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你现在在做什么?」已经成为一个禁忌问题

随着世界经济进入衰退期,地方汽车工业不景气,甚至连百货公司都为了减少开销而缩短营业时间,更别提塞满新无家可归者的临时设施公园网络咖啡店,许多日本人已失去了他们对未来的希冀。

在一篇得到许多读者同情[日文]的文章里, 博客 koheko深思全国和全球性经济衰靡对于朋友和同事的情谊上有何影响[日文]。这位博客解释,不仅物质生活变得艰难,而且人们交谈也变得困难,如许多主题-特别是和工作相关的-现在变成一个禁忌:

在新年期间,我首次与许久不见的朋友见面,我很高兴获悉他们过的很好。但同时,我们都已迈入三十大关,有些事情让我很在意。首先,最有趣的是,或者应该说令人震惊的-对我来说是一种复杂现象-但是「你现在在做什么?」 似乎已成为问不出口的问题。

或许是这段期间的特征,但当10人左右集聚的话,当中一定有一两个人过着飞特族的生活。我猜测是对那些人的关怀,正因如此,(当遇见我朋友时)「现在在做什么呢?」是避讳句,人们也尽其所能的避开有关工作的话题。

说到这个,在聚餐中,我有个朋友带了他的女朋友来,向他们询问「婚姻」也是一个忌讳。之前才有个朋友介绍他女朋友给我认识,当我问她,「所以您要结婚了?」,当场的氛围突然变得很不自在。当时在场的人之后告诉我, 「你不可以问人那种问题!」 真的?

追忆往事不是一件坏事,但是那样的[交谈]不会持续。大家尽全力拚命了活着,而且我猜测他们有很多事要思考。与老朋友有工作上的联系也不是一件坏事。可是,这在我的朋友里也是一个禁忌。我猜测这是一种避免彼此互相伤害的不成文规则吧。但我怀疑,那些在老朋友之间的工作联系是否真的能长期持续下去。

有段时间,身为研究员的我,没有办法独立维持生计,所以每当我会见朋友时都会感到极为紧张。当时在一家公司工作了三、四年的朋友曾嘲笑我不稳定的处境,并且制式的说:「你真幸运,有轻松舒适的生活!」,当我[解释着]回应说:「这很不容易,你知道吗?」,他们会嘲笑我,「你别开玩笑了!」。公司雇员的地狱生活,很明显地,我无法理解。

那些是悲惨的回忆,但多亏了他们,让我从那些经验学到教训,并变得更坚强。那时候,我曾经感到愤怒,但是我也强烈地感觉到自己是个容易受影响的人。我自我反省,自己的言词没有说服力,所以他们才把我当傻瓜吧。

所以我认为: 今年我将试着对人解释我在做什么,事着让他们了解。当他们谈论他们的困难时,我也将当一个良好的听众。然而在我理解前,成为研究员的过程似乎不被认为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面对最困难的时期的是那些公司职员,更惨的是没有工作,必须每天忍受其它人的轻蔑的那些人。

到了第三、四次聚餐时,参加人数下降了,同时交谈内容渐渐地转成负面。我那时猜测,大家都在忍耐吧。我相当详细的被告诫了公司是个怎样令人讨厌的地方。老实说,我也有想要抱怨的事,但这不是适合我提出意见的氛围。真正可怕的是,在整群朋友之中,没有一个人在公司中工作感到自豪。

我们就这样为三十岁揭开了序幕。在我们的二十几岁时,大家都开足马力地向前跑,为未来做长远的计划。但现在疲劳累积了,我想我们都累了。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考虑怎样度过以后十年,构想明亮的未来。大家只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该如何生存下去。

我必须怀疑,日本是否真的是一个富裕的国家?真是个谜。 至少在这里在生存的我的朋友之中,我们不认为自己是幸福的。 践踏在下个人的身上后通过,但你可能也随时被践踏,这是我们的生存方式。上司不能信赖,而部下对你说的所有话都令你恼火。我猜测并非大家都处于这样一个可怕的情况,但至少在公司工作的那些人之中,这些说法更能接近真实。

当我谈论我现在的工作时,我微笑。能够这么做对现在来说好像是很奢侈的事。但这也不是无法实现的事。在遇见30岁的朋友们后,我想着十年以后希望能够谈论「我现在在做什么」,并且能问他们同一个问题- [我对自己许下心愿],然后我离开聚餐。

这篇网志经过该博客允许翻译。

译者:Chiao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