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美国:移民的公民梦

每年都有无数偷渡父母带着孩子进入美国,这些孩子虽然没有合法身分,仍能就读公立学校,虽然他们从小在美国成长,对别的国家毫无所知,但长大成人后,仍可能遭遣返回到出生国。

基于这个现象,国会提出「梦想法案」(DREAM Act),希望让这些孩子成为合法居民,若是通过立法,受益学童至少65000人,不过法案在2007年遭到驳回,类似法案先前在2001年与2006年闯关亦未通过。

美国新总统欧巴马(Barack Obama)就任前几天,超过65.5万人参与互联网投票,以决定美国社运网站Change.org未来一年应关注的议题,在DreamACTivist.org与其他互联网移民运动人士尽力宣传下,通过梦想法案也列入前十大议题之中。

攸关个人

Prerna是加州的研究生与这项运动成员,她对个人博客No Borders and Binaries的自述是:「参与支持移民的互联网运动,并对抗仇恨团体所散播的仇恨与愚昧,希望推动有意义的移民改革」。

Prerna在DesiCritics网站上写下自己要留在美国的难处,虽然所有家人都拥有合法身分,已经24的她却无法申请合法居留权,唯一选择只剩下结婚一途。

她还提到其他个人困境:

我的出生地斐济认为我是殖民者,并不属于那个国家。

虽然我未曾涉足南亚任何国家,但我祖先来自的印度、巴基斯坦与孟加拉国却已将我视为罪犯。

我在美国待了将近十年,但美国不断要求我拿出绿卡和九位数的编号,才愿意接纳我,无视我所有家人都是纳税公民与合法永久居民。

Somfolnalco是位墨西哥移民,在2007年获得大学学位,他在个人博客Documenting Me中质疑,究竟什么算是「非法」途径:

我想藉此机会澄清一件事,我并未受法律禁止,既然如此,为何我甩不掉「非法」这个错误标签?因为它让一切变得简单,将我列为「非法」后,便剥夺我成为社会的一部分,我失去人性色彩,也就让他人更容易拒绝给我权利与身分,拒绝让我存在。

Marip0sa同样没有合法居留文件,她探索了自己与「合法」美国人之间的异同。

美国各地还有许多人为相关议题在博客发声,例如宾州的Maria M.在Give These Kids a Chance博客解释「梦想法案」的意义;加州的El Random Hero在博客American Wetback叙述「绿卡婚姻」;Alexander Spero也在个人博客Dreaming to Live分享他的经验。

YouTube网站上也有梦想法案相关争议内容,洛杉矶加州大学学生在以下录像吐露他们的故事,这段录像也曾在2007年5月的国会听证会里播放。

2007年7月,加州学生亦张贴多段录像,记录为梦想法案的一星期禁食活动。

「梦想法案」公平吗?

VivirLatino博客的Maegan la Mala表示这项议题很切身,因为她的朋友也在法案影响范围所及。

我有朋友即将从大学毕业,但却找不到工作,因为没有合法居留文件;我知道有学生即将从中学毕业,但却无法申请大学,因为没有合法居留文件,我一方面担心是否该只允许特定族群的移民取得合法身分,因为这似乎鼓励阶级主义,只容许「受过教育的移民」走出非法阴影,但另一方面我又觉得梦想法案很有价值,能帮助新一代的移民进步,我们不都该拥有让自己更好的机会吗?这不正是「美国梦」的精神吗?

Maegan la Mala另提到,这项法案还有一个问题,即要求受益者必须从军。

虽然梦想法案有不少支持者是移民,latnszzl在Latina Lista留言表示,虽然她来自移民家庭,但梦想法案将成为社会「负担」:

我支持给予人民机会,但许多移民来到美国接受更多教育,可是经济目前如此艰困,教育经费正不断缩水。

除此之外,当美国人到其他国家申请居留时,有获得同样的机会吗?我想没有,许多国家都实行双重标准,拒绝让外国人在教育机构里就读(我并不支持此事)。

校对:nairobi

2 则留言

  • […] 就像我们每年有无数农民工带着孩子进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一样,每年都有无数偷渡父母带着孩子进入美国。这些孩子虽然没有合法身分,仍能就读公立学校(这一点跟我们不一样)。虽然他们从小在美国成长,对别的国家毫无所知,但长大成人后,仍可能遭遣返回到出生国而遭受一系列的困境。 […]

  • […] 就像我们每年有无数农民工带着孩子进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一样,每年都有无数偷渡父母带着孩子进入美国。这些孩子虽然没有合法身分,仍能就读公立学校(这一点跟我们不一样)。虽然他们从小在美国成长,对别的国家毫无所知,但长大成人后,仍可能遭遣返回到出生国而遭受一系列的困境。 […]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