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塞拜疆:纪念亚美尼亚古墓摧毁

一个可以追溯到9世纪的古墓地,位于阿塞拜疆的境外领土纳希切万(Nakhichevan,阿塞拜疆在亚美尼亚和伊朗间的「飞地」,即境外领土。与亚美尼亚、伊朗、土耳其相邻。–译注),被蓄意摧毁了三年后,博客回顾了这个古老文化的歼灭,并谴责世界舆论对官方企图篡改历史的此一事件视而不见。

NoThingfjord,土耳其博客,写道

今天是Djulfa墓地遭破坏三周年的纪念日。…这不仅是危害亚美尼亚文化的罪行,也是危害全人类集体文化遗产的罪行,别让它被忽视。

2005年12月10号至16号之间, 超过100位身穿制服的男子被拍摄到用长柄大锤、吊车和卡车摧毁Djulfa墓地。这段影片于伊朗的边界拍摄。

这不仅仅是一个全球性的文化损失,Ivan Kondratiev[俄国]说,破坏Djulfa墓地意味着改变纳希切万原住民遗产的历史

阿塞拜疆当局在整个苏联时期试图破坏这个古墓地,因为对他们来说,这个古墓地只是证明了亚美尼亚人在整个世纪是这片领土的拥有者,尽管阿塞拜疆苏维埃神话称此为自己的「古迹」…这个非常值得被称为奇迹的古墓地,甚至没有被阿塞拜疆列入建筑遗迹…苏联瓦解后,在卡拉巴赫(Karabakh)战争(亚美尼亚东北部一处全部被阿塞拜疆包围的地方,是亚美尼亚的「飞地」。当初苏联为讨好土耳其而将此地划归阿塞拜疆,1989~1994年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为此地的归属问题曾经发生战争,后来亚美尼亚获得胜利,驱离居住于当地的阿塞拜疆人。–译注)时,墓地的拆迁仍持续进行,终至最后彻底被摧毁… 。

一个伊朗的博客还说,Djulfa墓地是一段不愉快的过去,令人讨厌的证据

[获得纳希切万后,阿塞拜疆]甚至不容忍亚美尼亚人的墓碑。他们摧毁了1万2,000个亚美尼亚人的坟墓。这些独特的墓碑,有几世纪的历史,是亚美尼亚文化遗产的一部份。然而,透过摧毁这些墓碑, [阿塞拜疆]破坏了表示亚美尼亚人存在这片土地的所有迹象。 [Loosineh M.翻译自伊朗文] 」

iArarat,藉由讨论Robert Bevan所著《摧毁记忆:战时的建筑》一书,回忆起Djulfa墓地,这本书是他在德州大学教授民族主义和种族政治冲突的一部分内容。

…虽然读Bevan的书,我不可避免地被提醒这个目前在阿塞拜疆被摧毁的中世纪亚美尼亚公墓Jugha,阿塞拜疆士兵在长官的命令下,眼睛眨也不眨地开始摧毁和消除亚美尼亚文化的最后遗迹,好像亚美尼亚人从来没有在那里存在过,好像亚美尼亚人从来没有创造过任何东西,包括一些庆祝他们的信仰和纪念死者的东西…。

The Stiletto,一个曾获奖的博客刊登了破坏Djulfa墓地的研究,阿塞拜疆企图否认此破坏事件的存在。

本月初,阿塞拜疆的巴库举办了一次不为人所注意,为期两天的欧洲文化部长理事会的会议。会中讨论『不同文化间的对话基础--欧洲及周边地区和平与稳定发展』,在开幕式上,阿塞拜疆的总统阿利耶夫向与会者致词时,惊人地宣称: 『阿塞拜疆拥有丰富的历史和文化遗址,在这里获得适当的保存,许多工作正在朝这个方向进行…』

同时, nrbakert_tashuk [俄文]对于试图将当地其它的亚美尼亚纪念碑当作土耳其或阿塞拜疆自己的,感到哭笑不得。然而,Kornelij[俄文]说,亚美尼亚也要承担责任,因为他们没有参加本月初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会议

Unzipped对此也表示同意

亚美尼亚文化部未能藉由抵制这次会议告诉所有人这讯息。他们应该有效地抵制这场会议,提出适当的说明,解释不参加的理由;不然就应该参加,提出在阿塞拜疆境内的亚美尼亚文化遗产遭受破坏的重要议题,以及保护和恢复三个位于南高加索的国家[亚美尼亚、乔治亚、阿塞拜疆]的多国文化遗产。

djulfa-destruction-dec-2005.jpg

old-dilettante [俄国]说,Djulfa墓地的破坏,是阿塞拜疆企图消灭纳希切万的亚美尼亚遗产的最后阶段。在一篇有关乔治亚教堂的文章留言中,她写道

…现在,除了照片外,[在纳希切万]看不到任何一座亚美尼亚教堂,有些将近20年历史。所有的教堂都被彻底消灭了,所有的墓地、所有的纪念碑(khatchkars,上面刻有十字架及其它雕刻花纹图腾的纪念碑–译注)也都被消灭了。 谁还会说在20年内亚美尼亚人曾生活在那里? …就在不久以前,我的祖父还是那里的『当地人』。

同样回顾家族史的还有驻华盛顿的亚美尼亚记者Emil Sanamyan,他土生土长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他怀念遭摧毁的Djulfa墓地并说

在巴库的亚美尼亚人墓地的历史较短,但对很多人(包括我已在巴库建立家园将近有一世纪的三代家族)来说,更有直接的情感价值,却因为铺马路或新建筑而被铲平。这并不能合法化他们受到的不尊重,并造成了的感受。 Jugha墓地(最大的亚美尼亚古墓群之一–译注)的纪念碑不再竖立,轻易地被摧毁、肢解,扔进河里。他们(阿塞拜疆–译注)锁定目标并扫除最后所剩的亚美尼亚基地。

讽刺的是,博客/记者认为其它在阿塞拜疆领土上的亚美尼亚遗址可以得到保护。

我在想,也许亚美尼亚人应该以拆除在其领土上剩下的阿塞拜疆清真寺和墓碑,做为纪念碑以及其它亚美尼亚遗产的交换? 当然,一些阿塞拜疆的遗迹对亚美尼亚来说有文化价值,我不愿意看到它们消失。但是,还有什么其它选择呢?

响应上述的留言,Ivan Kondratiev[俄国]也说,如果阿塞拜疆人要清除境内亚美尼亚遗迹,他们至少能将这些纪念碑还给亚美尼亚,即使这种转让等于承认Djulfa的亚美尼亚人历史。

世人愿意面对蓄意破坏古迹吗?The Stiletto在她发表的有关Djulfa墓地破坏的长篇中提到,她寄望于美国欧巴马政府

我有理由乐观地认为, [欧巴马]的外交政策团队将对不断拒人于外的阿塞拜疆采取非常不同的反应,而不像对此事[关于Djulfa销毁]完全漠不关心的[当前美国国务卿]莱斯,这种态度则源于布什政府亲阿塞拜疆、亲土耳其的外交政策。 此外,美国提名国务卿希拉里[ … ]未来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则特别关注种族屠杀和阻止大规模杀戮军事行动的主张,而不是当屠杀持续快速增长时还在搞无效『对话』。哈佛大学教授Samantha Power,《来自地狱的问题:美国和种族灭绝的年代》(2002年)的作者,一直在幕后悄悄地建议奥巴马[ … ]。 殷鉴不远,有了这些妇女共同强调倡导人权和防止种族灭绝,欧巴马政府无法轻易无视或忽视发生在20及21世纪的各个国家正在进行及被鼓励的种族灭绝,以及,在阿塞拜疆和土耳其,针对曾经存在一世纪,而如今已然消亡的亚美尼亚人所留下来的古迹,正在进行中的「文化灭绝」。 更多摧毁前和摧毁后的墓地照片,可见www.djulfa.com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