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基斯坦:碧娜芝.布托之遗泽

原文刊載於2007年12月31日

碧娜芝.布托的逝去似已渐能使人释怀。如今,博客讨论焦点转至布托之遗泽。布托出身于强权家庭,而且,如同南亚政治的特色,很多争议着重在她的逝世对家庭与巴基斯坦人民党(Pakistan Peoples Party)带来的影响。

Baithak指出布托的遗言有任人唯亲之征兆:

尽管布托阵营里有不少适合人选,她却无意派任,反传位给其子:19岁的毕拉瓦‧札达里(Bilawal Zardari)。毕拉瓦甚至突然公开宣布改名为毕拉瓦‧布托‧札达里(Bilawal Bhutto Zardari)……。现在是贪婪、不公不义和任用亲人的天下!你、我和巴基斯坦全盘皆输。

Chapati Mystery更进一步解释上述论点。他谈到巴基斯坦政权中的封建制度,即为强权家庭排除其他背景之人,以永保权力。

党外毫无民主制度可言,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人们可以称此为假革命所遗留下来的封建制度结构;人们可以证明拥有长久历史的 Pir(伊斯兰教里面所称的灵性导师、精神导师)扩展入政治界;人们可以怪罪于缺乏政治教育与人民党党员无法接近权力的回廊;人们也可以承认军政府足以阻 止正统政治的立场,例如,除了一度是未来领袖的布托家族(Bhuttos)、 贾托伊家族(Jatois)、布格蒂家族(Bugtis)、沙利夫家族(Sharifs)以外,就没有任何能替代的人选了。不论你希望如何,现实是巴基斯 坦的政治将永远是世袭制,以领袖魅力、名人光环作号召,除非有一天选举制度立基稳固、选举信念根深蒂固。

因为布托是在暴力混乱的情况下辞世,民众似乎开始选择性遗忘,只记得她遇刺身亡,忘却他生前受到贪渎指控,甚至认为她胜过巴国其他领袖。Crow's Nest支持此论点:

所谓的盖棺论定,大多只着重逝者生前事功,而非生前过错,碧娜芝一例则更为夸张。90年代碧娜芝统治期间,与丈夫沆瀣一气,涉嫌侵吞国产,动摇国本,如今她遇刺身亡,大众不仅忘记她以前的缺失,还加以歌颂,以为她是上天派遣至巴国的天使。

布托遗言指定其子,毕拉瓦‧布托‧札达里,为继任的人民党主席,此举排除党内其他资深的政治人物。毕拉瓦目前19岁,就读于英国牛津大学。All Things Pakistan对此表示:

我真切期盼(虽明知不可能)人民党有朝一日能够开放党内主席选举的民主方式。而且,很多人害怕党内有心人士企图操控毕拉瓦,使其变成「傀儡王子」。真的希望不会发生这种事。

同时,对于布托之遗泽也有不同声音。布托历经八年流放才重抵国门,因此她所知的巴基斯坦早有崭新面貌。针对布托在混乱喧闹的街头遭到暗杀这一点,Metroblogging Islamabad谈论遇刺一事的后果与失落的群众运动精神。

过去三天内,我们这些巴基斯坦的人民谋杀将近50人,焚毁170家银行,破坏18座火车站。毁损清单既冗且长,但我们仍说自己如 此哀恸。难道这就是表现哀恸的方式吗?有如此感性很好,理性却不能被抹煞。我们暴动的结果,造成大量民众伤亡,这代价可无法衡量。除此之外,我们还造成国 家财力大损,而且不只破坏商业,也波及私人财产。

另外,暴动为何爆发?民众怒气从何而来?究竟谁要为布托之死负责?也有有力证据证明她的确切死因被掩饰了,因政府坚称她并非死于枪伤,而是试图躲避枪弹时,头部撞到开关车顶的杠杆。Pakistani Spectator谈论为何布托之死引发暴动(译按:网络连结失效):

难以相信车顶的控制杆夺走她的生命。而且,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Kashmala Tariq(前任国会议员)和统一民族运动党Altaf Hussain的悼词不过是屁话。公众人物在众目睽睽下遇刺,民众心情当然恶劣。更糟的是,对国家经济来说,更是雪上加霜,甚至还让不肖人士有机可乘,企 图掠夺钱财、食物。民众因此大肆破坏提款机、银行,接着纵火以掩饰罪刑。这种情势制造了燃起旧怨的环境,因为法律条例并不存在。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