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秘鲁:森林保留区警员死亡事件

秘鲁农民先前非法占领Lambayeque地区Pómac森林保留区的土地,后来有三名警员[西班牙文]于1月20日遭农民杀害,这些警员带着法院命令,要求当地数百家庭迁离,结果遭到农民开枪攻击。此事成为新闻头条,尤其是这些农民手持武器(有些人声称是来福枪),部分人士要求警政署长与内政部长下台,因为先前已有报导指警方将遭遇反抗,但警员前往时仍手无寸铁[西文]。此事也成为秘鲁部落客的讨论话题。
Lapicero Digital部落格的Silvio Rendon谴责此事[西文]:

这些警员是遭到蓄意杀害,与去年农民罢工情况并无不同,警方应该要知道社会与他们同在,无论是员警或农民遭到杀害,都会受到严厉谴责…看到同僚身亡,警方的第一反应是呼吁捍卫人权。

Casi Un Blog Mk.II部落格的Eduardo Villanueva坚称警方行动为临时起意,认为内政部长的解释不够[西文]:

警方曾抱怨资源不足,甚至到了吃不饱[西文]的地步,让情况更加复杂。警方指挥系统要负很大的责任,内政部长必须出面承担责任,不必为辞职而辞职,但若解释不足以说服大众,部长就该好好去过退休生活了。

Suana Villarán表示国家不需要英雄,此事突显 政府不在乎警员性命[西文],她也提到其他化解冲突的可能方法:

情况很严重、也很危险,国内冲突案件每天增加,避免冲突、了解冲突种类、成员、诉求、期望,再采取负责任的行动来达到共识,这是政治与政府责任,而非警方之责。

Mr.T在Querido Pueblo Peruano部落格分析现况,指出土地占用在秘鲁屡屡发生[西文]:

例如土地为军警所有,一群贫民拿着秘鲁国旗与席子坐下,开始大喊「水源与下水道!水源与下水道!」,因为他们是贫民,许多人施予同情,把土地给他们,而又有社会学家出来表示:「资本主义正在崛起!五零年代前来的新中产阶级留在这里」…问题在于这些入侵者并不贫穷他们其实拥有完整网络的土地走私者,是个企图窃取国家土地的投机事业。如果国家退让,当他们架设水源与下水道后,每平方公尺土地价格会翻十倍,这不是贫民占地,而是道德沦丧的失控市场机制。

Javi270270 ¿ Qué pasa?部落格的Javier Fernández则受这些事件触动[西文]:

两名警员之死着实可悲,我只能看这段残忍影片一次,因为太过强烈,我见过许多模拟类似情况的电影,但这次是真实事件,真实总比虚拟更强烈,我决定在愤怒与挫折此时暂时不动笔(但我还是写下这些字句,抱歉)。

这些屯垦者近七年来造成的损害难以计数,对部分考古遗址的伤害也无法弥补,生态系统也得要时间才能回复,一如《El Comercio》报导,因为司法体制牛步,至少仍有非法屯垦者尚未搬迁[西文]。

校对: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