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东欧:金融危机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08年10月16日

以下是英语博客圈回应近日中东欧金融危机的综合报导。

匈牙利

博客Central Europe Activ的博客Antal Dániel在10月13日写道

许多主要银行与保险公司透过欧洲政府协助纾困,现匈牙利政府将成为第一个欧盟会员国,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欧盟成员国财长会(Ecofin),匈牙利看来是全球金融危机中,受创最惨的欧盟会员国[…]。

匈牙利博客认为,近期的金融危机肇因于政治危机:

[…]2002 年选举阵营,包含执政的偏右与偏左派两方,均承诺将把1989年至2002年的经济成就,回馈更多给匈牙利人民,匈牙利公民党(FIDESZ)匈牙利社会党(Socialist Party‭ ‬)企图以预算政见与节税政见击败对手[…]社会党对于所做的惊人承诺达标率较高,将预算赤字降低10%,然匈牙利社会党在2006年选战中做出相同政见,以些微差距险胜,匈牙利社会党党主席吉尔桑尼总理(Mr‭. ‬Gyurcsány‭‬)坦言后来社会党的确欺瞒了选民,而他之后所作的严苛政策,并不受到匈牙利人民支持。[…]

「为了渡过危机,」博客Dániel表示,「匈牙利选民[…]必须强迫几个主要政党的制定更合理的公共金融政见与政策。」

博客Hungarian Spectrum的博客Eva Balogh写道,匈牙利反对党对金融危机缺乏反应:

[…]首先就从自由民主联盟(SZDSZ)的领导人讲起,又来了,他们似乎与现实脱轨,[…]就他们的说法匈牙利政府最重要的任务是改革,根据他们所说,改革便能解决一切。所以,他们离开联盟不就太棒了吗?今天,2008十月中旬,整个金融世界在崩溃边缘蹒跚,所谓的改革究竟是成就匈牙利还是毁灭匈牙利?[…]而这些琐碎的争辩,正在削弱政府企图维持国家平衡并避免引发恐慌的努力,跳过预算问题往前走更重要,眼前还有更多艰难的任务。

昨天,青年民主联盟(FIDESZ)主席维克多·欧本(Viktor Orbán)试着与一群重要的商业领袖解释,如果能将选举提前,而他顺利当选总理,匈牙利的经济问题将在三个月内解除,他将会改变经济困境,单就匈牙利的部份。单然,眼前的危机是全球的经济问题,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置身事外,匈牙利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匈牙利之所以没有像其它欧洲国家一样,受到金融风暴第一波冲击,乃因匈牙利银没有充斥着有毒证劵,而且匈牙利货币也不是外汇交易员与避险基金的最爱。然而现已经出现第一个征兆,欧宝汽车业绩下跌,导致欧宝(Opel)汽车匈牙利厂「暂时」关闭,然而主席欧本表示,其经济团队已经有了解答:大幅减税、减少官僚浪费税收、政府缩编、人士精简、有效控管金融等。错了,在这样的局势下,这些微弱的政见明显看出缺乏远见。

更糟的是,欧本谈及眼前危机的根本时,思考方式非黑即白,他明确表示自由经济政策是导致问题的主因,并激动地表示在部份民主并未发展成熟的国家,如中国、俄罗斯、部份伊斯兰国家等,前述都是成功的国家,并不像西方的自由民主国家崩盘。

以下文章是针对匈牙利政治人物对金融危机的响应,Eva Balogh回应青年民主联盟的七大诉求,以及吉尔桑尼总理的十二项计划:

[…]事实上,十二项计划包括匈牙利国家银行总理的请求,使这个计划更为重要,当然也几乎包括吉尔桑尼总理全部请求。[…]

这样的计划能否缓解全球金融危机,谁知道?信用市场的伤害已经造成,无疑会波及全球经济,但程度多严重、多长远,大家都在猜。

博客Hungary Economy Watch的博客Edward Hugh说明为何「匈牙利不是下一个冰岛?」:

[…]冰岛一旦熬过眼前风暴,亡羊补牢一番,未来的金融与经济仍然一片光明,我多希望匈牙利也是如此。[…]

[…]冰岛是年轻的国家,几乎是从孩童阶段开始成长,劳动人口大幅增加,但匈牙利则是相对年老的国家,高龄人口大幅增加,高龄层几乎是劳动人口三分之二,潜在劳动人口与总人口看来将持续减少。

这也是为什么冰岛遭受重创后,对未来影响力仍高于匈牙利,同时也说明长远看来,冰岛绝非匈牙利,我说这些并非要抨击匈牙利或是匈牙利人民,而是对一个我真正在乎的国家,点出其未来所埋伏的隐忧。

在博客A Fistful of Euros上,博客Edward Hugh发文响应国际货币组织将为匈牙利提供金融与技术支持:

[…]欧盟对国际货币组织加入表示欢迎,现况能做的实在不多,这样一来便能创下先例,我认为以目前发生的状况,很快地波罗的海、保加利亚与罗马尼亚都能援用匈牙利的例子。[…]

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苑

隔天博客Edward Hugh继续A Fistful of Euros上,响应国际货币组织的「破产管理人」角色:

根据国际货币组织昨天发出的警告,继冰岛与匈牙利之后,越来越多国家陷入危机,如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与立陶苑,似乎岌岌可危,都是国际货币组织的协助目标。[…]

就我看来,金融风暴对波罗的海的金融体系的威胁,正如其对保加利亚与罗马尼亚的冲击一样显而易见,必须立刻采取行动,基本上近期很难看到国内需求的复苏,这就表示这些国家必须仰赖出口生存,但就刚刚经历的严重通膨看来,这些国家如何恢复竞争力,而又维持对欧圆的汇率,将非常困难,因此我认为最好还是躲在国际货币组织的伞下撑过金融风暴。

博客Latvia Economy Watch的博客Claus Vistesen对波罗的海的状况提出完整分析

[…]当前的危机虽说是全球危机,但如果有任何地方震荡更为剧烈,绝对是东欧,而高居受创程度排行榜的,将是波罗的海三小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苑。这一点都不奇怪,早在2007年夏天,全球信贷危机扩散全球,许多分析师(包括各位读者)都为东欧无法因应危机感到无力,这样不幸的惨状延烧至今,益发成定局,所有人仅剩的疑问是情况究竟会糟到什么程度?近期一些征兆显示信用紧缩背后有只大眼监督,并在其眼下尽速协助东欧复苏,一如魔戒中索伦魔王紧盯佛罗多。[…]

不过最终对波罗的海而言,最急切的挑战将是如何控制损伤程度,更具体来说,如何从现今信贷危机引发的风暴中脱身,同时恢复经济竞争力。[…]

[…]对波罗的海而言,关键必然是控制经济衰退,并在外商银行歇业后,尽可能减少金融系统崩盘的危机,是否能稳住对欧元的汇率,这个问题实在很难回答,但有一件事情很确定,要将薪资与物价的通货紧缩失衡导回常轨,对执政当局将是一场灾难。

在三个国家中,拉脱维亚似乎是最脆弱的一个国家,最有可能溃不成军,并可能遭到邻近经济体无法预期的意外事件波及,希望事情不会演变成这样。[…]

乌克兰

在国际货币组织成长中的「待援东欧国家名单」下一位是乌克兰(见博客A Fistful of Euros 10月14号文章

博客Edward Hugh在稍早一篇详尽的评论中,列出乌克兰政治、社会与经济情况,「目前银行、证劵市场、信用紧缩等危机还很远(当然,对整体情况没有帮助或任何安慰)以下是博客Edward Hugh大略观点:

乌克兰近期发生的事件可能让许多观察员惊讶,毕竟乌克兰近几年经济表现稳定,国内生产毛额明显成长,因此现在乌克兰的情况基本上是意料之外。乌克兰一直遭到许多事件打击,同时乌克兰劳工大量外移,而长期以来乌克兰的生育率偏低,很显然乌克兰当地将面零劳工短缺、人口急速老化与劳动力锐减。但就我看来,我们现在所见的高通膨仍是不合理现象。

乌克兰的国内生产毛额自2000年来,成长了7.5%,与其它独立国协国家相比,的确比其它转变中的经济体更高,不过我们很快就会知道,这样的经济成长是不是建构在流沙之上。

博客Abdymok的Peter Byrne以一句马路消息作为乌克兰近日「银行业大混乱」的相关文章之首:「脑子正常的基辅人会把现金留在身边,」他接着说:

[…](乌克兰中央银行)总裁施德马赫(Volodymyr Stelmakh)10月10日表示,乌克兰现在的金融与银行业务相关情况,至少需要两个礼拜才能稳定下来。机率不大。

塞尔维亚

最后,同样也在国际货币组织病人名单上的塞尔维亚,以下是博客Edward Hugh在A Fistful of Euros说明

[…]简单来说,塞尔维亚并不是紧急个案,就像匈牙利,不过要特别说明的是,匈牙利政府表示他们并不像冰岛是紧急个案,乌克兰也表示他们绝对不可能像拉脱维亚一样需要支持,而根据拉脱维亚总理Ivars Godman所说,他们不是什么个案,不能与塞尔维亚相提并论。

好吧,总之有一件事情很确定,国际货币组织将派遣专家协助编列塞尔维亚2009年的预算。[…]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