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以色列:祈雨

经过了数月的等待,这个冬天终于在12月上旬降下第一场大雨,让全以色列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The Dry Bones Blog的作者兼绘图者Yaakov Kirschen写道

我昨日搭出租车回家,垂着眼思索着孟买的恐怖攻击、出自盖达的飞弹、犯罪组织、即将来临的选举、(以色列的总理Ehud Olmert)艾胡德•奥尔默特,还有逐渐崩溃的世界经济,我问那位司机:「对于现况,你有什么看法?」 他说:「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下雨,这是第一个到目前为止还没下雨的十二月!」 我完全知道他的意思,他已经对谈论现况这件事已经受够了。

Kirschen发表一个二十年前的绝妙老笑话,为中东的事物变化之缓慢增加了论点:

Rain by Yaakov Kirschen (The Dry Bones Blog)

A:如果没有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的暴动,我们那装模作样的政客、地震的受害者、Koor、还有可怕的失业,那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我们可以讨论的? B:一直没下雨? A:那是修辞上的问题。

在一篇名为「命运交织」的文章中,East Med Sea Peace的Liran写道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现在正处于干旱之中,我们已经度过了两个非常干燥的冬天,而第三个正缓慢的侵入我们的地区;这影响了每个人,我们都为水源短缺所苦。

Lirun谈论到干旱使得人民聚集起来祈雨,并拍摄了一段祈雨聚会的录像:

同时,Israelity的Nicky Blackburn回想起沿着Kinneret湖(加利利Galilee的海)骑脚踏车时,她注意到那里的水位已经缩减到呆水位。Kinneret湖是以色列最大的饮用水资源。

Blackburn写道

水都跑到哪去了?我们并没有看到任何潮湿的冬天来临的征象,现在以色列的天气就好像沙漠。这也就是佐敦谷(Jordan Valley)的Rabbi Shlomo Didi和苏格兰教堂的牧师Ian Clark及Kfar Kana的伊玛目(Imam;伊斯兰教的宗教领袖或学者的尊称)Muhammad Dahamshe,聚在一起尝试藉由联合祈祷来缓和缺水情形的原因。

Blackburn引述了当地饭店经理Shimon Kipnis的话:

我们看到海岸线后退,还有水位已经接近「黑线」。这件事促使所有的宗教联合起来向创造万物者祈祷,希望祂能赐给我们一个雨季。

「终于下雨了!」Israeli Mom昨天大喊着。

今天早上愉悦的起床,因为浓厚的乌云遮盖了天空。不会冷,是宜人的凉爽,每项事物都有着美好的雨水气味。因为只是毛毛雨,所以为了这神圣的半个小时,我穿上我的慢跑鞋出去,享受树木和花朵的清新色彩,甚至是我们的街道后面小径上的红土。太美了。

没有任何东西能比大自然更能使我们团结,并且提醒身为人类的我们。我们都为了上帝赐与我们这块干燥的土地雨水而感恩。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 提个意见

    如面对大陆读者,Jorday Valley还是译成“约旦河谷”比较好。译者应加强地理人文知识的补充。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