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来西亚:向登革热及屈公热宣战

面对登革热案例与日俱增,马来西亚政府发起登革热意识提升运动,上个月全国通报4521起个案及13件死亡案例,去年马来西亚则共有49335染病个案与112件死亡案例,是该国史上最糟情况。

除了登革热之外,屈公热(Chikungunya)案例也在马来西亚多个州出现,Doctor2008's Weblog便提到这种鲜为人知的病毒

这是另一种由蚊蝇散播的病症,当多数人们都注意国际时事,这种疾病持续影响民众,不只出现在热带地区,连遥远的义大利也有案例,2008年光在马来西亚便出现超过3700起病例,过去平均每年百例,现在却增至每周百例,奇怪的是主流媒体对此静默不言,卫生机关对此相对陌生的病症,也未提供大众足够教育与资讯。

屈公热也是种蚊蝇传染的疾病,其他传染媒介相同的疾病还包括疟疾、登革热、黄热病、日本脑炎、西尼罗脑炎等,每年在全球造成百万人丧生。

Elizabeth Wong罗列马来西亚登革热热点Daddy-O's汇集他从不同来源收集的登革热及屈公热资讯。

Lim Kit Siang批评卫长部长「对去年登革热疫情长期沉默」;Environe怪罪大众忽视公共卫生造成疫情:

疫情因马来西亚民众忽视公共环境整洁而加剧,废弃物及垃圾不只污染排水设备与河溪,更阻塞河道,形成黑斑蚊孳生最佳温床。

人们长期不重视洁净环境,难怪登革热案例不断增加,也让马来西亚政府警觉到这项问题。

Palmdoc同意上述观点,并认为政府行动可能只是一场「骗局」:

登革热疫情多年来都存在于我国,现在又有同样经黑斑蚊传染的屈公热,我们先前便已听过政府说法,所以卫生部「向登革热宣战」并不令人意外,用毒气扑杀无法治本,因为只会杀死成蚊,政府也意识到问题在于有太多黑斑蚊孳生地。

除非人人认真看待此事,我觉得政府行为只是口惠,也只是场骗局。

fogging.jpg

马来西亚乡村施放灭蚊毒气情况,照片来自As normal as I can be博客

M. Bakri Musa认为土木工程师应协助抗登革热运动:

土木工程师应该参与中央与地方层级工作,而非交由地方医院医师和卫生部执行,若工程师愿意走出冷气房,就会注意到堵塞的排水沟、淤积的池塘、野草蔓生的河道等,若官员愿意不顾恶臭仔细检视,就会看见孑孓在死水里大量繁殖。

Ji Keon's Blog呼吁民众记住自身责任,防堵登革热继续蔓延:

据报导有些民众拒绝政府在私有地上施放灭蚊烟雾,在我所住的地区里,有关单位也较少派人施放灭蚊烟雾,以扑灭这些嗜血的蚊虫。

我们无法接受登革热与屈公热案例长期不断成长,必须采取积极行动阻止情况恶化。

预防胜于治疗,马来西亚人民必须记住自身责任,协助遏止疫情扩张,别让蚊虫阻碍社会产能与竞争力,尤其在此重要时刻,国家需要每个人的努力来重振经济。

扑减黑斑蚊!

缩图来自Pedro Trindade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