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刚果:大规模杀人事件,媒体报导有限

去年刚果North Kivu省的战事导致25万民众流离失所,虽然后来逐渐平息,刚果其它地区却传出大规模杀人事件,乌干达游击队「上帝反抗军」(LRA)进入刚果东北部邻近苏丹边境的Haut-Uélé地区作乱,反击刚果、乌干达及苏丹南部军队于12月进攻LRA在Garamba国家公园周遭的基地。据非政府组织Caritas指出,自12月25日以来,Faradje、Duru、Bangade、Gurba、Doruma等城镇共有超过400人遭到杀害:

Caritas负责人Dungu-Doruma表示,这支乌干达游击队攻击天主教会于Faradje举办的圣诞节演唱会,隔天早上还回头继续杀戮行动,两天内造成150人丧生。

同一时间,Duru地区亦发生攻击行动,导致75人死亡与教堂遭焚毁。

Caritas指攻击行动沿着苏丹边界进行,包括Bangadi(48死)、Doruma、Gurba(213死)等地,当地天主教堂瞬时涌进6500位难民。

Caritas另提到,LRA会绑架儿童做娃娃兵。

Dungu地区的「无疆界医生组织」亦接获来自Faradje地区的讯息:

Faradje是座拥有25000居民的刚果北部城市,当地遭攻击的消息于圣诞节当晚传至无疆界医生组织,[…]隔天早上,居住在位于Faradje南方20公里小村Tadu的一位护士向广播电台表示,估计约1.5万人为逃离攻击涌入当地,并证实Faradje主要医师与一位公务员遭到杀害,据护士表示,许多重伤病患至今仍在当地医院内治疗,但医院遭游击队成员打劫后,相当缺乏医护器材。

非政府组织Caritas在博客上张贴三张由Emmanuel Bofoe拍摄的Faradje地区幸存者照片:

survivors-faradje.jpg

照片由Caritas组织的Emmanuel Bofoe拍摄

保育团体WildlifeDirect在博客Baraza上报导,游击队于1月2日攻击Garamba国家公园中心:

尽管国家公园骑警队与刚果政府军奋力抵抗,还是出现死伤与财产毁损情况,第一件消息指有8人死亡,包括两位骑警与两位园方管理人员的妻子,还有13人受伤,多数人皆为中弹,游击队死伤人数不确定。

遭破坏的国家公园财产包括几栋重要建筑物、运输通讯设备,以及燃料与粮食储备。

该博客在另一篇文章中,形容当地情况「比先前更糟」:

有一人形容,无法抵抗游击队攻击有如「捅到大黄蜂窝」。

Impunity Watch Africa博客的Dahee Nam报导,12月4日曾发生另一起攻击,所幸目标在游击队抵达前便已逃走,并未造成任何伤亡。

Humanitarian Relief博客的Michael Kleinman论及当地人道情况

除此之外,大约有三万人逃离这个区域,根据最近IRIN的报导,游击队死亡攻击导致刚果东北部居民大逃亡,援助机构难以前往需援助地区:「军队与游击队让人道机构难以运作,援助人员目前也完全无法进入部分地区。」

Kakaluigi是位在刚果东部工作的意大利传教士,他在名为「丑闻!」[法文]的文章中,对比同样是大规模杀害行动,媒体对刚果东部与加萨走廊的反应却不同:

在巴勒斯坦加萨地区,以色列在一周内只杀了400人,全球各地都出现示威游行,各种媒体都用血腥死亡照片轰炸我们。

在刚果Dungu-Faradje地区,乌干达游击队一天内便杀害400人,但全球各地都却沉默以对,媒体上没有一张照片,也没有一天哀伤。

La tribune du vaticinateur博客的Hugues Serraf也想[法文]:

若以色列一人之死得要数名巴勒斯坦人来偿,多少刚果人才能抵一具加萨尸体?

[…]刚果冲突一发十年,造成400万人身亡,每天还有上千人因粮食及卫危机而死,受到媒体的注目怎么会如此少?过去几周在LRA游击队枪下的271个亡魂(这还只是粗估),为何无法获得记者、分析师与示威群众的重视?

刚果东部的国际援助工作者在博客Stop the war in North Kivu中,思考「西方世界媒体和舆论为何漠视非洲战火」:

我相信西方媒体之所以沉默面对非洲冲突,其中隐藏着不可避免的巨大道德问题,若一地有500万人死亡,我们身为人类,有责任知道这件事确实发生,这是项道德责任,我们必须知道,就像我们知道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数百万犹太男女孩童在德国遭歼灭,但我们却不知道自1998年起,超过500万刚果人因战争死亡。

信息时代公民有权知道此事,受难者也有权诉说他们的苦难。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