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土耳其:向亚美尼亚道歉行动

armenia_genocide_memorial.jpg

亚美尼亚首都雅里温(Yerevan)的Tsitsernakaberd种族屠杀纪念碑

过去90年以来,土耳其政府长期否认鄂图曼帝国曾于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大规模屠杀亚美尼亚人,为挑战这种态度,数万名土耳其知识分子、学者、作家、记者与异议人士透过网络,共同为这场「巨大灾难」致歉。

这项史无前例的计划引发全球热烈谈论,从喝采至激怒反应不一,这是史上两场人类大屠杀悲剧之一,让Raphael Lemkin于1943年发明「种族屠杀」一词,Nova Scotia Scott解释道歉行动起因

三名土耳其学者与一名作家触碰国家最大禁忌,公开向自1915年起因大屠杀受害的亚美尼亚人致歉,近年来若有任何公众人物胆敢承认屠杀事件曾发生,都会惹上官司缠身,[…]可想而之,极端民族主义者已抨击这封道歉信,称之为「叛国」、「污辱土耳其」等。

道歉信内容经200位土耳其知识分子同意后,便公开于http://www.ozurdiliyoruz.com/网站上供他人联署,Ziya Meral在署名后于Denizens’ Corner表达支持原因

我身为土耳其人,生于七零年代,于法于理都不应为历史事件负责,…亚美尼亚人过去受苦时,我当然还没出生,但我仍属于土耳其这个族群,故无论我能做的事极其有限,道德上还是有责任。

我记得自己曾在亚美尼亚首都雅里温痛哭好几小时,没有任何理论基础,能帮助我面对从未毫无所知的历史与伤痛,当晚我站在一群亚美尼亚人面前,请求他们的原谅,不是因为历史行为,而是我个人从未知道、未在意、未听见他们的呼喊,这是我个人的道德错误,我为此感到抱歉。这种伤痛让我进入硕士班研究和解与记忆等议题,现在则继续攻读博士。

另一位土耳其博客Ayse Erin也说明自己为何参与联署

我只能赞扬这项计划,但也必须承认,两国迈向真正和解与了解的过程极为缓慢,过去90年土耳其也否认到底,未来还有许多事能做,但若参与网络联署能帮助情况前进一步,我也别无选择,只能从致歉开始。

土耳其记者Emre Kizilkaya在Istanbulian表示,自己并未支持此事:

就算在20世纪初,每个土耳其人都参与屠杀亚美尼亚人的行动,为何加害者的孙子女得向受害者的孙子女道歉?

…看过那些已签名的人,道歉行动某种程度而言已变成一个笑话。

难道Genesis乐团主唱Peter Gabriel的签名没有特殊意义吗?一个英国人为了土耳其的罪行向亚美尼亚人致歉?

Talk Turkey同样不支持联署,倾向成立亚美尼亚与土耳其共同历史委员会,特别提到对比联署致歉的反对活动

道歉或不道歉…或受他人道歉…[…]

但假若为反对联署致歉,就发起「我不道歉」运动,或是坚持亚美尼亚人才该道歉,这种作法就不太聪明,只会让土耳其人民更加不团结。

难道世界会依据两个联署活动而决定土耳其的价值吗?难道会因为哪个联署活动人数较多,就决定舆论的走向吗?

The Nevin Politology对道歉行动感到愤怒,从而回想起七零和八零年代土耳其外交官遭亚美尼亚武装份子杀害:

[…]我父亲是联合国外交人员,我们旅居国外多年,都生活在恐惧之中,亚美尼亚恐怖份子曾杀害逾200名无辜外交人员及其亲友,居住在加拿大期间,我得在警方戒护下才能去上学,家门外全天候都有警察站岗,我的家人曾接到恐吓电话、信件、污辱、仇恨、仇恨及无数仇恨,谁能把那些年还给我们?

亚美尼亚人的反应五味杂陈,亚美尼亚裔美籍专栏作家Harut Sassounian认为此事「是很好的第一步,但还不够好」,他在Huffington Post网站上美国的亚美尼亚侨民反应

有些人乐见这是很好的第一步,但也有人担心土耳其会借着简单的道歉,便企图掩饰种族屠杀责任,批评者亦指出道歉声明里的几点缺失:第一,声明内文回避「亚美尼亚种族屠杀」一词,称之为「巨大灾难」,第二,内文只提到1915年,而非1915年至1923年,第三,道歉是由土耳其个别民众发出,而非土耳其政府…

但他也认为道歉信有其优点:

这封信能教育长期对亚美尼亚大屠杀毫无所知的土耳其大众,与其依土耳其政府建议,成立两国共同历史委会,不如由土耳其单方成立委员会,让土耳其民众有个论坛,可讨论与挖掘祖先所犯的罪刑。

Unzipped也同意

虽然信中未提到「种族屠杀」一词,但已是土耳其学者跨出的重要一步,因为此事在当地仍是个禁忌,光是提及此事就可能遭到起诉或杀害。

另一位亚美尼亚博客Kornelij土耳其知识分子印象大为改变[俄文]:

土耳其有群当代知识分子违抗政府决定,为自身信念而入狱、著述、投书媒体等,…这种情况只存在于亚美尼亚人的梦中。[…]

我想多数人应该都受到真实情感而感动,我们不该认为所有土耳其人都充满伪善与谎言,…就算没使用「种族屠杀」一词,也不该贬低此事的价值,尤其光是签名支持,就可能因此受到威胁或头破血流。

Armenia: Higher Education & Science称土耳其的道歉行动为「勇敢的行为」,但并非每个亚美尼亚人都看法相同,例如Noni-no表示只愿接受包括土地赔偿的道歉[亚美尼亚文],Satenik在留言区里也同意[亚美尼亚文]:

土耳其人以各种方式犯下种族屠杀罪行,所以现在打算草拟一份道歉信,道歉应透过行动,而非文字,土耳其人可不是道歉完便了事,犯下了罪行,一定要用行动证明歉意。

Enotitan Revolution记得在鄂图曼帝国统治受苦的民众,对道歉行动感到很兴奋

这是国际承认亚美尼亚、亚述与希腊种族屠杀的正面迹象,真相再也掩盖不了多久了!

与此同时,这项计划也引起土耳其部分政治人物的愤怒,土耳其总统也面临有关血缘背景的质疑,Istanbul Calling指出

亚美尼亚问题似乎揭露土耳其社会最偏狭的一面,[…]隶属共和人民党的国会议员Canan Aritman更升高冲突,土耳其总统古尔(Abdullah Gul)拒绝批评网络道歉声明,认为联署者有权发表文章,该位议员便指控总统是「亚美尼亚人」,议员表示:「只要调查总统母亲的出身背景便会有结果」。

总统反应很快,回答所有土耳其人民无论出身皆平等,不过为了安全,他也补充强调,父母的家族做为穆斯林和土耳其人已「几百年」,太好了。(更新消息:总统已控告议员,象征性地求偿土耳其币一元,指称议员「严重诋毁个人与家族的价值、荣耀和名誉」。)

The Impudent Observer发表对此事的看法

当别人胆敢指亚美尼亚人在鄂图曼帝国遭屠杀时,大发雷霆就是在土耳其吸引注意力最简单的方式,[…] 故对土耳其社会而言,向亚美尼亚人道歉形同叛国,古尔呼吁各界讨论此事时保持平静,但就连他的温和言辞,也遭人指控他其实是个亚美尼亚人。

无论土耳其内部对此事反应如何,道歉行动对许多亚美尼亚人己带来正面影响,正如笔者在博客Blogian所言:

我居住在亚美尼亚西部,当我将道歉信打印出来交给我爸,他的第一个反应是:「他们夺走我们所有土地与记忆,最后只有一小群人向我们道歉,却还连『种族屠杀』这几个字都不愿意用?」但我意外的是他接着说:「我接受他们的道歉。」

四月初在美国丹佛大学一场纪念演说中,一群土耳其游说人士与社群领袖否认曾发生亚美尼亚种族屠杀,我有一位亚美尼亚朋友(公开自称为民族主义者)向听众表示,若土耳其人为了种族屠杀向他说「抱歉」,他将给土耳其人一个「亚美尼亚式大拥抱」。

我的朋友现在已欠两万土耳其人一个亚美尼亚式大拥抱,我们希望人数继续增加,让他花费90年都还不完。

armenia_genocide_survivor.jpg

亚美尼亚Armavir区域的种族屠杀幸存者

所有照片版权属于Onnik Krikorian / Oneworld Multimedia 2005-8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