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记者采访伊朗博客

raul.jpg

Raul Juste Lores[葡萄牙文]是位巴西记者,也是巴西报纸《Folha de Sao Paulo》[英文]派驻北京的主管,他最近前往伊朗首都德黑兰,访问当地几位博客及公民社会领袖,如诺贝尔和平奖得主Shirin Ebadi[英文]。

为何巴西报刊在北京的主管会对伊朗博客感兴趣?

平常我的报导范围其实是亚洲,而非中东地区,由于以色列近期选举,一位同事前往采访,报社希望另派记者至德黑兰采访伊朗革命30周年,这个机会很棒,所以我立刻就答应了。

无论在任何国家,博客总能提供关于年轻人思维的新想法,尤其伊朗有七成人口都算是年轻人,博客便显得更重要。

你访问了伊朗多位博客,他们的社会/政治背景为何?他们关注的议题、希望和愿景又是什么?

多数是德黑兰的中产阶级,虽然我曾透过网络与其他城市的一两位博客对话,但很可惜我没有前往乡村地区,我这次的受访者代表着都会区的年轻中产阶级,网络是他们相对自由的领域,我也采访了一位保守派博客,看到宗教保守派人士也使用博客,我觉得很有意思。

我希望能有更多机会认识其他族群的博客,我这次只看到冰山一角,他们多数就和世界各地的年轻人一样,充满理想、计划、梦想,热衷网络,但伊朗博客似乎更关心政治和世界新闻,伊朗经过多年制裁与禁运,博客寻找自己的方式打破孤立状态。

你如何看待公民媒体对伊朗社会的冲击?

这种影响非常巨大,当国内媒体全都属于政府,或是媒体受政府严格管控,博客便成为散播新闻讯息的重要管道,让不同的人发声,表达不同的观点与批评,很多博客是以幽默或笑话为主,而非政治与知识问题,这种情况举世皆然。

你所见的伊朗和之前想像有多大落差?

空气中的紧绷感和我想像相去不远,也看到许多女性从头到脚都蒙在黑色的长罩袍中…自然本多彩多姿,不是吗?有些人的行为若在 其他国家稀松平常,在伊朗却遭逮捕入狱,而且伊朗社会非常非常保守,处处充满性别主义,男女不平权的问题远超过宗教规范,甚至是所谓的自由派或温和派,其 实也相当保守。

相对而言,伊朗年轻人很努力改善生活,因而违反许多法条,他们面对各种禁令去争取空间,简而言之,他们比许多国家的年轻人更加不满,要争取他人视为理所当然的事物。

伊朗博客圈与中国或巴西情况有何异同?

伊朗博客圈的政治角色比巴西博客大,因为伊朗公民社会里,并无像巴西拥有的强大组织(如媒体自由、强盛的非政府组织、许多政党 等);伊朗博客就像是民意调查,或是衡量伊朗都会地区民众心理;伊朗某些情况比较类似中国博客圈,排拒官方媒体的言论,传递政府以为可轻易删除的讯息,群 体更加水平,从下而上提出改变,两国领导人肯定更加意识到博客发展,并在意博客里的讨论情况。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