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及:Wael Abbas 拒绝和布什总统会面

本篇英文版原载于2008年12月5日

埃及博客、激进主义分子Wael Abbas,在他的博客上宣布,他拒绝了和布什见面的邀约。

以下是Abbas所写的内容:

我昨天接到一通来自美国大使馆的电话,邀请我和布什总统会面,是的,在欧巴马举行正式就职典礼之前,布什仍是美国总统。老实说,我虽然惊讶,却仍然记得布什曾经和伊拉克的一个部落客会面。他对那个部落客有兴趣或许是因为侵略伊拉克的情事,但是他为什么想见我呢?如果这个会面和我身为记者、部落客所以会对他有所批评有关,那这很有趣,但是和布什见面这件事本身并不是一件荣誉的事,既然如此,为何我要考虑见他呢?

布什不是我的总统,也不是我的父亲;他不是像他想象中的那样,是这个世界的合法监护人。布什不是荣誉的象征,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为了能见到他而感到光荣;和布什见面会玷污一个诚实的人的名誉,并不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我和布什互不亏欠,就算是他拥有我想要的东西,我也不想要了。我打从心里反对任何美国对埃及事务的介入,不论是好是坏。我只是想要他维持和平,并且停止支持埃及政权。停止对伊拉克的侵略,也停止所有布什对整个世界带来的灾难,对我来说,布什称Mubarak总统「和平的人」就已经很足够了。

我不是因为害怕被埃及一些政党批评,才拒绝布什的邀请,因为我可以很大胆的假设,我们埃及甚至没有任何像政党的东西。简单地说,我为何有兴趣见像布什这样的人?他不是曼德拉、甘地,也不是德雷莎修女(愿她安息)。

如果邀请我的是欧巴马,无意冒犯,但我会很高兴地接受。至少我能够见一个还没有取得政权而弄脏他的手的人。现在人们喜爱他,我会很高兴在他仍受到人们喜爱的时候见他。我会感到很荣幸去见美国历史改变的指标人物。他是真正的用民主方式选出的总统。这是从埃及开始,全世界都乐见的楷模。我甚至能大胆地说,欧巴马的胜利是自从非裔美国人的民权运动和相关象征(如Martin Luther King和Malcolm X)的一个新里程碑。但是布什是谁,他代表了哪些人?我服膺政治自由、个人自由,并且为压迫、暴力以及独裁专政战斗,至于布什认同了我哪些理念?

旧美国内阁知道他们即将下台,所以他们决定在下台前制造大混乱。他们还决定推崇一些激进份子,虽然这么做只是让美国使他们蒙受耻辱。他们想要在还能大出风头时,为他们的努力和成果邀功。我爱美国人,因为每当我造访美国的时候他们对我的作为和理念给予支持。也许美国并不是新闻自由以及政党的理想方案,但它的市民社会是一个值得研究与分析的有趣经验。

译者:gracelu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