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派遣村,派遣员工失业收容村

日本从去年除夕到今年1月5日,有超过300位失业民众,聚集在东京都日比谷公园所开设的过年派遣村。这些暂时栖身于派遣村的村民,都曾经是派遣员工一族。过去几个月内,拥有不同工作经验且不论年龄的男女派遣员工,相继遭到企业的裁员命运。(根据估计,从去年10月至今年3月为止,将出现85,012名派遣员工遭到解雇),一部份原因是受到全球金融风暴的影响,另一部份则是因为对于派遣员工规范体制不善管理[日文]。

除了传统的日本媒体提出以上两点原因外,一些博客也强调另有其它。那就是,企业雇主必须支付大笔中介费给派遣中介业者。博客韦驮天太助提到:派遣员工基础体制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他甚至强调,日本媒体为何将矛头指向社会体制,却不探讨导致派遣员工被裁员的其它关键因素:

媒体连日来,报导着过年派遣村的新闻。由于是与每个人切身相关的话题,我盼望媒体界能够确实做好报导工作。看着比自己年轻的一代无家可归,沦落到露宿街头的画面,实在令我感到辛酸。但是,我却怀疑媒体对于派遣村的报导,是否有真正切入到问题核心点所在。

对于媒体,我感到不解之处在于,报导内容中,将批判矛头指向那些解除派遣员工契约制的企业主,却不针对派遣中介公司,进行一连串的追究责任呢?(难不成,我接获的情报有所偏颇吗?)派遣业者与企业雇主间有签订契约。然而,却与派遣员工之间,没有任何契约关系存在。派遣员工能赚取多少时薪,是由派遣公司来决定。而企业雇主则依照与派遣业者间的契约条款,支付业者一定期间内的人力中介费用。[…]

派遣业者在赚取大量中介费的同时,业者又为派遣员工做了何种服务呢。只是将派遣员工送上企业雇主门口,仅此而已。[…]

中介业者对于派遣员工,完全没有提供任何的企业就职训练。而业者在无需做任何中介服务的情况下(?),光是靠提供派遣员工给企业主,就能天天(连睡觉时间?)获利大增。如果禁止企业雇主对派遣员工裁员,将会导致企业全面停止对派遣员工的雇用。对于那些谋取暴利的买卖,不对,应该说是高收益商业模式的派遣业者,媒体为何不进行批判呢?企业不是因为派遣员工薪资便宜才雇用(薪资绝对不便宜)。直接了当地说,是因为企业雇主随时能向派遣业者解除契约导致。 […]

景气好时,这奇妙的三方(企业雇主,派遣中介业者,派遣员工)关系(?),极有默契地运作着。然而,这次之所以会引爆问题,是因为同时期发生大量的契约解约潮、导致派遣业者无法再介绍派遣员工到别的企业工作。我认为,需要强制要求实行安全措施的对象,不是企业雇主本身,而是派遣中介业者。但是,媒体净是单方面地追究企业雇主的社会责任问题。

同样地,博客Shino Kichi,他藉由过去曾担任派遣员工的经验,探讨此类问题的症结所在: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由于派遣员工失业问题,造成在当今社会成为热门话题的状况。我总觉得,派遣业者所抽取的中介佣金,相当可观。我不清楚丰田或是佳能等大型公司,在雇用派遣员工方面的情形。但在过去,当我也是名派遣员工,而被企业正式采用为正职人员时,中介业者从我获得的薪资中,抽取将近35%~40%的佣金。[…]难道媒体不应该针对调降佣金的部份,进行议论吗?

2009年1月1日过年派遣村的晚间情况 @ Hakenmura

另一位博客Canada de Nihongo,将日比谷公园过年派遣村的现况做为出发点,论述这起事件之所以会发生,与政府的政治责任密切相关:

正如预期的,日比谷公园开设的「过年派遣村」内,大量涌入遭裁员的300多位派遣人员。由于派遣村只准备200人份的食物,僧多粥少造成日比谷公园呈现恐慌状态。为此,政府不得已,只好将厚生劳动省位于附近的讲堂开放出来,供失业者做为临时居住处。 […]。

对于「过年派遣村」的对应,日本政府效率牛步。倘若我们继续保持沉默,我想政府除了将厚生劳动省的讲堂开放以外,就再也提不出任何具体解决对策了。那些失业群众,分明是执政党﹝自由民主党﹞失败政策下的一群牺牲者,如今他们惨遭裁员,政府和执政党,却俨然一付置身局外的态度,让我们看清政府和执政党的本心。

「过年派遣村」内,有200名义工协助失业者每日的生活管理,包含提供饮食及安排夜晚的暂栖之处。其中一位义工在博客Tone Nikki上,纪录下派遣村内每日发生的事(附加许多照片)。而在1月2日的日志中,他对于日本媒体在派遣村中所做的报导,记下了个人观感。

今天,民主党代表代理菅直人亲自到派遣村,花长时间与失业村民们进行直接对话,并接受媒体采访问答。[…] 媒体却将焦点只放在菅议员与「派遣村村长」汤浅先生等有名人的镜头而已。如果媒体能够深入报导村民、「委员」、及义工的状况,那该有多好。我猜想可能是因为只有摄影师前来拍摄,而记者却未出席现场的缘故吧。

那位义工进一步地在日志中,纪录下他和T先生的友人(网吧难民过来人)之间的谈话内容。那位友人向他解释在如此困难情况下,特别是失业女性们,面临极其恶劣的处境。

我曾和T先生的一位青年友人(年约30岁?)聊过。听说他被裁员后没多久,透过谈判,最后又回到工作职场。他曾经是 网吧难民过来人。根据他的情报,与他一样被裁员的年轻女性相当之多。当中有一部份人,转而从事色情行业或是开设个人工作室。而剩下什么都不能做的人,只好整日泡在夜间的麦当劳或是网吧里。听完他的一番话后,我建议: 与其这样还不如回到父母亲身边。但是他却对我说:「她们都是有家归不得的一群。因为,大家都有难念的经。」我顿时哑口无言。。。这么一来,她们就没有容身之处了。

Flickr 使用者id:Photowalker于个人网页内,上传许多派遣村有趣图片及失业员工抗议情况。

校对:Soup

1 则留言

  • so j gov is likely one reason why many many j chicks r changin their career to porno industry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