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危地马拉:赏鸟经验谈

guatebird.jpg

照片由Bob MacInnes拍摄,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在危地马拉有愈来愈多人赏鸟,还吸引着许多来自全世界的游客。这些赏鸟者发现到漂亮景致中有这么多样的鸟类,通常非常兴奋。危地马拉的鸟种数目超过700种。这些狂热者中,有许多透过博客开始写出他们的赏鸟经。

危地马拉赏鸟博客解释道为何危地马拉如此吸引着自然爱好者:

生物多样性让危地马拉能够跻身于全世界自然资源最丰富多元的25个国家。数百万的物种生活在其多样的生态系中,超过700种鸟类、哺乳类像是美洲豹、貘,与许多种类的爬虫类与昆虫。

莱卡赏鸟博客的Jeff Bouton于危地马拉Petén省赏鸟行期间,对鸟况很满意,并且度过愉快的时光

我们在危地马拉Peten的Cerro Cahuí保护区早上的赏鸟行很不赖。那里是超棒的地方,我们乐于观赏着热带特有的种类,像是红喉蚁唐纳雀、灰头唐纳雀、王霸鹟、灰冠霸鹟,与金冠王森莺,牠们会与比较常见的新热带区候鸟一起出现,像是木兰林莺、食虫莺与黄腹地莺,以及黄腹蚊霸鹟与大冠蝇霸鹟。在某个赏鸟点我们见到令人惊叹的育雏画面,而到处都是我们没见过的新鸟种。

同时以「追鸟人」著称的Rob Fergus说着他在Santiago的经验,Santiago是位于阿蒂特兰湖(Atitlán)附近的小村落,那里让他得以看到并了解到这区域的鸟类

楚图希尔族(Tz'utujil)的马雅小镇Santiago Atitlan座落于阿蒂特兰湖岸,在楚图希尔语意思是「众鸟之家」。我们问了很多当地人这个名称从何而来,他们说这里的鸟类原先极为丰富,还在茅草屋的屋顶上筑巢。大多数我们能够交谈的对象,他们与森林或田野的连结并不像他们祖先那样紧密,所以我们无法像我们在Mopan或Q'eqchi'地区一样,挖到那么多的鸟类名称与故事,但我们仍旧搜集到一些有趣的说法,他们用蜂鸟当作治疗癫痫的药方与爱情灵药!

另一位赏鸟人Bill Thompson, III在他名为Bill of the Birds的博客写到他如何在危地马拉度过生日,以及他所收到来自于大地之母的礼物,因为当天他看到了一种最稀有的鸟类:

2008年初最棒的时刻之一就是我生日这天在危地马拉的Flores镇看到蝙蝠隼。蝙蝠隼是热带地区颇为常见的猛禽。事实上,牠对我而言算是个得分点,我至少到过牠所分布的中美洲区域赏鸟五、六趟,却半只也没看到。我去堤卡尔(Tikal)遗址的两趟个别的旅程中都很惊讶地见到牠一个较大(也更为稀有)的亲戚─橙腹隼,但蝙蝠隼已让我神魂颠倒。

赏鸟不仅是个嗜好,也是保育物种的重要活动,诚如Dear Kitty所说明的:

<blockquote康乃尔大学的鸟类学家获得危地马拉一间人类学研究机构─人类学与环境研究基金会(Foundation for Anthropological Research and Environmental Studies, FARES)的邀请,来此记录了184种鸟类种类。这个保护区保有中美洲最大的原始热带森林之一,也有El MiradorTinta这样的重要马雅人类学遗址,康乃尔的研究人员就集中在此进行调查。鸟类计数可能对于此保护区长期的生物多样性保育计划有所帮助。</blockquote>

godoy.jpg

照片由Arturo Godoy拍摄,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除此之外,森林野火与制毒行为正摧毁着这块有着如此可爱鸟类生活于斯的栖地。许多人试着要加强大家对这片脆弱栖地的关注,包括一些博客也是,如Arturo Godoy。他推广El Mirador – Río Azul国家公园的一项行动,这行动试图要透过其Facebook档案告诉大家栖地破坏的起因

我们正在扼杀Petén的森林。今年在干季期间预期会有较大的森林野火。我们需要志愿者、真正的战士,为保育与生命而战斗。我们需要他们协助去除44公里长的裂痕,也把这讯息散布出去给在设备与物资上可能给予协助的组织。请与我们保持联络Ing. Francisco Asturias:fasturias61@hotmail.com或者打这两支电话号码5480-4875与5837-0637。也欢迎您成为Mirador un Parque Fantásticoon在Facebook群组的朋友。

类似这样的行动协助确保在未来世代里鸟类的栖地依然安好,让许多来自海外的赏鸟游客来此倘佯其中。

校对: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