位于萨尔瓦多古伊萨(El Guiza)穆拉德街(Mourad Street)上的穆巴拉克公共图书馆。我相当钟情这所图书馆,因为馆内藏书对于我的人格塑造与思维拓展大有裨益。[…]

不过,最近与朋友相约来此,却发现儿童阅读厅里增加了些许新书架。那些书架上还摆放既新又整洁的书籍。朋友当中亦有人注意到这点,便怂恿大伙趋步前往一探究竟。随后,才知晓那些新书上头都印有美国国际开发署的标志。我认为这是美国以非军备方式的对外援助计划之一。不过,这回的援助竟涉足到文化领域层面上。接下来,我想和各位分享我对这些援助书籍的看法。

刚开始,我感伤且难过…朋友大多数与我都自认对美国人没有丝毫成见。然而,我们却十分厌恶美国政府的对外政策…那些陈列于儿童厅的美国书籍不是采用平等的文化交流模式,而是以一种捐赠施舍的方式在进行援助。这一切都不是我所乐见的。

而当我实际接触并翻阅那些书籍后,心头别有另番深刻感触。那就是,自西方世界进口传来的种种文化活动早已常见于本地,而我们甚至成为那些进口文化被监督的对象。[…]

书中刻意从伊斯兰价值理念中,拆离许多正面价值及道德观而另当别论。当中,甚至也没有任何暗示或隐喻手法来描写伊斯兰所推崇的宽恕、信仰或是文化遗产。显然地,这是因为书的作者都并非穆斯林教徒。而我相当在意的是,(在此,请宽恕我及我的阴谋论:)─这些来自美国的援助书籍都企图从伊斯兰信仰当中,把我们所持有的崇高价值观一一抽离出来。

终究,在面对这些美国书籍时,我们面临从二择一的对应方式。不是与它们和平共处而转化成为自觉行动,就是让孩童远离它们,让孩童仅限阅读伊斯兰书籍。而我个人会选择第一种方式。当孩童在接触那些美国援助书的同时,我们要下功夫协助他们将书中所获知的种种正面理念,平行连结到伊斯兰的价值观与先知的教诲中。这样的教导方式对于孩童来说才是愉快的吧。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