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反对非法堕胎?反对女性?

就像在拉丁美洲其它地区,堕胎议题在巴西也非常复杂(报导一报导二),目前堕胎在巴西属犯法行为,只有在性侵害后怀孕或怀孕危及母体生命时,才可合法堕胎。国会议员正努力试图修改法规,让合法堕胎放宽至更多情况[葡萄牙文],但由于巴西反堕胎团体政治力量强大,现状在短期之内都很难改变。

虽然法律规范严格,但据信巴西每年进行逾百万件秘密堕胎手术,超过七万女性[葡文]因术后并发症身亡,尤其在巴伊亚州等地,女性死亡率是世界卫生组织标准的五倍以上,其中多数皆为非法堕胎并发症所致[葡文]。

A Mulher Crucificada, por Eric Drooker. Usada sob permissão.Todos os direitos reservados.

女性图片来自Eric Drooker,经许可后使用,版权属原绘者所有

埋葬死者,制裁幸存者

今年11月,巴西Campo Grande市共有超过1500名女性遭到起诉[葡文],其中30人在同一天因触犯堕胎罪遭判刑,讽刺的是,传言指这些女性遭判刑后,必须参与育儿机构的小区服务工作,否则就得入狱,Rosa e Radical[葡文]博客的Elyana便表达愤怒之意[葡文]:

各位能计算一下吗?在四个半小时内,陪审团判处四名女性有罪,还有1070人遭到起诉,我这一生还没见过巴西司法动作这么快,这些被告联署要求人身保护令,但全数遭到驳回。

另一篇文章中[葡文],Elyana引述知名政治杂志访问卫生部长José G. Temporão的内容[葡文],部长表示堕胎为公共卫生议题,认为反对者将此事与性别议题联结在一起,以下是Elyana引述的部分访谈内容:

[…]由于贫民缺乏信息与避孕措施,贫困女性最常在不安全情况下堕胎,堕胎对富有女性则是不能讨论的话题,都在相当安全的环境下进行,花费介于2000巴西币至5000巴西币之间(依据12月13日的汇率,1巴西币等于0.41876美元),贫困女性根本无力负担这个金额。此外还有性别议题,让我问各位:若男性也会怀孕,各位觉得堕胎问题仍然会无解吗?社会上怎么有些人敢说这个议题不该讨论?人命因此丧失,而我们却不讨论,现实就摊在各位眼前。

Mothers of the World, by Eric Drooker

世界的母亲图片来自Eric Drooker,经许可后使用,版权属原绘者所有

调查非法女性(也就是指堕胎)

不过部长的见解似乎与巴西许多政府人士及部落客相异,巴西下议院议长Arlindo Chinaglia于12月8日同意成立国会调查委员会[葡文],调查巴西非法堕胎情况

在Luiz Bassuma议员率领下,一群反堕胎议员联署要求成立调查委员会,联署书上共有220个国会议员签名支持,Bassuma和巴西总统鲁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同属劳工党,由巴希亚州(Bahia)选民将他送入国会。劳工党于前次党代表大会中,才决定采取支持堕胎的立场,故扬言开除Bassuma的党籍

许多自称反堕胎的部落客都支持国会议长的决定。

Jorge Ferraz在基督教博客Deus Lo Vult[葡文]赞扬议长决定设立非法堕胎调查委员会,他在最新文章[葡文]中表示:

现在正是时候,他们自二月起便不断讨论此事,我们应开始祈祷这件罪刑不再发生,社会也不再冷漠看待无辜孩子遭到谋杀。

「巴西全国无堕胎运动」执行长Hermes Rodrigues NeryO Possível e o Extraordinário[葡文]博客中,提到「国际社会对拉丁美洲堕胎议题的邪恶兴趣」[葡文]:

多年以来,有些人一直希望在拉美国家让堕胎变得稀松平常,甚至把堕胎视为人权,让女性有权力杀害体内无辜生命,[…]堕胎议题一直与人口控制连在一起,在1952年创设「联合国人口委员会」的专家中(作者注:这位部落客所指应为联合国人口暨发展委员会),Warren Thompson便认为堕胎是控制甚至减少世界贫民人口的务实方式。[…]如各位所见,支持堕胎是种强大的文化、政治及经济力量,让我们不知不觉成为疏离与操弄下的受害者。由于国会最近成立堕胎调查委员会,我们有机会拿出文件、报告和研究来消灭此种「社会弊病」,对抗有权势者的扭曲逻辑,捍卫无数生命免受野蛮虐待、剥削与谋杀的权利,这些有权势者无视世人拥有生存权的普世价值。

许多部落客不同意上述看法,相信国会堕胎调查委员会只懂得威吓女性,并侵害更多女权。

Blog Terribili[葡文]博客的Alessandra觉得国会议员Luiz Bassuma存有反女性心态,而在传统上政教分离的巴西国内成立堕胎调查委员会,根本是种宗教行为:

「国会堕胎调查委员会」听起来就是个很糟的笑话,笑话开头起自国会议员Luiz Bassuma,他向来反女性,把女性当做头号敌人,希望把她们全都像罪犯一样关进牢里,因为她们竟然对自己的身体和生命做主,但他忘记巴西向来政教分离,人们有权信仰任何宗教与否,他不能将自己的宗教信仰强加于任何人与任何女性身上。

Jandira Queiroz是位女权份子,在自己的博客Sapataria-DF[葡文]认为这个委员会在制裁女性及侵害女权[葡文]:

各位都知道,今年全球庆祝世界人权宣言届满60周年,也就在第11届人权会议前夕,我们却仍生活在声讨与惩罚女性的时代,[…]相较于过去,我们更要批评公开侵犯女性人权的行为,[..]]女权即人权!

「伪善导致出血,让堕胎合法,还我身体自主权,全球女性大游行」,巴西世界社会论坛外的标语照片由Gabby de Cicco拍摄,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Pedro CrossMulti-Eu[葡文]博客中,告诉我们有许多巴西女性国会议员反对成立该委员会:

女性国会议员反对设立该委员会的主要理由,在于该单位会揭露女性隐私,[…]女性议员抱怨先前从未听闻此事,也将质疑在此委员会成立之前,为何不依照顺序,先成立国会童工调查委员会。

极其复杂

有些部落客对巴西国内支持堕胎运动忧心忡忡,认为不仅违背生命权,亦扼杀未出生婴儿的人权,这些部落客除支持成立调查委员会,其中一人更指出,若巴西政府不遏阻国内非法堕胎,或甚立法允许堕胎,「国内人口恐将如俄罗斯一般逐渐减少」,Quadro Conservador博客的Marcelo表示[葡文]:

俄罗斯是堕胎主义者的天堂,所有共产国家都一样,完全开放堕胎,政府还会帮忙安排,就像共产时代百年鼓励无神论一样,人民完全没有道德障碍,结果很明显,国家因人口数下滑而面临绝望,俄国人会灭绝吗?正如我所言,政策若最终造成人口减少,本质上就是邪恶。

俄国人口是否真面临灭绝危机,或堕胎法是否导致俄国人口减少,至今尚无定论

Doa A Quem Doer[葡文]博客的Helder Moraes认为,犯下堕胎罪刑者,通常「欠缺道德、责任,也无法控制性欲」,但他支持遭受性暴力后允许堕胎:

我反对堕胎,除非是危及生命遭到强暴,因为女性不该生下不想要的孩子,尤其是出于邪恶行为下的孩子,但在其它情况下,都应该禁止堕胎!与其堕胎,这些女性应该懂得把双腿合起来!她们真是无耻,他们欠缺道德、责任、教育,什么都欠!所以才会怀这么多孩子,再不断后悔,并寻找秘密堕胎诊所。

Helder Moraes在文章中也提出他认为的解决之道:

我完全支持贫民若已有三个以上的孩子,就应该强制绝育,我只支持在危及母体生命与遭强暴时堕胎。

许多部落客和Orkut用户都支持他的看法,在博客上发文或留言赞同他的言论。

另一方面,「堕胎权阵线」等女权团体主张堕胎为女权,为自己的生活与身体做决定,Marcia e suas leituras[葡文]博客的Márcia Silva转载该组织部分宣言

无论是女性入罪或各种解放运动,都反映全球资本主义父系意识与宗教基本教义团体的反动力量,他们企图夺回过去的权利,并且掌控其它人,尤其是女性的身体与性自主,[…]生产与否应为自由选择,而非女性的责任,生产应该是种社会机能,政府应齐备各种条件,让女性能自主决定是否及何时要做母亲。对于想生产的女性,社会与经济条件均应获得保障,透过公共政策给予怀孕、生产与产后期间的协助,以及帮助孩童成长的空间,包括幼儿园、中小学、娱乐、医疗等。[…]女性不该因堕胎而遭囚禁、虐待或污辱!所有女性都该拥有尊严、自主权与公民权!我们会对抗女性入罪与争取堕胎合法到底!

「堕胎不该为罪」,照片来自堕胎权阵线

如上所述,堕胎议题在巴西非常复杂,涉及宗教、政教分离、人权、政治斗争与性别议题,正反双方目前共识有限,在与日俱增的社会论辩中,每个人很难没有立场,公开支持或反对者在博客上言辞激烈交战,有些自称反堕胎人士甚至在Orkut论坛中扬言,每个支持堕胎者都不得好死。无论各种言论如何针锋相对,我们都会继续关注巴西人权议题,并希望有最好的结果。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