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津巴布韦:两岁幼童遭单独囚禁于监狱中

更新:根据美联社报导,尼佳‧穆特马告(Nigel Mutemagau)已经于1月14日释放,然其父母依然在狱中。

两岁大的尼佳‧穆特马告(Nigel Mutemagau,先前名字被当作Nigel Mupfuranhehwe,那是他母亲的姓氏)目前被单独监禁在津巴布韦最恶名昭彰的监狱,Chikurubi高度安全管理监狱。近三个月前,尼佳与他的父母一同遭到津巴布韦秘密警察中央情报组织(CIO)抓走后行踪一直不明,直到2008年12月24日他们出现在Harare的法庭上,洁思汀娜‧穆可可(Jestina Mukoko)与其它被抓走的运动人士也在。

尼佳的父母被依欲推翻罗伯特‧穆加比(Robert Mugabe)的「盗匪」罪起诉,这也是洁思汀娜‧穆可可面对的相同指控。这些指控根本就毫无根据。也担任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组织(SADC)主席的南非总统最近说到这些指控:「我们从来没相信过。」

两岁大的尼佳被单独监禁的Chikurubi高度安全管理监狱,即使在津巴布韦承平时期,依旧因其恶劣环境而恶名昭彰。然而,现在情况变得更糟。狱方没有足够的食物提供给收容人。他们尽力要让收支相符,就像是其他津巴布韦公部门一样。在这种情境下,狱方却说他们受到指示,不允许有人从外头携带食物给收容人(包括小孩)。不允许亲属会见那些特定的囚犯,包括两岁的尼佳。甚至律师也要努力争取方得进入,而当他们进入时永远都有一位州级官员在场。

然而更令人不安的是,记者由律师那传来的消息是,为了要使母亲坦承犯行,尼佳在狱中遭到殴打。律师说这个小孩需要医疗照护。

在这是津巴布韦博客上也发表一篇新闻,同一位律师提供有关他们努力促使被羁押者释放的详细时间表。这些努力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用。在这份时间表中,2008年12月30日是这样写的:

下午,律师们到Chikurubi高度安全管理监狱参访医疗团队。他们发现其客户并未依照指令被带往监狱医院,而是被单独留置在高度安全管理监狱。他们之中现在已加入了最后一批证实被抓走的人,Violet Mupfuranhehwe与她的两岁小孩尼佳‧穆特马告,尼佳现在也被单独监禁在高度安全管理监狱。

尼佳艰难的处境大幅受到主流媒体忽略,它们的注意力相当程度集中于洁思汀娜‧穆可可身上,她是遭到囚禁的运动者中最具知名度的。社会媒体在洁思汀娜‧穆可可的案子上一直特别积极,大多的津巴布韦博客在她失踪期间放上了网页小工具,提供电话号码给任何知道她下落消息的人打电话来通报。网络上也已成立好几个Facebook群组(最热门的目前有2242名会员)呼吁将她释放。共笔博客Sokwanele特别积极鼓励读者打电话给洁思汀娜的居住地警局,询问他们要做什么才能找到她。

尼佳的处境却大部分沦为脚注。我在个人的博客写道

上图这样一个可爱的小男孩目前身陷囹圄,关在津巴布韦最血腥与恶名昭彰的监狱里。[…]
把两岁大的小孩与其他谋杀犯、强暴犯与一些地球上最恶质的人一起囚禁关在高度安全管理监狱,让人匪夷所思。我不知道罗伯特。穆加比政府本身如何为其暴政来辩护,但我更震惊于对这整件事情我们自己的反应、我们的缄默与共谋。
津巴布韦,我们的愤慨到哪去了?我们的人道精神呢?在所有那些撰写到洁思汀娜‧穆可可被捕与审判的成千上万专栏之中,这名幼童仅是其中少数几篇里的脚注。他躺在津巴布韦最为恶名昭彰的监狱里的冰冷地板上度过每一天每一夜,被这个极为大声怒吼着要释放一位50多岁妇女(洁思汀娜)的世界所遗忘。

因此,我在自己的博客上开始进行一项请愿,将要在本周五(1月15日)交给津巴布韦检察总长,呼吁要释放这小孩,并给予他医疗照护,同时进入儿童福利机构。

我在这篇请愿的文章中陈述:

我要求我们至少做一些事情:请在这篇文章(下方)意见栏留下您的名字。只要您的名字。我们将会搜集所有的名字,呈交给津巴布韦检察总长托马纳先生(Tomana),要求小孩要立即被送到儿童福利机构,并被狱方释放。

我也在津巴布韦人社群(特别是在国外者)特别积极活动的Facebook上,贴了一则警急通报。我是抱持希望的。不管怎样,都没有道理把一名这么幼小的小孩关在监牢,让他独自坚禁。我的概念是要将这个如此无助的小孩悲惨际遇公诸大众,狱方将会引以为耻而采取行动。

津巴布韦检察总长拥有权利让小孩获得释放。即使小孩的释放附属在母亲严格的保释条件之中,也比将这幼童留在现在的地方要好。如我说的,我保持希望。还有其他有影响力的津巴布韦政治人物已经开始关注这件事,而我相信到了周五,我们可能看到一些进展。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