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东帝汶:九年网络发展徒留数位鸿沟与独占的电信业者

网际网络登陆东帝汶已有9年,而这个国家现正面对的大难题不仅攸关于能否实体取用科技(physical access to technology),也关系到增进「数位公民」的参与所必要的能力与资源之可及性。该国在取得资讯与通讯科技(ICT)上受限外,同时也缺乏此领域相关的能力培养。

tepefone.jpg

东帝汶历经了长期的殖民统治,并以惨烈战斗争取到独立。独立公投后的暴力冲突却将社会与通讯基础设施破坏殆尽。当该国成为21世纪的第一个新国家之时,几乎完全没有科技发展的环境。

简要来说,

第一台电脑在1990年代初期才来到东帝汶。

1997年,在东帝汶独立之前,ISP业者Connect-Ireland将「.tp」注册为顶级网域,以表示支持东帝汶流亡领袖,两位在1996年共同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贝洛主教(Bishop Carlos Ximenes Belo)与霍塔(José Ramos-Horta)。Connect-Ireland的专案主任Martin Maguire在1999年该公司遭受网络攻击后发表如下的声明,该次攻击据推测为印尼骇客所为:

(译注:ISP意指网络服务提供者;Connect-Ireland是爱尔兰的ISP业者)

我们注意到东帝汶的网域是可得的,并认为印尼人会因为政治因素而不希望注册这个名称。我们便建议东帝汶独立运动(East Timor Campaign)这事,他们也感兴趣,于是我们在网络上建立起第一个虚拟的国家,作为东帝汶人的平台。

与澳洲Telstra电信合资的一家企业指称:

最早的网络连线是由联合国发展总署(UNDP)在2000年2月2日建立

这发生在9年前的今天。身为亚洲最贫穷的国家,该国超过40%的人口是文盲与失业,面对的是频繁的政治动荡,然而电信通讯部门仍旧成立,将作为重建东帝汶的重要因素。

2003年东帝汶政府设立东帝汶电信(Timor Telecom, TT)与葡萄牙电信(其拥有东帝汶电信的50.1%股份)合资,提供所有的通讯服务。除了服务全体人民外,藉由至少会持续到2017年的独占地位,东帝汶电信也担负起重建数据与语音基础设施之责,同时提供网络连线。

直至2004年,政府的电脑数量估计有1000台,虽然说其中只有70台连上网络。

网际网络的使用是稀少、速度慢且昂贵,这即是指诸如电子商务、甚至博客等服务,完全付之阙如。在一个人民生活水准低于每天2美元以下的国家,上网15分钟的收费高达0.5美元。连东帝汶国立大学本身亦面对严重设限,其256 Kbps的连线需花费每月3美元,来提供约40台电脑。

根据一位使用者说:

网络连线太慢,使得在网上做任何搜寻都很贵[葡文]。

delay1.jpg

在国立大学任教前葡萄牙资讯科技教师Luis Ramos在2007年回顾说道[葡文]:

有人告诉我,东帝汶政府国际的主干网络总频宽是13 Mbps,意指整个国家的连线是13 Mbps。嗯,在13 Mbps之中:6 Mbps提供给政府,其他的7 Mbps则给大众使用,意指:给东帝汶的每个人使用。在一个葡萄牙家庭中你可以有多少频宽?4 Mbps?就像我一直教导给我网络课堂上的学生,13 Mbps并没有多过于13,300 Kbps。在大学里,我们有个约40台电脑的区域网络分享256 Kbps的连线速度。在家,我们的64 Kbps网络连线要与所有住在那里的教师分摊。所以,让我们来谈谈服务品质保证(Quality of Service, QoS)。QoS是种网络服务,协助确保所有的使用者能获得所购买的频宽。我猜你无法在东帝汶找到这种服务。还记得几年前使用的数据机吗?那些数据机传输速度33 Kbps,晚一点有56 Kbps的,这里我们有台64 Kbps的数据机。当这里没有QoS(我推测的),东帝汶的连线会比葡萄牙的那些数据机还慢。13 Mbps是足够分给200个网络连线,每个网络连线各64 Kbps,而我已领教过其中的5个。

※中午的Gmail.com:花30秒键入我的密码。
※Google.com:花10秒钟才载入页面!

一方面,重建通讯基础设施必须要投入大量工夫,另一方面,东帝汶电信的营收众所周知是很高的,如一位东帝汶电信的东帝汶籍员工Hilario Nolasco[德顿语]所抱怨:

在2007与2008年期间,我是东帝汶电信中最年轻的员工。有些同事叫我「小孩」,有些说我只是个孩子,但这并不会影响到我的职务。我喜欢为东帝汶电信工作,因为那里有着良好的环境,尽管与公司的营收相比,我的工作并未获等值报酬…说真的,剥削很大!

Facebook上有篇Tempo Semanal的街头民意采访影片[德顿文],内容是一位女士回答「东帝汶电信,是好还是差劲?」的问题,Hilario针对这则影片在回应中强调,当谈到国家的重建,在电信基础设施这点上需要有平衡的观点:

我们都必须经历发展过程,如其他国家一样,因此东帝汶将不会遭受资讯落差。我们不可只看问题的一部份,而要将其他的部份也考量进去。

此外,一些反对东帝汶电信独占情况的嘲讽行动已经在推动中,例如「东帝汶电信你是个笑话」,这是使用者kmfw72以网络截图做成的,张贴在YouTube上的影片:

2006年军事危机期间,Jeremy Wagstaff对于东帝汶产生的数位落差情况表示遗憾。当时,只有一个东帝汶的网站有这起叛乱的讯息-东帝汶之声报 (这个网站直到最近还有持续更新),该报过去是这个国家的主要新闻来源。联合国对此危机事件展开特别调查期间,也有一些重要的东帝汶观点出现。下面这则报导张贴在东帝汶研究的Yahoo群组中:

我可以发现在东帝汶运作的东帝汶网站之中,没有一个有这起叛乱的资讯,而这起叛乱却是该国近代历史中最重要的进展。好,不是有很多东帝汶人可以连结到网络,但这是与外界世界极为重要的连结,让东帝汶人有个机会传达该国所发生的事情给各国政府、流亡的东帝汶人、感兴趣的读者与其他人。现在,正当恐怖的暴力冲突并向外界寻求军事干涉的耻辱之时,国内媒体又再次未将此事件报导传达给世界最重要的媒体。

即使2006年估计的网络使用者人数仅有1200人,由东帝汶人民以德顿语设置的网站数量已有增加。德顿语版的维基百科,与一些新闻网站如Tempo SemanalKla'ak Semanal,是特别值得一提的案例。自首次网络连线算起的9年之后,也就是在2009年2月2日,仅有类比式的拨接网络连线,以及285个网络主机。

broadband.jpg

这系列文章的下一篇,我们将会与Suai Media Space的创办人Jen Hughes会面─这是一项社会媒体专案,要将Suai市的人民与全球社群连结起来,他们的梦想是:「要让Suai青年人的声音能被全世界听到」。这位澳洲记录片导演将会描述她如何尝试将科技带到东帝汶南方的Suai市

校对: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