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韩国:失业。

随着经济的不景气,失业变成网民谈论的话题之一,人们都如何对付这样的情况呢?

Aspan发现其他享受失业的方法。

从去年的11月17日开始,我已经失业两个月了,我从工作了十年的公司辞职了,公司从我的故乡大邱(Daegu)搬到首尔,我不能离开这个地方,所以只好辞职了,虽然觉得尴尬,却也感到自由。我在过去的十年里努力工作,我安慰自己就当作是教师放公休假那样,好好的休息。家人的角色因为我的失业而改变了,就像你猜想的,我老婆开始工作,我们两人的角色交换了。换句话说,我全权负责家务,例如照顾三岁和五岁的孩子,现在我了解,照顾活力充沛的孩子并不简单,我很庆幸(?)能够认识到家务工作的真面目!

跟孩子们打仗揭开了我失业生活的序幕,我爱我的孩子,我很高兴能有更多跟他们相处的时间,所以失业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糟,但有时也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感到痛苦。多数失业者会因为领失业金而觉得羞愧,他们在领失业金的场所感到心烦。我们全都知道我们失业了,但他们用残忍的方式提醒我们这个事实。我们不是在乞讨,但这样的情况让我们伤心。为了领取每两个星期提供的津贴,我们必须准时到达一个公共场所,提出证据来证明我们每天都努力在找工作,经过认证后,我们终于拿到失业金。我每次走出就业帮助中心时,都忍不住羡慕其他欧洲国家的人,他们有权申请数年的失业金。另外,我会感到伤心是因为人们看着我的眼光,其中说着:为什么应该要为家人带回薪水的人会待在家里。我难道不能有充电的时间吗?当我终于跟之前一直请求我申请信用卡的公司申请时,他们竟然拒绝我了…我们的社会对失业者感到不自在。

虽然有伤心的经验,但也有很多其他的事。失业生活的开始,让我想到以前梦想要做的事。我喜欢远足,但因为工作所以没有机会尝试,失去工作后,我开始每个星期去爬山,我的健康状况因为过去十年的工作压力而不太好,现在我因为健康好转而感到高兴。[…]

有些人享受这样个情况,当然多数人不这么认为。有一本名为逃离失业的书出版了,其中描述了一位失业者在韩国的生活,以及如何找工作。它被称为希望之书。以下是一首诗…

凌晨四点听着收音机,打开计算机一整天,紧张地,我变成不思考的傻瓜。没有希望。我似乎要疯狂了。我觉得一切都结束了。
前往协会的途中,我看到一个在地铁里行乞的老人。以前,我为他们感到难过。但现在我有不同的感受。可能是我… 我为自己感到难过。我觉得甚至连同情都是一种奢侈。
我原本想为了帮助人而活着。但现在…我最大的愿望是别给其他人带来困扰。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