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斐济:如何由内而外改变政府?

斐济军事政府至今已届两年,最近又有国际政府单位呼吁斐济依照原先规划,于2009年如期举行选举。

由德国国会议员Gabrielle Zimmer率领的欧盟代表团与斐济领导人会晤时,呼吁「在所有利害关系人参与政治对话之下,在2009年年底前举办国会大选,不再延后」。

自行任命为总理的军事将领姆拜尼马拉马(Frank Bainimarama)于2007年承诺,将于2009年3月举行选举,但后来又决定改期,使斐济与区域伙伴产生问题,斐济官员一直强调,除非先修改以种族为基础的选举法规,否则国家并不适宜举行大选。

在欧盟声明之前,「太平洋论坛」于八月表示,若斐济政府无法如期选举,让国家回归内阁式民主,该组织将暂停斐济会籍,但姆拜尼马拉马态度仍旧强硬,在最近发布的预算书中,政府未编列任何选举筹备经费,但却规划采购供选民登记使用的电子设备。

相对于太平洋论坛言辞强势,欧盟声明更可能重挫斐济经济,因为欧盟可能将糖类补助再度延后一年,2008年便因前总理卡拉瑟(Laisenia Qarase)政府遭推翻,欧盟冻结5000万美元补助金。

博客圈因此开始讨论,如何才能带动斐济政局改变,署名Peace Pipe的人在Soli Vakasama博客留言,认为无论是欧盟代表、太平洋论坛或大英国协,这些外来组织对斐济政府施压力道有限,若「内部压力」未同时出现,斐济不可能有真正改变。

欧盟代表说的没错,但我想知道会有什么形式的压力,在Vilise的例子中,便可看出当人们试图反对这个政权时,会发生什么事,这些组织可成为我们的民主伙伴,我们必须思考欧盟代表所言的施压情况,并决定我们该怎么做,才能掌握与自由世界斡旋的筹码。

另一位留言者Enuf Dictatorship怀疑沉默所形成的压力是否足够:

我也已说过,国际社会能做的也只有这些,沉默其实强大,让国际想知道反对者力量究竟多少,泰国人已展现力量(但我了解斐济人不想使用暴力)、缅甸僧侣上街,巴基斯坦人抗争等,就连古巴女性也在街头表达诉求,每周日教会礼拜结束后,她们手持白色剑兰,抗议古巴共产政府囚禁民主斗士(尤其是她们的丈夫)。

所以再说一次,压力要从国内形成,我们写作、写博客,现在也要展现在众人面前,要选星期日吗?嗯…也许吧。

Raw Fiji News认为相对于女性可能成为斐济带动改变的领袖,男性还远远落后。

斐济人最大问题在于想法与意见很多,但缺乏带动改变的真正行动,太过依赖别人帮他们做这些麻烦事,用虚假的谦卑与散漫掩饰不作为。

我们很遗憾地看到,当斐济女性持续以和平有效的方式推动民主,男性却只会喝酒发牢骚,让可怜的女性继续代表他们奋战(只有少数例外)。

这些斐济男性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只会无关痛痒地呻吟,各位男性,拜托振作点,做个真正的男人,女性早已尽力,现在换我们帮助斐济脱离男性造成的混乱,否则我们根本没有资格在这块土地上呼吸与生活!

而在Fiji Board Exiles论坛中,人们对欧盟、澳洲与新西兰施加的经济压力并不太乐观,认为军政府想必有其它方式找到钱。

real jack表示:

欧盟扬言要冻结补助,只是个无意义的老招数,因为斐济肯定能找到其它办法,政府在2007年便已预作准备,欧盟当时便中断补助,斐济政府便找其它财源,根本没问题,过去就有前例。

所以我已说过,欧盟无法阻止任何事情,他们没办法。

斐济的过去与纽澳两国相系,现在和未来则受中国与印度地缘政治影响,中印两国是太平洋地区兴起的强权,他们握有未来的权力。

与澳洲打交道能带来的改变有限,1987年的经验毫无影响,也毫无结果,什么都没有。

中印两国的目标对斐济意义更大,他们要将斐济变成前往拉丁美洲的转运站,以及相关金流的中介点,中印两国拥有金钱、航运与权力,那才是未来,两国的出口量早已是世界第一,很快就会掌握航线和重要港口,帮助他们的航运顺畅,这些事正在发生中。

人们若还在讨论澳洲的角色,只涵盖了区域的小范围,中国与印度才是国际与全球要角,澳洲根本改变不了局势,这才是最大的不同。

那些还期待澳洲的人,根本活在历史与过去之中,历史不会复返。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