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澳大利亚:擘画世界原住民教育前景

12月7日至11日,全球3000位代表齐聚澳大利亚墨尔本Rod Laver Arena,参与世界原住民教育会议,主流媒体对此事报导甚少,意外的是就笔者所知,全球博客圈也几乎鲜少提及此事。

Carbon Media为「国家原住民电视台」(NITV)制作极佳的录像,可在Black Tracks节目见到,五集节目中包括访问专题演讲者及与会代表,访问片段范例如下:


Black Tracks Melbourne Vodcast Episode 2 from Carbon Media on Vimeo.

笔者很幸运能参与传统欢迎仪式,协助「原住民小区志工」(ICV)摊位,ICV「是个非营利组织,提供澳大利亚原住民学习新技能,小区、组织或个人提出所需技能后,ICV就会寻找志工教授满足相关需求,参与计划不仅能分享技能与知识,还能一同学习,技能转移可提升就业机会与小区发展」。

全球许多会议代表都很有兴趣,想了解这项计划如何能修正满足各地所需。

会议闭幕后一个星期,网络搜寻仍找不到太多相关结果,仅有少数报导,例如墨尔本日报《The Age》在2008年12月13日指出:

史密斯(Graham Hingangaroa Smith)是Te Whare Wananga o Awanuiarangi校长,这个毛利高等教育机构一路提供至博士的课程。

史密斯博士自称支持「教育革命」,是毛利学校第一位老师,自1988年以来,毛利学校已从一间逐渐成长,至今已有超过80间政府资助的学校。

在他的领导下,各大学也开始兴起毛利研究。

他表示:「我们在教育界需要更多毛利研究的选择,这是项既反动又积极的作为,我们必须先有教育革命,才能以原住民身份讨论社经再发展议题。」

萨拉博士(Dr. Chris Sarra)成立澳大利亚原住民教育领导机构,亦为澳大利亚昆士兰省Cherbourg学校前校长,向与会者谈到如何能有更强更聪明的教育制度,重视强健的文化与智慧的学校。

《The Age》指出:

萨拉认为教育者必须表明立场,「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改善原住民教育。

他表示,年轻原住民常误以为只要变得聪明,就会冲淡他们的原住民色彩。

他向与会者说:「各位有多少人曾看过或听过,当年轻原住民希望在课业力争上游时,同侪就会说:『你以为自己比我们高等』,或是『你真是表里不一』。」

他呼吁教育者接纳学生的原住民认同,做为改善教育成效的一部分。

毛利教育者仍在寻找正确答案

Black Tracks访谈中有一项主题是:「让语言延续非常重要」,其中发现「目前在澳大利亚北领地的校园里,双语教育正是热烈讨论的话题」,新政府政策计划削减双语课程学校的授课时数。

澳大利亚独立网络媒体Crikey便很关注此事,该站固定作者Bob Gosford于Yuendumu地区工作,位于艾丽斯泉(Alice Springs)西北方300公里处,他便提及相关争议:

Marion Scrymgour是澳大利亚权力最大的原住民政治人物,身兼北领地副教育局长及多个部会首长,她在北领地劳工党政府里的职务最为困难,劳工党在当地议会的席次仅得半数加一。

过去六周以来,她先将教育局执行主管解职,接着匆促宣布不受社会欢迎的教育政策,遭到媒体与议会不断抨击,尤其在遍远地区原住民小区教育方面,本来应该是她的强项。

Marion Scrymgour惹麻烦上身

这位局长的回应很长,简而言之:

我相信在教授区域原住民语言方面,学校也有相当重要的角色,可维系语言存续,我只是认为相关课程应在下午进行。

Marion Scrymgour表示:我支持教授区域原住民语言

很高兴有政治人物透过网络新媒体,与社会讨论此种争议性话题。

「国家原住民电视台」博客则列出这场会议的重要性:

许多先进国家代表所讨论的议题,也同样长期发生在澳大利亚原住民身上,包括原住民姓氏、遭警方羁押致死、年轻原住民自杀、强迫同化等。

除了与其它原住民代表联系串连,对于愿意聆听原住民声音的人,其实已有许多信息在眼前,各地原住民都面临许多相似议题,我们希望相互学习,跟随他人成功步伐,寻找适当媒体教育后代,并保存我们的文化、遗产及语言,我们不会妥协、不会退让,而要持续投入,将标准不断拉高。

世界原住民教育会议 – Mitchell Stanley

很可惜截至目前为止,这场会议的众多成果与结论,并未获太多媒体注意与报导。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