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富汗:塔利班主义下的摩擦

涵括阿富汗的一切政治社经,几乎所有事似乎都进行不顺利;而Azar Balkhi提出了解释:

历史上来看,塔利班的崛起一开始只是普什图族的运动,但仍对塔吉克族、乌兹别克族、哈扎拉族等族群带来一些影响。基本上而言,要其它人避开那些认为枪对男人来说等同于珠宝对女人一般的家伙,其实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如果没有人终结普什图族的军阀主义,五十年内,这整个国家都会成为塔利班。 现今新宪法赋予女性与男性同等的地位,但是在普什图统治者们却拒绝这么做,把女性往后推,使女性认为自己是归属于厨房或家庭的。禁止女性观点在公开发声这点,意味着女性是不属于社会的一部分。

同时,Azar Balkhi谴责关于美国驻联合国大使:Zalmay Khalilzad插手与干预该国内政。

یونس انتظار在另一方面这个国家面对的不同困境:

在阿富汗的二十周年国际世界爱滋日,竟然是在得知国际爱滋控制计划纪录了共505名HIV患者,其中7名患者已经死亡的这种情况下度过。而阿富汗去年登记在案的HIV患者,不过仅仅大约250左右。

阿富汗的卫生官员必须立即着手处理这样所谓相当具有危险性的「衣橱内文化」,例如说像在阿富汗当地极少被讨论到,关于未经预防的性行为或共享针头的行为。保持缄默使得人们即使诊断发现感染,一就不愿意公开承认病况,导致大环境成为HIV感染蔓延的温床。

然而,上述这些事又会如何会和塔利班主义有关呢?Sanjar解释了问题事实上出于这整个制度体系,甚而更精准的说来,是缺乏了下述:

我并不相信说塔利班主义的出现完全是社会力量的使然或因应阿拉伯未来方向的自然出现,我反而觉得,严酷的塔利班像是个在整个国家政局最为动荡空虚的时候出现的一个反抗行动。

上述直言,但是论点却表述的相当好。然而,我们总是对未来有着希望:Tim Foxley便相当看好新内政部长的政见。

阿富汗内阁在上个月重组,办事效率高,没有贪污传闻缠身的Hanif Atmar从教育部长变成内政部长。Hanif Atmar的努力或许会被抗拒,但是却是对推动警察改革以及减少政府贪污有全面性的影响。

关于阿富汗政权制度改革的挑战,尤其是新一波选举人名额开放,预期将会在即将到来的2009~2010年选举中掀起热烈讨论。

译者:Levia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