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美国:博客反映监狱生活

[本文连结皆为英文]

阅读、玩牌或学习新技能,这些都是更生人Sam Stanfield在Ezine @rticles博客给[面对监狱生活的建议],今日美国已有1%的成人身在牢狱中,写博客也可能是另一种打发时间的方式,至少可以透过监牢外拥有电脑的人完成。

从狱中写博客如今日益普及。

20090306002901.jpg

Shaun Attwood

更生人Shaun Atwood成立的博客名为Jon’s Jail Journal,其中张贴来自美国狱囚的书信,去年底他接到来自Renee的信件,她自青少年时期便进入亚历桑纳监狱,总刑期为60年,Renee提到自己的工作与学校生活,也描述监狱里发生的其他事情:

你问我对食物有何感受,让我很想笑,我无法在厨房吃饭,我看过他们从汤里捞出蟑螂,再把汤送上桌;我看过盘子堆在后院里,上面有许多鸽子在啄食,还看生鸡肉未盖上曝露在外头,让我觉得很恶心。

picture-of-shannon.jpg

Shannon Park

作家兼人权份子Shannon Park同样来自亚历桑纳州,他在个人博客Persevering Prison Pages表示当地监狱人力不足:

不同于当地议员及纳税人一般所认知的讯息,监狱人力其实相当吃紧,必须从其他单位借调人手,才能维持监狱基本运作,但议员还在打算删减604名人力,狱卒过少、狱囚过多可能相当危险,尤其监狱里头满是毒品、挫折、饥饿、仇恨与毒瘾,囚犯认为最糟情况也不过如此。

Shannon Park还提及其他狱囚从事的活动,包括使用海洛因等各种毒品,人力不足也造成管理不易。

Friends of Prisoners博客近期有篇文章,欢迎读者与四位患有心理疾病的狱囚成为笔友,其中一位狱友James Schmeisser身在威斯康辛,表示自己遭到隔离:

各位表达关心与体谅的人,你们好,我目前时常遭到医疗束缚与隔离,有时一周隔离三次,每次24小时,有时一周隔离四次,每次23 小时,我没有亲友或道德上的支柱,我和许多人一样犯了错,孩子和我都因此受苦,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恶魔摧毁我生命的一切,连改善的机会都没有,我已经走 投无路,无论生理与心理都很痛苦。

card_shac.gif

社会运动也蔓延至监狱中,有个团体名为SHAC7,成员因「鼓吹关闭恶名在外的Huntingdon Life Sciences动物实验室」而入狱。

其中一位成员Josh Harper有个同名博客,最新文章表示他会持续奋斗,并拒绝把监狱当成家:

截至今天为止,国家己窃走我两年的生命,我因为使用争议手段要求关闭动物实验室,在2006年11月26日走进邻近联邦监狱,裸体受检后,拿到一套连身囚服入狱。

我起初认识的狱囚建议我忘记自己身在这里,别去想时间,尽力别想起外面的世界,这种建议糟透了!虽然我的生活变得更苦,但至少我因遭监禁而斗志高昂,我绝不要成为那些受驯化的人,逐渐忘却牢宠与铁丝网,开始把这里当成家,我满心痛恨监狱,这让我知道自己还神志清楚。

校对: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