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津巴布韦:一月博客摘要

大部分津巴布韦博客在新年一开始,关心的议题为津巴布韦经济与社会现况,也有部份博客持续追踪人权倡议者穆可可(Jestina Mukoko),在12月24日遭警方扣押后,已经三周行踪不明,她被指控训练叛军推翻穆加比(Robert Mugabe)政府。

Sokwanele的This is Zimbabwe博客新年后第一篇文章指出,津巴布韦卫生、基础建设与教育系统崩盘,文中描述两名津巴布韦人在圣诞假期的遭遇:

…他看见一个孩子站在路边撕心裂肺大哭,试着要拦下车子,身边有个大人倒在尘土中。
然后他停下来,原来旁边是孩子的祖母,病得很严重,小女孩试着想办法帮祖母去诊所或医院,她们走了几英里穿过树丛,而祖母再也走不动了,但孩子还太小,扶不动祖母,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哭,试着拦下谁帮帮她。
我的亲戚帮祖母上车,然后送她和小女孩到最近的医院,他们开了很久的车,而祖母一路上都非常安静,她病得那么重,全部的力气都用光了,才走到刚刚的路边,而小女孩就像我刚所说,又伤心又害怕不停地哭,不断地谢谢他,女孩的感谢让他觉得心都要碎了。
他把女孩和祖母送到最近的诊所,交给医生和护士照顾,但诊所可能没有药可以帮助祖母。我怕祖母可能撑不下去,小女孩新年可以快乐吗?我不这么认为。

文末最后许下2009的承诺:

我对这名素未谋面的小女孩承诺,在神放弃之前,我都不放弃,我承诺我会坚持下去,我希望这样承诺对小女孩有意义,但事实上,这根本无法触及她所遭遇的苦痛一小部份,这件事迫使她一夕之间长大了。

zimbabwe-mukoko-police.jpg

红色小巴挂着非洲南部的车牌,负责载运激进份子来回法庭与监狱(摘自Denford Magora's Zimbabwe博客)

Denford Magora's Zimbabwe博客(就是笔者)追踪人权倡议者穆可可逮捕事件,博客新年后第一篇文章表示穆可可至今还没受警方羁押,而是落入津巴布韦秘密警察手中,也就是中央情报组织(Central Intelligence Organization CIO)手里。

穆可可交由警方法律与秩序单位管束根本是个谎言,他们在2008年12月22日把一切匆匆忙忙翻出来,就是让整件事情有个程序上的错觉,哈拉雷(Harare)的中央警局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中央情报组织的间谍与武装警卫现在永久驻扎在绑架受害人所在的监狱,这仍然受到质疑,因为最初几周不太可能看到任何开庭审理,秘密警察中央情报组织首长对法庭表示,这是国家安全议题。
各位,事实上穆可可的案子在法院外私下解决,我们看到的法庭审理都只是作秀,我现在终于了解了。

博客中还提到,总统穆加比准备逮捕反对党领袖茨万吉拉伊(Morgan Tsvangirai),逮捕计划巨细靡遗,根据穆可可逮捕事件修改,同样遭到指控招募与训练叛军,推翻穆加比政府。

津巴布韦另一个博客Peace Love and Happiness哀悼津巴布韦经济仰赖美国,发文与津巴布韦的储备银行总裁对话,文章标题是「美金不会从树上长出来」,文中说明并透视津巴布韦的经济危机如何蔓延,以及津巴布韦人民如何重蹈以往破记录的通膨危机,预计下波将通膨可能破兆。

现在普通津巴布韦人可能会面临困难处境,不知是否该用不值一文的津巴布韦货币来支付以美金计价的房租、交通费、餐费、学费与医疗费,津巴布韦储备银行期望津巴布韦一般人民从哪获得美金?他们知不知道美金不是树上长出来的?在这个政策之前,津巴布韦人民已经饱受折磨,现在领津巴布韦币的人,却得用美金买单,对已经陷入深渊的津巴布韦人民而言,无疑是伤口上撒盐。这凸显储备银行总裁郭诺多残忍、迟钝而冷漠,他让大部分商品与服务以美金计价,领津巴布韦币的人民更加贫穷,陷入饥饿与死亡,而联合国千禧年计划的非洲新伙伴计划(NEPAD)消贫目标,更显遥不可及。你可能会猜,为什么这些人不拿津巴布韦币的薪水去每个街角都有的外币兑换处换美金,因为没办法,总裁郭诺限定每人每日可自银行提取的金额上限,这个数字根本没办法买到足够的美金。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