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西兰:博客“断电”抗议,阻止反盗版法过关

新西兰大半的政治博客在二月二十三星期一早上关闭半天,目的是抗议新的著作权法,此法将具有要求网路服务提供商将下载如电影或音乐等盗版内容的使用者网路断线。

website.jpg

拜访新西兰博客的读者看见的不是分析跟评论,而是一整个黑色的萤幕,上头白色的字体写着:这个博客断电了。

这周六,就是二月二十八日,著作权法案的的92A条例就要成真。 这个网站的拥有者自愿撤下网站,向这项法案抗议,这项法案实施后,任何人只要被指控侵犯著作权,政府就有权将新西兰人的网路连线断线,无须审判、无须经过法庭仔细检视证据。

这个由创意自由基金会传布的断电黑幕,接着解释人们不需宽恕非法下载跟侵犯著作权的行为,但是公平公正的审判是基本人权,而该法案字面上显示出其可能毫无道理地惩罚网路使用者。(针对著作权修正法案92条例,这里有丰富讨论

这场抗议显然奏效,总理John Key宣布他会暂缓这项提案一个月,并同时在网路服务提供商与版权所有者之间取得妥协。如果没有找到解决之道,92条将会被舍弃。

然而,Key也指出例如澳大利亚跟英国等国家都施行了类似92条款的各国版本。有一天,新西兰也会被要求遵守国际规范。

抗议发生之前,这群折衷且政治意见分歧的部落客并未达成任何共识并未达成任何共识–除了有一条法案即将在国会通过这件事以外。然而,92条款经宣布将暂缓之后,庆祝气氛勃发。

无总理说:

说我们代表的意见范围很广是轻描淡写了。一般来说我们对每件事情看法都不同,在我们的博客上之,即使是相对论的公式也可以大吵特吵。 所以当我们所有人团结在一起,横跨所有政治光谱,都齐声谴责著作权法的92A条款时,想必传达出了该法有多么恶劣。当一条法律只因为未经证实的指控就可以让人们失去网路连线,这条法律不应该存在于新西兰的法律全书上。

大条新闻说:

这就是一群人如何创造病毒传播式抗议的范例,这场抗议马上得到众人支持,中午之前就跃上主流媒体,登上澳洲报纸,然后进入内阁的工作事项。

我们再多看看社会媒体如何讨论这件事:

Oliver Woods说:

真正神奇的地方在于大多数的媒体把这起断电抗议行动归功于棒透了的创意自由基金会。这议题让一群不可能聚集在一起的,从左翼到右翼的线上行动份子聚集起来…范围极广的博客跟网站断电抗议展现了线上公民记者跟部落客的力量。这起事件也强化了网站正成为公民社会极为重要的一部分的这个事实,当网路察觉受威胁时,网路将齐声抗议。

他接着解释为什么社会媒体人不该为John Key的回应感到惊讶:

新西兰没有几个政治人物懂得社会媒体(博客、社交网络等等)的力量。John Key跟手指算得出来的几位国家党智库算是例外。2007跟2008年,国家党成功在Facebook上建立地盘,举办了各式各样活动来鼓励行动者跟支持者加入网站。看看国家党的网站首页你会看见他们多么重视社会媒体。如果你想要看看国家党党员活动如何在Facebook上运作,以及John Key超过12,000名的好友,看看他的个人档案吧。

Oswald Bastable的乱谈觉得部分广播电台的记者跟其他主流媒体的人依旧藐视部落客,仅仅把部落客看作是“针对议题发表议论然后吵来吵去”的人。

这些人会承认他们对我们的抱怨其实都是出自于我们跟他们不一样,没加入记者工会、没戴着记者证,未受雇于媒体? 把荣誉给予应得之人吧–让掌权者真正聆听是多么令人振奋的改变吧!有些人认为这会转移大家对更重要议题的注意力,但说真的–为了他们快速的决断与处理方式而喝采吧!

但有不少部落客认为著作权修正案92条款被废止这件事被过度夸大了。新西兰的音乐工业–就跟其他地方一样–宣称盗版让他们损失惨重。音乐工业的数据宣称在新西兰,每一百首在网路上下载的歌曲,九十五首都来自非法源头。

The Inquiring Mind引用电脑世界(Computerworld)的文章,文中包括新西兰音乐工业最近写的(以及流出的)内部信件,上头表示跟现在被暂缓的条例内容非常类似的版本会在近期内经同意通过。

Adam Smith在The Inquiring Mind上说:

读这篇文章跟信件内容,Adam认为,如果新西兰音乐工业协会能够接受的实践规范被同意了,抗议者能够接受的结局将成幻影。 更进一步,他怀疑现在宣布暂缓,直到工作条款被同意,代表只要工作条款被同意,法律就会通过。对Adam来说,这意味著有个工作条款,或是任何工作条款对政府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 Adam认为这不是这个活动的目标。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